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不跟生物老师学英语 阿布爱将荷兰遇语言陷阱

郭宣11-09 11:22 体坛+原创

  上周末,阿布拉莫维奇的密友、败走过赫尔城队、但在荷甲维特斯队苦撑的前俄罗斯国家队主帅斯卢茨基,闹了一个大笑话。在接受《FOX Sport》电视台采访时,他原本想说“sack”(解雇)一词,但发音确像极了“suck”(吸吮,也可解读为一种私密行为)一词,于是就出来了这样的一个句子:“如果俱乐部老板或是总经理吸吮我,在这种情况下,我将会离开。”

  很自然,这句话当时就把负责采访他的、英语也不是母语的荷兰记者惊得眼珠差点掉出来。 

d4f84e081067.jpg

  感谢无所不在的社交网络,斯卢茨基的这个笑话不仅立即在荷兰传了开来,而且还悄悄传回了俄罗斯,并在瞬间引爆了战斗民族网友们的愤怒:英语发音本来就很没规则的吗?«Sack» 和 «suck»的发音,不是本来就很像吗?斯卢茨基的英语,伦敦的英国人听起来都很通顺的,怎么就你们荷兰记者能听出古怪呢?是不是没见过骆驼说马背肿呢?! 

9667n_N46A4464.jpg

  为了验证斯卢茨基的英语倒底讲的如何,战斗民族的网友们还凑齐了他的三段采访视频:第一段自然是斯卢次基接受《FOX Sport》电视台的采访;第二段则是一年半之前他接受赫尔城俱乐部电视台的采访;第三段则是半年前接受维特斯俱乐部电视台的采访。 

  在以英语为母语的权威人士看来,斯卢茨基这三次采访的英语确实讲得还算凑合,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就算是在一年半之前的采访中,虽然有数个语法错误,但基本还是通顺的,而且逻辑也很清晰,就算偶尔含混,但根据上下文也是很容易就明白他在讲什么的。当然,和荷兰记者的谈话,斯卢茨基的英语也是有些瑕疵的:只要听上一句,就能明白,他是个外国人,因为他在不停地反问、确认问题。不过,对于讲英语的记者而言,他的那些话是不会产生岐义的,因为,他们应当早已习惯了各国教练及球员那些怪模怪样的非标英语了,早就学会了根据上下文中定义那些含混的关键词义了。 

2.jpg

  斯卢茨基的英语笑话,自然也传到了英格兰。就在英格兰普通球迷哈哈大笑之际,那些教斯卢茨基英语的人却坐不住了,他们开始解释:越往英国的北部走, «suck»一词中的U,就越像“乌”的发音,但是在南部,«u» 和 «a»的发音确实有点像——差别真的不是特别大了,而斯卢茨基就读的英语语言学校,确实是位于南安普敦附近,那里对这两个发音的区别不那么上心,也是情有可缘的。不过,为了避免类似的尴尬,他们建议斯卢茨基今后再要表达“解雇”这个意思的时候,可以用«get fired»或是«dismiss»来表达。 

  对于这个发音笑话,斯卢茨基本人表现的相对平静:对所发生的事情抱之一笑之后,他马上列举了大堆队内有关发音的笑话。这并不奇怪的:斯卢茨基的英语翻译是“Slutsky”,看起来就和«Slut»(荡妇)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相信斯卢茨基的抗打击能力那绝对是已经超强了! 

  不过,斯卢茨基并不讳言,他的英语还真是跟地道的英国人学的,并不是像某些网友所猜是在莫斯科跟蒙古生物老师学的。 

  “我已经45岁了,学起语言来,当然没有儿童们那么简单。”在接受英国《每日电讯》采访时,斯卢茨基表示,“现在我想,语言学习的问题一切还好。有时候,我觉得,我的学习马上就要完成了,但我的老师总能找来新东西让我学。” 

b553d94d956ba3f224a981a51054d7c6.jpg

  给斯卢茨基上课的学校,位于距离伦敦120公里的地方,那里进行的是一对一教学,向以课程任务繁重闻名。 

  “学校专门针对我开发了新的课程!”斯卢茨基曾就语言学习问题向俄罗斯《体育快报》吹牛,“他们允许我不学习书写,我也不必要学习计算机英语或是网络语言。主要就是集中精力学三样东西——足球英语、口语和语法。我每21天去这个学校学两次,总之学了七周。课程繁重当然对语言的学习是有益的。现在,我不敢说自己的英语说得有多么好,但和1月份相比,那是天差地别了。相信还会随着工作的深入更好的!” 

  当然,斯卢茨基也为自己的专门课程花费了不少金钱:一周五天,每天八节一对一的教学课,斯卢茨基需要为此每周支付3250欧元。 

  除了七周的强化英语学习之外,斯卢茨基每天还要花费3小时在伦敦请私人老师教他学英语。 

  结果,数月之后,斯卢茨基的英语水平,让教他的英国人都感觉到很满意了。但斯卢茨基本人还想继续提高:“在英格兰接受了数次采访。没有人问我的英语水平。也就是说,他们相信我的英语水平已经足够让我领导一支球队了。尽管说,我对自己的英语水平并不是那么满意。我还会继续完善语言水平的。要知道,我需要对球队的一切了如执掌,对球队控制的闭环,在我的成功中起到了90%的作用。 

3b2725ed1efda57f24e950b19768038f.jpg

  当然,在为斯卢茨基的英语水平找借口之际,贴心的战斗民族网友也没有忘记提醒他哪些词汇还有可能会为他招来麻烦: 

  《teeth》(牙齿)—— 《tits》(乳房);

  《Long balls》(长传)——《big balls》(大蛋); 

  《Band》 (小组)——《banned》 (禁止)

  《Meet》 (会面)——《meat 》(肉)  

  《Tale 》(童话) —— 《tail》 (尾巴)

  《Berry》 (浆果) —— 《bury》 (埋葬) 

  不过,就算是斯卢茨基注意到了这些陷阱,他仍然要小心一些更大的语言之坑:那些也在学英语的外国记者。

阿布  /   斯卢茨基  /   荷甲  /   维特斯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