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望东京 中国体操希望很大挑战更大

王全立11-05 13:56

本报特约评论员 王全立

2018年体操世锦赛3日在多哈落幕,这是近两年国际体操界影响力最大的顶级赛事,世人面前中国体操队打了一场漂亮的反击战,男女国手联袂夺得4金1银1铜,位居金牌榜次席。进入东京奥运周期以来,中国体操队在近两年世界大赛连奏凯歌,去年和今年世锦赛分别摘取3金、4金,一改里约奥运会零金之颓势。体操强势反弹,让外界对曾经的“体操梦之队”重新致注目礼。

6.jpg

翻开中国奥运史册不难发现,中国体操队曾创造了诸多辉煌:1984年至2012年间,与中国跳水队成为国内仅有的两支在8届奥运会届届夺金的国家队;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体操队豪取9金,这一单届夺金成绩迄今仍是“全国纪录”;一届夺3金的李宁、第一个奥运5金王邹凯,无一例外出自体操队……一系辉煌固然令人自豪,但在中国体操人的心中,2016年里约之行是一个不堪回首的回忆,当时中国体操队在多个冲金点尽墨,史上首次在奥运赛场零金败北。

中国体操毕竟底蕴深厚,仅仅一年过后即在顶尖大赛挣回颜面。去年举行的单项世锦赛,肖若腾、林超攀分获男子个人全能金银牌,邹敬园、范忆琳分别掠得男子双杠、女子高低杠桂冠。对中国体操人来说,去年世锦赛只算是小胜,作为体操传统大国,团体历来是中国体操人最为看重的,此前30多年,中国体操队分别11次、3次夺得世锦赛、奥运会男团冠军,因此含有团体项目的2018年世锦赛,才是中国体操队将士更为看重的。仅以竞技整体水平衡量,多哈世锦赛不会逊色于东京奥运周期的终极战2020年东京奥运会体操赛,而且对奥运备战的参考意义明显大于去年世锦赛,在这样的背景下,体操国手收获4金,取得2011年以来的单届世锦赛最佳战绩,而且男女线双双染金,男线傲视群雄。从时间节点和比赛档次看,本届世锦赛称得上东京奥运周期中考,体操国手取得如此佳绩,可喜可贺。

手握4金固然可喜,但以挑剔的眼光审视这份成绩单,还有一些败笔。

男团历来是体操赛场最具影响力的项目,多哈世锦赛中国男队经过6轮大战,以0.049分的微弱优势险胜俄罗斯队。作为前苏联的主体国家,俄罗斯有着深厚的体操底蕴,多哈战役中国男队力压“北极熊”以及奥运会、世锦赛双料冠军日本队,如愿夺回世锦赛制高点,继去年世锦赛后打响了后里约奥运时期反击战又一枪。夺冠令人欣慰,但回顾夺金过程却不容乐观,因为中国队是在出现3个大失误的情况下幸运获胜的,虽然俄日两队也出现了多个低级失误,但从比赛整体质量上看,我们手中的男团冠军含金量真不高。需要引起警惕的是,2004年以来男团金牌一直是在中日两队之间产生,俄罗斯队的崛起意味着东京奥运会多了一个男团对手。作为里约奥运会男团冠军的日本队,此次沦为配角,仅获得第三,但成绩并不能完全代表这支传统强队的整体实力,团体赛中其主将内村航平因脚伤放弃自由体操、跳马两个腿上项目争夺,让日本队整体实力打了些许折扣。说句坦率的话:如果2019年世锦赛乃至2020年东京奥运会中国男队仍出现这么多大失误,幸运女神很难再眷顾他们。

7.jpg

单项决赛,肖若腾、刘婷婷称得上“虎口拔牙”。肖若腾屈居男子个人全能亚军,这一背景让他在鞍马决赛选择了“搏”战术,将难度系数从团体赛时的6.1一下子提高到6.6,幸运的是,他近乎完美地完成了全套动作。肖若腾的超水平发挥,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奥运会、世锦赛双料冠军惠特洛克的自信心,对手在难度分占优的情况下发挥得不算很好,最终与肖若腾打成平手,肖若腾因动作完成分占优幸运夺金。刘婷婷同样是在强敌面前战胜自我,成功从体操女皇拜尔等强手手中抢得平衡木金牌。肖刘两将在背水一战中笑到最后,壮士之举值得赞赏,但“以弱胜强”,说明这两个冲金点并不稳固。

中国体操队的第一夺金利器应该是男子双杠。团体决赛,邹敬园的一套双杠动作夺得惊世骇俗的16.200分。双杠决赛,邹敬园将得分提升到16.433分,将近0.9分的巨大优势毫无争议地成功卫冕。邹敬园的双杠全套动作,在难度和艺术性方面无人可比,有了这个杀手锏,将极大提升中国体操队冲击东京奥运会的信心和勇气。

女队的传统弱项跳马、自由体操仍没有明显改观。现实情况下,本轮奥运周期女队冲金目标只能锁定在高低杠、平衡木两个传统强项,夺金点偏少,加上欧美对手的强大,决定了东京奥运赛场女线冲金很大程度还得看发挥。如此看来,中国体操欲在东京全面复兴,需要在男团、个人全能两个项目继续下功夫,我们的团体应该减少失误率,自由体操需要恶补。肖若腾在6个项目难度分占优的情况下未能卫冕个人全能冠军,说明他的一些项目动作完成分需要提高,只有抠细每一个技术环节,冠军才会距离你更近。

体操  /   世锦赛  /   肖若腾  /   刘婷婷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