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电竞地理(四)揭开人口大国印尼电竞神秘面纱

李楷平11-08 10:44 体坛+原创

编者按:2018年可以说是亚洲电竞整体发展的第一年。雅加达亚运会让电竞火遍了全亚洲,在万众狂欢的背后,则是亚洲各国在电竞发展上的快慢不同。在亚运会结束之后,体坛对本次亚运会电竞表演赛上表现出色的各国电竞发展状况进行了深度探寻,采访了各国电竞协会负责人及从业者。我们希望通过这样一期专题,能让更多的人了解电竞在亚洲发展的现状。本篇印尼篇是系列文章的第四篇,此前发布的文章欢迎大家移步观看

亚洲电竞地理(一)后亚运时代,香港电竞的新起点 

亚洲电竞地理(二)属于韩国电竞的时代正在结束

亚洲电竞地理(三)“神秘之师”日本电竞的革新之路

随后我们将陆续更新越南等国的电竞解读,敬请期待。

感谢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对此专题的协调与帮助。)


“其实电竞都一样,你们(中国)有的印尼也有,只不过数量少一些。”当印尼获得雅加达亚运会《皇室战争》金牌后,印尼电竞协会会长林志坚对体坛电竞说。

对大部分中国人而言,印尼是一个陌生的国家。它拥有世界第四、东南亚第一的人口,也拥有与此并不相匹配的电竞环境。雅加达亚运会电竞赛事让我们认识了印尼电竞,但这距离它真正成熟还有很长的距离。

417e25cc-367c-41c2-9f3c-81ac93ecb7d6.jpg

唯一一枚金牌和被改变命运的少年

在雅加达亚运会之前,印尼电竞很少能进入中国玩家的视线。2018年8月,历史上第一次有电竞比赛的亚运会在雅加达举行。一夜之间,雅加达马哈卡广场二楼成为全亚洲电竞人关注的焦点。

比赛期间,现场或坐或走的观众、媒体、选手和工作人员几乎全是年轻人,这让看起来稍显沧桑的林志坚显得有些与众不同。作为印尼电竞协会主席,他每天都会出现在现场,要么是静静地观看比赛,要么是等待为即将获得冠军的选手颁奖。

在比赛第二天,他就收获了一个惊喜:印尼选手Ridel Yesaya Sumarandak获得《皇室战争》冠军。

“能夺冠是一种惊喜。他夺冠后,我立刻打电话报告给印尼亚运代表团,还有政府,大家一起分享夺冠的喜悦。”林志坚对体坛电竞说。

这也是印尼本届亚运会电竞比赛的唯一一块金牌。

timg.jpg

中国的力量哥黄成辉是《皇室战争》最大热门,但他开局慢热被打入败者组,不得不以一天十赛的高强度从败者组杀回。ID为BenZerRidel的印尼小哥年仅16岁,此前大家只知道他段位高,但几乎没人在正式比赛中见过他。黄成辉战术被严重针对,没能创造奇迹,成就了BenZerRidel。

这个冠军改变了BenZerRidel的人生轨迹。

此前他几乎没有机会在正式比赛中亮相,但亚运会加冕后,Chaos Theory战队向他伸出橄榄枝。正式以职业选手身份征战《皇室战争》职业联赛东南亚赛区并表现优异。客场征战韩国时,BenZerRidel帮助战队先后战胜OGNENTUS和OPGAMING战队,包括一场一串三的连胜。

在印尼,不少青少年都怀揣着电竞职业的梦想。但由于本国电竞赛事的缺乏,他们若想要有更大成就,就必须加盟水平更高的国外战队,而这往往需要一个契机。

“印尼选手加入国外优秀团队,是一种很好的学习方式。无论参加中国队伍也好,参加欧洲队伍也好,可以把所学所得回到印尼进行分享。”印尼最大的Supreme League电竞网吧负责人Delwyn说道,他是“极限之地”CS:GO亚洲公开赛印尼赛区组织者。

