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运动员穿军装 俄罗斯最为特殊的“体育连”新兵

郭宣11-12 12:11 体坛+原创

  11月10日,在索契奥运公园,俄军四个“体育连”的新兵,在经过了强化军训之后,进行了入伍宣誓仪式。所有这些年轻的新兵,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俄罗斯奥运项目国家集训队成员。

gallery_5be71883141af.jpg 

  现在,俄罗斯是采取的义务兵役制和合同制相结合的兵役制度,因此,为了解决高水平运动员——尤其是俄国家队队员的服兵役问题,俄罗斯体育部和俄国防部联手,延续了首创于苏联时期的“体育连”制度。 

  宣誓仪式结束之后,俄军“体育连”的新兵们在奥林匹克公园内进行了简短的阅兵式。

gallery_5be71f5b5bb02.jpg 

  作为一个历史性产物,“体育连”,是一个既可以服兵役,又可以继续从事体育训练并参加国内外体育赛事的地方。1923年4月29日,苏联国防部体工大队组成的一支足球队首次参加了莫斯科的联赛。这一天,后来被确认为中央陆军俱乐部的生日,同时也被认为是“体育连”的问世之日。不过,直到上世纪五十年代,“体育连”才作为一个特定机构正式诞生,并一直存在于整个苏联时期。 

   “体育连”的问世,直接原因则是军方背景“中央陆军俱乐部”和警方背景“迪纳摩俱乐部”之间、自双方建队之初就有且直到苏联解体才结束的明争暗斗:早在斯大林时代,贝利亚为了争宠,就曾下大力气支持迪纳摩俱乐部的发展,并留下了一个至今仍然在俄足球界流传的段子——“还说防守不行,难道让我给你们派一个机枪连过去吗?!”

  随着苏联国力的逐渐强盛,苏联体育在国际舞台上的成绩也越来越好,体育在莫斯科政治生态圈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苏联军方及警方在体育领域的矛盾自然也是越来越大,并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达到顶峰。

   为了让军方的体育成绩针对警方——甚至在全国——保持压倒性的优势,苏联国防部决定设置“体育连”:征召体育成绩优秀的年轻人入伍,将服兵役和专业体育训练结合在一起,除了政治学习之外,体育连的士兵百分百的投入专业训练之中,以求为军队未来参加的国际大赛源源不断地输送顶级选手。

   为了对抗军方的体育连,迪纳摩则试图用高工资、高福利、高社会保障、发达的物质-技术基地等优势,吸引其他体育组织——比如斯巴达克队、泽尼特队——有才华的年轻人及超级教练到其麾下效力。

   军警的对抗,到底对苏联体育的影响力有多大,从一个数字中就可以看出: 1986年,为了对抗迪纳摩俱乐部和中央陆军俱乐部对苏联体育的垄断,苏联其他有影响力的体育机构——莫斯科斯巴达俱乐部、火车头俱乐部、泽尼特俱乐部、劳动俱乐部等等 ——联合成立了一个职业联盟性的组织:全苏体育志愿协会。该组织每年投入的资金约合15亿美元,要知道,1987年的15亿美元,可是约合现在的280亿美元!然而,这样数目庞大的一笔资,其目的却仅仅是为了给迪纳摩及中央陆军造成哪怕是一点点的竞争压力! 

inx960x640.jpg

  对于“体育连”存在的必要性,即使是苏联时代,也有很大的物议。效力过中央陆军俱乐部八年、曾经夺过奥运冠军、世锦赛冠军等世界上所有最高冰球荣誉的著名运动员伊格尔·拉里奥诺夫,曾如此评价过母队的所使用的这种“伪军官式”作法:

  “我自己经常拷问自己,军队是否需要高水平的体育?我不是指的军官体能的训练,而是指的职业体育。军队养身价超高的球队、一批专职搞体育的少校、上尉、中尉,是不是就对军队体育有帮助了?为什么不把这些钱直接用于国防建设?当然,军事化高水平体育运动也有自己的优势:在军队金字塔式的管理体系之中,指挥层次是分明的,运动员管理起来是非常方便的,有益于出成绩。而且,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这种优势更明显,因为,那个时间谁也不想着出国,所以,军队所提供的退休金、社会待遇都是很诱人的。所以,出现了大批不懂枪、只练某个体育项目的所谓军官。” 

1.jpg  

  苏联解体之后,俄军“体育连”也一直存在,并为俄罗斯继续保持体育大国形象做出了巨大贡献:苏联解体之后,其举国体制式体育系统崩溃,在俄罗斯经济持续低迷的大背景下,大批优秀教练员及运动员出国,俄罗斯群众性的体育基础也在瞬间崩塌。在这关键时候,以中央陆军俱乐部为代表、有军费以及完善保障体系支撑的俄军体育系统,为维护俄罗斯的国际体育形象做出巨大贡献,例如,和中国跳水界对抗多年的跳水王子萨乌丁,就是中央陆军队培养出来的选手,而破世界纪录如探囊取物般轻松的撑杆跳女皇伊辛巴耶娃,则是俄罗斯铁道兵体工大队培养出来的选手。 

gallery_5be720eb48aad.jpg

  进入新世纪之后,随着俄罗斯经济的恢复以及俄军事发展战略的调整,“体育连”制度受到了一次致命性的打击:2007年2月,税务官员出身的谢尔久科夫出任俄国防部长,并开始对俄军进行大规模的改革,俄军体育系统成为其清理对象——2008年俄国防部宣布取消“体育连”的建制。 

  不过,由于俄罗斯马上要举行索契冬奥会和2018世界杯,俄体育界的任务非常繁重是,所以,2012年11月谢尔久科夫被解除俄国防部长职务之后,身为普京总统密友的俄体育部长穆特科,就立即提出了重新恢复“体育连”编制的建议,并得到了新任国防部长绍伊古将军的支持。2013年春,俄国防部正式恢复“体育连”的建制:在莫斯科、圣彼得堡、顿河畔罗斯托夫及萨马拉相继建立了四个归属中央陆军俱乐部管理的“体育连”,每个连的编制为100人,招收奥运项目俄国家队年年轻的候选人(18-27岁)入伍受训,目的是为了备战俄罗斯所面临的重大赛事任务,更是为了提高体育运动在年轻人中的威信。 

   2014年、2017年索契成功举办冬奥会和世界军人体育大会之后,由于该地体育场馆和基础设施非常完备,为了方便俄军“体育连”运动员训练,原来驻扎在顿河畔罗斯托夫的“体育连”迁到了索契,从而将索契变成了俄军“体育连”的集结中心。 

 360截图20181112115902756.png 

  “体育连”恢复之后,为俄罗斯体育做出了巨大贡献,尤其是在俄罗斯体育因为兴奋剂风波而受到沉重打击之际:2016年巴西奥运会上,俄罗斯代表团中三分之一的运动员来自于军队;2018世界杯揭幕战上,俄罗斯队首发的11名队员中,其中有5人是来自中央陆军足球俱乐部的现役军人。

  俄罗斯队战胜西班牙队之后,俄罗斯互联网上开始疯传一张国家队中场核心扎戈耶夫及后防悍将伊格纳舍维奇的军装照。

360截图20181112121042177.png 

   “兵役和比赛,不仅是两不相扰的事情,而且是互有助益的。大家都很清楚,很多比赛项目都是从作战行动中衍生出来的。比如,射击和跑步。世界上第一位马拉松运动员就是一位传信的战士。因此,将体育和军人严格地区分开来,是不可能的事情。在索契奥林匹克公园进行入伍宣誓仪式,就是在时刻提醒运动员们,他们是在为国而战!”阅兵之后,中央陆军俱乐部总裁阿尔特姆·格罗莫夫指出。

俄罗斯  /   国家队  /   体育连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