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凡用心就会高雅 足球明星们的爱好也可以很清新

郭宣11-06 17:22 体坛+原创

  电视转播未曾普及之际,足球曾被称为野蛮人的运动。但随着电视转播的普及,足球虽然越来越深入人心,但足坛丑闻及足球明星的劣迹却被泛娱乐化了。结果,绿茵场上的天之娇子们,也与“多金”、“头脑简单”甚至是“暴力”这等标签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其实,足球运动员也像我们所有的普通人一样,偶尔有低级趣味,但也不乏高雅的追求和爱好,比如,今天我们提到的这些足球明星,其爱好所引来的生活方式改变,对普罗大众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2.jpg

  足球明星中的大画家——托马斯·默尼耶。作为现代足球中最重要的一位画家,托马斯·默尼耶从童年时代开始,就非常喜欢画画这种艺术形式,而看过关于兔八哥的动画片之后,他非常认真地声明:他想成为一名动漫画家。所以,在上中学时,他每周要上十个小时的艺术历史课,课程中则包括油画、设计以及雕塑等方面的知识。当然,为了提高自己的艺术素养,他也成为邻近欧洲各国博物馆的常客。 

  “我是西班牙加泰罗尼画家萨尔瓦多·达利的忠实粉丝,他是超现实主义的,和其他的人有原则性的区别。也许,正是因为这一点,我感觉他和我非常接近。”托马斯·默尼耶曾这样解释了自己特别喜欢《记忆的永恒》的原因,而且,他向不讳言,自己也非常喜欢俄罗斯的画作,“我非常喜欢瓦西里·坎金斯基的作品,那些作品就是现在看来都非常地前卫。” 

  在很多人的眼里,足球明星就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爆发户,他们肯到博物馆长点见识都是难能可贵的事情,但谁又能想到,托马斯·默尼耶竟然是在博物馆里发起艺术的挑战? 

  除了苦学艺术理论之外,默尼耶绝对也在将这些理论付诸实践。2015年,在转会巴黎圣日尔曼队之际,他为Winsol公司设计了一款摭阳伞:“我看过了该公司以前的产品,那些产品几乎都是经典款式。但是,我们现在不是住在十七世纪了。所以,我试图为产品增加一些新东西,一些现代化的元素。不过,我的设计方式依然是老派的,用铅笔在纸上画图!” 

  在巴黎圣日尔曼的一个宣传片中,球员们被问了这样一个问题:“你们会和谁一起去逛博物馆?”大部分球员都提到了默尼耶的名字。这并不奇怪,因为,他确是实来自另外一个世界,而且,对此他自己也不否认:“和大部分球员比起来,我确实像是来自另外一个星球,他们更喜欢法国说唱歌手和玩黑帮游戏。” 

     足球明星中,小时候喜欢画画的人有很多,能坚持到现在的也不少,所以,默尼耶的同道还是不难找的,比如:狼队的悍将约迪·克拉多克;保加利亚足球先生贝尔巴托夫。 

 360截图20181029204004658.png

   足球明星中的酿酒师——皮尔洛。在1967年的电影《驯悍记》中,阿德里亚诺·塞兰塔诺就展示了如何在葡萄园中跳舞、如何制造葡萄酒的功夫。所以说,葡萄酒在意大利的文化中占有特殊的地位,那绝对是无可争议的论断。在亚平宁的足球运动员,葡萄酒爱好者那是相当多的,但真正能够称得上葡萄酒疯狂爱好者的却只有皮尔洛一人:近年来,他几乎将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到了葡萄酒 这一爱好上。 

  现在,皮尔洛在布雷西亚有自己的葡萄园。“小的时候,我经常去奶奶的那里。那个地方叫做科雷尔,是距离布雷西亚市不远的一座小山。”皮尔洛曾这样介绍自己在这个地区度过的童年。皮尔洛的母亲则不讳言,皮尔洛小的时候非常淘气,精力充沛,所以,偶尔他就会和成年人们一起稍微喝点葡萄酒,并因此喜欢上了这一饮品。 

  此外,皮尔洛还拥有自己的葡萄酒品牌“Pratum Coller”,其年产量在15000-20000瓶。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指数。曾有一种传说:如果你到了皮尔洛的酒庄,他会亲自教你些挑选葡萄酒的技巧。结果,现在那里的球迷绝对比葡萄酒爱好者要多。

9667n_N46A4464.jpg

  皮尔洛的爱好,在著名的体育公司那里找到最有力度的支持:两年前,耐克公司生产了一款后部装饰有“Pratum Coller”葡萄酒LOGO——四个金星——的球鞋。此外,在“Pratum Coller”葡萄酒的一种包装盒上,曾经是意大利国旗三原色,在尤文图斯的球迷将这种礼品酒抢购一空之际,最终也让这种包装设计风格成为了意大利葡萄酒的一种潜在流行,甚至在莫斯科的超市都可以寻到其踪迹。

  在全世界的足球明星中,喜欢喝酒的人很多,而且像皮尔洛一样喜欢酿酒的人也不少。比如,伊涅斯塔、梅西、布冯。 

 360截图20181031165739843.png

   低龄游戏大师-格里茨曼。 视频游戏,几乎是大部分足球运动员的共同爱好,很难想像,他们会在没有超级游戏可玩的情况下会安生住到一家酒店里。不过,能够把球踢明白同时也把游戏玩明白的球星,还是少数,所以,像格里茨曼这样的超级球星能把《堡垒之夜》游戏玩到可以代言的级别,绝对就是异类了。

  “世界杯决赛获胜之后,我将玩《堡垒之夜》并喝一些酒伴侣!”2018俄罗斯世界杯决赛之前,格里茨曼曾这样重复了皮尔洛在2006世界杯高光时刻之后的话。不过,法国人这样做,也许真不是为了讨口彩,因为,在对阵阿根廷队和克罗地亚队之际,他都用一段《堡垒之夜》角色尬舞庆祝了本队的进球。格里茨曼对《堡垒之夜》的推崇,不仅影响了一大批球迷,甚至一些名望较低的球员也开始效仿他的套路,从而让《堡垒之夜》成为了今夏世界杯最大的赢家。

  如果在世界杯期间关注球员的社交帐号,很快就会发现:拥有 2200万粉丝的格里茨曼,除了花时间陪自己的小女儿之外,总是不停地把自己每天玩《堡垒之夜》的实时照片发到网上。

   当然,格里茨曼玩《堡垒之夜》受到巨大的关注,还有一个技术方面的原因:《堡垒之夜》其实是为低龄玩家开发的一款游戏,其中不仅没有血腥场面,而且也缺少特别明亮的画面,因此,其像格里茨曼这样27岁的玩家还真的不是很多。

   “我就是想试试这个游戏,要知道里面有很多年轻人!”格里茨曼曾这样向人解释过自己喜欢上这个游戏的原因。结果,他迷上了这款游戏,而游戏的开发者则省了一大笔游戏推广费用!

   球星在游戏中寻找同道,很容易。众所周知,内马尔和阿格格·沙托夫这些球星都很喜欢玩CS:GO。不过,像格里茨曼这样喜欢低龄儿童游戏的球星虽不多,但也还是有的,比如,哈里·凯恩以及基兰·特里皮尔就非常喜欢《堡垒之夜》。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