男团三人可成肖若腾帮手 四人自由操同补课成重点

南川11-05 11:44

特约记者南川报道

2015年、2016年赛季,中国体操男队先后丢失世锦赛、奥运会团体冠军,关键因素是缺少顶尖级别的全能型高手。肖若腾加冕2017年世锦赛“王中王”,让他成为近10年来中国最优秀的全能型选手,也让中国男队拥有2020年奥运会一雪前耻的资本。“一个好汉三个帮”,肖若腾即便有三头六臂,靠他一人也无法实现中国男队重夺奥运会团体冠军梦想,届时他还需要3名队友的协助。

1111.jpg

2020年东京奥运会男团赛制将采用433赛制,即每队可报4人参加奥运会,比赛中每个单项上3名队员,3人的得分均计入团体分。和此前的654、543、533等赛制相比,这是史上最“苛刻”的团体赛制,任何一支队伍要想得到好名次,应该做到以下几点:全场比赛尽可能少的出现失误,因为每个人的完成分均计入团体分;尽可能多的选择全能型高手上场,因为4人分担18个项次的比赛任务,平摊到每个队员身上达到有4.5个项目;尽可能多的夺取高分,要在关键阶段将主要对手甩在身后,必须有强项,这个强,不仅体现在团体,也体现在个人。

按照这样的标准,个人全能实力突出的肖若腾将占去1个团体名额。根据目前态势,另3个团体名额应该在全能型好手林超攀、邓书弟、孙炜产生以及特长型高手邹敬园中产生。

林超攀是国内二号全能型高手不二人选,在个人全能领域,他获得过2017年世锦赛亚军、2017年全运会冠军、2018年亚运会冠军等荣誉。和肖若腾一样,林超攀也是一名世界一流全能型高手,今年世锦赛男团决赛他承担了4个项目比赛任务,仅次于肖若腾的5项。值得一提的是,林超攀的双杠、跳马实力不俗,单杠、自由体操也是当仁不让的出镜主力,在团体赛制越来越偏向全能型好手的今天,中国男队冲击团体金牌应该少不了林超攀这张好牌。

这样,中国男队奥运团体阵容最后一个全能型选手将在老将邓书弟和新星孙炜之间选择。邓书弟是2014年世锦赛夺金功臣,曾夺得过世锦赛个人全能季军荣誉。不过,根据433团体赛制的特点,孙炜比邓书弟更管用,本届世锦赛男团决赛孙炜在体操、吊环、跳马和单杠4个项目中亮相,而邓书弟仅获得自由体操、吊环和双杠3个项目的比赛机会,由此对比不难看来,目前的孙炜团体赛作用大于邓书弟。

要在强队如云的团体赛笑到最后,完全依赖全能型好手也不行,根据433赛制的特点,最佳配置应该是“3+1”,即3名全能型好手和1名特长型好手。本届世锦赛男团大战,中国队在双杠项目中夺得46.133分,比俄罗斯队多了2.867分,双杠大捷让中国队摆脱了前四轮苦苦追赶的窘境,五轮战罢总分以近1分优势暂居榜首,为最终夺冠奠定了基础。男团决赛双杠环节堪称中国男队夺冠的转折点,该项目全队46.133分的得分体现了中国男队双杠的整体实力,值得一提的是,邹敬园当时夺得16.200分的超高分,扫描男团决赛得分表,前8名队伍中仅出现了6个15分+,其中第二高分15.233分比邹敬园的16.200分少了近1分。另外,邹敬园的鞍马得分也是全队最高分,由此可见,作为特长型好手邹敬园,他在团体比赛中的作用无人可替。

假设林超攀、孙炜和邹敬园能成为肖若腾的团体帮手,他们4人要实现奥运团体夺金计划,当务之急共同弥补自由体操软肋。本届世锦赛男团决赛,中国队的自由体操得分比俄罗斯队、日本队分别少了2.4分、1.3分,差距十分明显。由此可见,只有4人共同补强,中国队的团体实力才能到达一个新高度。  

体操  /   男团  /   自由操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