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斯塔潘嘴上倔内心却悄悄改变 红牛胜利之翼再生

茅为安11-09 10:38

特约记者茅为安报道

维斯塔潘在墨西哥斩获胜利的背后,是他个人转变的第一步。而2018下半赛季实际表现仅次于汉密尔顿的事实,证明了他完全能够扛起红牛再创辉煌的大旗。

微信截图_20181109103749.jpg

汉密尔顿能够赢下2018赛季的世界冠军争夺,最关键的是他远胜于维特尔的稳定表现。但是,假如本赛季从加拿大开始,他最大的争冠对手不会是维特尔,而是维斯塔潘。

今年是这位21岁的荷兰人参加F1的第四个赛季,也是加入红牛的第三个年头。若非赛季初仿佛被马尔多纳多附体一般,他本可以与两位世界冠军在年度冠军的战斗中一较高下。但是连续六个周末留下不良记录之后,“疯狂的马克斯”的标签一度看起来无论如何都无法从荷兰人身上撕去。

不仅如此,他还给人留下了一个顽固不化的形象,因为他始终坚持不会改变他的驾驶风格。最让人记忆犹新的,就是在加拿大大奖赛的新闻发布会上,他公然表示如果还有人提到这个话题,就会“用头撞他”。这当然是一个玩笑,但他的怒气,可见一斑。不过那个周末在蒙特利尔,他用本赛季第一次登上领奖台和三天零错误的表现,做出了一次有力的回击。此后,他又断断续续地把外界并不消停的质疑声弹回去,包括在奥地利——红牛的主场比赛中——获胜。

因为成绩不错的关系,维斯塔潘在接受采访时尽量表现出配合的态度,但他内心的恼怒并未真正平息。所以,他一有机会便借题发挥。当维特尔在法国撞上博塔斯被罚后,荷兰人表面上替对手辩护,实则讽刺对他自己的批评是“愚蠢的”,因为他“什么都没有改变,一切正常”。

然而眼看赛季收官在即,此时维斯塔潘身上实实在在地发生了变化。可能在他的字典里,“风格改变”是本质性的变化,所以他悄悄所做的“调整”不属于其中,但足以起到显著的影响。在墨西哥大获全胜之后,维斯塔潘承认现在的他与赛季初的他有些许不同,因为他听从了父亲曾经给他的建议后,在比赛中没有一味地猛跑,反而让他的速度变得更快。

老维斯塔潘的意思简而言之:切勿操之过急。事实上,很多世界冠军级的车手能够彻底释放自己的才能,便是铭记这个真理。阿隆索就是如此,他只拿到过22个杆位,但赢得过32场比赛。“教授”普罗斯特获得过51场胜利,但杆位只有33个。哪怕汉密尔顿也收起了他刚出道时的凶猛,更多地在驾驶中柔中带刚。

面对一个“调整”后的维斯塔潘,红牛领队霍纳连连点头,肯定了他经历了职业生涯一次重要的成长。荷兰人的潜力是毋庸置疑的,从他第一次坐进卡丁车起,他的父亲就制定了魔鬼般的训练计划,把他毕生掌握的技巧和经验传授给他,尤其是106场大奖赛的经验。

然而,维斯塔潘的赛车生涯轨迹始终像一列高速列车,而且急于更早到站。2015年,他借着梅赛德斯有意吸收自己,催着红牛给他代表红牛二队比赛的机会,以17岁的年纪登场亮相。一年后,他逼着红牛在赛季只进行了四场比赛的情况下,把他提拔到“一队”。而去年,在合同还远没到期时,他设法让红牛重新签订合约并大幅提高个人待遇。

维斯塔潘对2018赛季怀抱着很大的野心,他笃信今年雷诺引擎的优化将帮助红牛和他去争夺年度冠军。但是,赛季初的RB14赛车着实整体实力落后于法拉利。在某种程度上,这让他在前几场比赛里表现得毛躁。

在中国大奖赛上,他冒失地外线去超越汉密尔顿,结果自己冲出了赛道,之后又在鲁莽之下,与维特尔撞个正着。这一系列举动,好像他拒绝接受赛车与自己实力不相符。然而,如果他能像里卡多一样有耐心,上海的胜利本该属于他。同样,如果他在摩纳哥的周六练习里有所保留,就不会错过排位赛,不会把杆位和胜利保送给队友。显然,如果他更早意识到适当留有余地的重要性,本赛季至少可以名列年度第三。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