说起CS:GO,林志坚和Delwyn不约而同提到了BnTeT和Xccurate。

原名Hansel Ferdinand的BnTeT是印尼人,生于1995年。他在2016年4月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辗转多支印尼战队。2016年他率领Nxl战队出战第一届“极限之地”亚洲公开赛,虽然Nxl止步于八强,但他超强个人实力给观众们留下深刻印象。第二年3月,中国最强CS:GO战队Tyloo向他伸出橄榄枝。在加盟Tyloo之前,BnTeT参加电竞比赛所获得最高奖金为800美元。2018年2月,BnTeT的前队友Xccurate跟随他的步伐加盟Tyloo。

林志坚表示,随着BnTeT和Xccurate的加盟,不少印尼CS:GO粉丝开始关注中国电竞并成为Tyloo的拥趸。

和Delwyn不同,林志坚更希望印尼本土能有更好的舞台:“在印尼,上一代父母对待电竞的态度与中国没有差别,因此年轻人出国打职业面临巨大压力。我们更期待印尼国内有更多更高水平的赛事,让年轻人有更多锻炼机会。”

5be9743f-80c1-4a34-8dd8-72fd28273953.jpg

远未成熟的印尼电竞

作为印尼电竞协会会长,林志坚做电竞已经有近二十年时间。

上世纪末,林志坚曾是雅加达最早一批投资电脑软硬件的人。对电脑游戏他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对电竞的概念产生切身认识则源于1999年的《星际争霸》和CS。

“我们是全印尼最早做电竞比赛的,最开始就几家网吧参加。到2002年,WCG进入印尼,电竞比赛开始与东南亚甚至全世界接轨。”林志坚说道。

WCG,这项由韩国三星公司举办的全球性赛事,可以说是很多亚洲国家电竞的“启蒙”导师。不止是印尼,在很多地方(甚至包括中国),最早的一批职业选手和电竞从业者都是靠它培养的。

林志坚告诉体坛电竞,印尼电竞曾有过很多次起伏。其中最大的一次,是局域网游戏向网络(online)游戏游戏转型期间。由于网络游戏有清晰的盈利途径,大部分公司都转去做与网络游戏相关的活动,电竞赛事越来越少。直到2014年以后,由于厂商赛事(包括DOTA2和CS:GO的major和minor系列、LOL的S系列赛、CF的CFS超级联赛、皇室战争职业联赛等)向东南亚布局,加上印尼政府态度转为支持,印尼电竞才重新走上正轨。2017年,印尼创意经济产业局曾来到中国,学习和观摩中国电竞发展的状况。

身为印尼电竞协会主席,林志坚曾运营过印尼最大的第三方电竞玩家社区Ligagame。后来他将这个社区阵地转移至社交媒体。目前,Ligagame的Facebook粉丝达到43.5万,而youtube粉丝达到了12.5万。每当有重要比赛时,这些电竞粉丝们就开始活跃起来,一起在youtube上观看直播。

游戏项目方面,东南亚一直是DOTA2的重要一极。虽然没有确切的数据统计,但林志坚和Delwyn都表示,印尼最火的端游是DOTA2。

“在电脑端,大家都玩DOTA2。去年以来《绝地求生》增长的也很快,但DOTA2的根基更加深厚。”林志坚说道。

早在DOTA1时代,印尼隔壁的马来西亚曾多次举办全球性DOTA赛事。东南亚也涌现出了许多实力很强的DOTA选手与战队,如早期的Yamateh和hyhy,以及如今仍在职业赛场奋战的Mushi和iceiceice等。但无论是这些知名选手,还是东南亚知名DOTA战队如MUFC、Mski、MiTH、Orange等,都鲜有印尼人的身影。2018年初,印尼首次举办了DOTA2的minor赛事,但印尼本土战队连八强都未能进去。

2018年10月,第三届“极限之地”CS:GO亚洲邀请赛上,有一支来自印尼的战队进入了八强,这就是XCN战队。XCN算是印尼较为知名的传统电竞俱乐部了,十多年前他们就曾组建过DOTA战队,但成绩也是乏善可陈。近年来他们除了CS:GO,还组建过CF项目,曾多次参加CFS超级联赛。

s20140928104809140.jpg

CFS印尼赛区的比赛现场

在手游端,印尼目前最流行的是《Mobile Legends:Bang Bang》,而并不是亚运会电竞比赛项目《传说对决》。根据官方数据,在游戏厂商举办的Mobile Legends比赛MSC2018中,总决赛3天吸引了超过7万的现场观众,直播更是接近了800万人次的观看量。

值得一提的是,这款《Mobile Legends:Bang Bang》开发商是一家位于上海的中国游戏公司。而因为该游戏与《传说对决》过于相似,腾讯曾起诉这家公司,并获得了1940万元赔偿

印尼电竞:潜力何时能兑现?

从国家层面讲,印尼具备成为电竞大国的潜力。

印尼人口2.6亿,是东南亚人口第一大国,在全球也仅次于中国、印度和美国。根据2017年的统计,印尼GDP超过1万亿美元,位居东南亚第一。但人均GDP只有不到4000美元,在东南亚体量较大的国家中位居泰国、马来西亚之后,低于东南亚平均值,与袖珍小国新加坡和文莱更不是一个级别。另据国外We Are Social的2017年度全球数字生态系统报告,印尼有1.327亿互联网用户,普及率大约50%。79%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每天至少登录一次网络,平均每天上网9小时。

但与此同时,印尼目前的电竞硬件大环境仍处在相当初级的阶段。雅加达亚运会前,各国在印尼的赛前训练照片流出时,引发了社交媒体广泛的吐槽:号称雅加达最好的网吧,其设施仅相当于中国十多年前的水平。

u=2929509543,2983477386&fm=173&app=25&f=JPEG.jpg

另根据Newzoo的统计,印尼目前大概只有200万电竞观众,少于越南的280万,后者总人口不满一亿。

在这样的环境下,很难产生优秀的职业选手。

“印尼可能只有5到10支能称得上职业战队的队伍。放到中国去,可能就是五倍十倍的基数差。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印尼的队伍也在增长。”Delwyn说道。

印尼电竞的潜力何时才能兑现?

在“亚洲电竞地理”系列文章中,我们曾报道过日本电竞。日本电竞虽然与主流格格不入,但它们剑走偏锋,主机类格斗类游戏发展的很成熟。相比之下,印尼电竞缺乏特色,更多地作为一个边缘市场,跟在东亚与欧美两个主要市场身后亦步亦趋。要想后发先至,难度可想而知。

“目前印尼在电竞市场方面,主要学习的还是中国和美国。我们主要在看中国和美国是怎么建设战队,电竞市场上都是哪些企业,战队平常怎么训练,然后把这种模式带回印尼并付诸实施。” Delwyn说道。

毫无疑问,亚运会的举办极大地改变了印尼主流社会对电竞的看法,且至少改变了选手BenZerRidel的职业命运。而作为东南亚人口第一大国,在玩家数和游戏市场收入方面,印尼在东南亚排名第一,具有自己的独特优势。有市场机构预测,到2019年,印尼移动游戏玩家人数将突破1亿。基于人口数量,未来印尼必定会成为东南亚最重要的电竞市场,进而成为市场巨头们争夺的焦点。实际上腾讯等国内公司在东南亚的布局早已展开,其持股高达39.7%的络游戏运营公司Sea Ltd.(原Garena)已经在美国上市。正是在它的运营下,腾讯的游戏《传说对决》《穿越火线》等才能大踏步挺进印尼。对中国来说,亚运会让我们认识了印尼电竞,而市场潜力将把这种认识转化为行动。

亚洲电竞地理  /   印尼电竞  /   体坛电竞  /   电竞  /   LOL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