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帆:中超盲目追恒大IP致生态崩溃 反为日韩帮忙

杨帆11-15 11:03 体坛+原创

中超的本质是什么?

如果把中超看成一个县级市,那么市里只有一个传统项目中学,小学踢得最好的都圈进去,所谓集中优质教育资源,挑剩下的开枝散叶到其他中学。然后,所有学校在一起踢中学生超级联赛。通常,传统项目中学闭着眼睛也能拿冠军。

冠军就是IP,谁都想要,但凭什么你年年拿?后来,一个贵族学校决定打破垄断,让自己的小学初中高中一条龙……

如今的中国社会,是一个全民追IP的文化,中国足球也是如此。从最近10年来说,传统项目中学自然就是恒大,家长之所以愿意把小孩送过去,就是冲着能进个好大学,球员愿意去无非是冠军和高薪。人嘛,不就是功名利禄。至于纯粹的竞技,Who care? 

对于一个竞争体系而言,木桶理论告诉我们,最短的一块木板决定了能装多少水。对手尤其是最差的对手决定了冠军最终能够达到的高度。大多数欧洲联赛,是一个橄榄球型,两头小中间大,强队和弱队都很少,大部分是中产阶级球队。也就是说,强队跟低水平的弱队打比赛的机会不多。而中超是在资源有限,水平偏低的普遍情况下,集中优质资源到一支球队的操作,客观上又加剧了强的更强,弱的更弱及两者之间的差距。

timg (3).jpg

恒大有点像外来物种入侵的加拿大一枝黄花,破坏了中超原来的足球生态平衡和多样性,而且中超球队结构和战术打法越来越单一。上港的夺冠,可以说是打破恒大垄断的最大贡献,当然,这也得益于恒大这一枝黄花过了服役期限。但是,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之上的中超冠军,应该被定义为低水平的成功。特别地,2018年中超打到倒数第3轮的时候,还有10支保级球队,中产阶级球队只有4支。也就不难理解,上港作为2018年中超冠军打高水平比赛的机会,其实是相当少。

必须强调的是,生态系统这个锅不该由恒大或者上港来背。恒大仍是中国最好的足球俱乐部,没有之一。作为一家俱乐部,在中国范围内,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恒大达到的成功高度几乎无法复制。另外,恒大的IP打开之后,马上去补自己的DNA。根宝十年能磨一剑,恒大绝对没有问题,他们已经证明了会比外界想像的做得更好。恒大需要的是时间。但就目前的情况而言,确切地说,是恒大赢了,足球并没有赢。一枝黄花是赢了,但整体的生态系统输了。

让我们再看看日韩澳如何超越“最短的木板”。

对于成名球星,我们是高薪长约生怕他跑了,并且集中优质资源到一个球队。而人家的足球文化相反,生怕你不走,更别提把一堆成名球星拢到一个队——这正是足球观念上的差距所在,他们打的是体系,我们打的是个人。打体系的球队强调球员特点必须符合我的DNA,不符合的话,能力再强也不要。

多年以前,韩国足球名宿河锡舟的割韭菜理论很有代表性:“不要害怕球星流失,年轻球员就应该像割韭菜一样,一茬接一茬地冒出来。”澳大利亚天生就是一个欧洲足球的DNA,而日韩是恨不得DNA早日脱亚入欧。所以,他们最好的足球种子都发到了欧洲,让欧洲最短的木板帮助他们提高DNA。去不了欧洲的,就发到亚洲其他足球强国。在亚冠,不管东亚西亚,韩国球员尤其是后卫特别多。但凡是个强队,没个把韩国后卫,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强队。还有,在很多亚洲足球小国,活跃着一批日本教练,最著名的就是柬埔寨主教练本田圭佑,大IP,全世界知名度最高的日本人,却愿意栖身到一个如此小的足球国家,很值得我们深思。为什么人家的球员教练有国际视野和国际大赛经验,就是这么来的。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们对印度足球就没有了解。谁会想到主场打成0比0?谁会想到印度的无球甚至比我们还好?幸亏这是友谊赛,要是正式比赛就麻烦了。可能有人会抬杠,到时自然有教练团队的人看录像,写技术报告。世上没有速成这个说法,一切都靠平时点点滴滴的积累。您一个学期下来,天天睡懒觉,醒来就打游戏,下午打牌踢球,晚上谈恋爱看电影完了还打游戏。期末考试前一星期才发奋看书,你过得了初一能过十五?

有人说,竞技项目要靠成绩说话,其他都是假的。恒大2次亚冠中超7连冠,为中国足球开创了历史,贡献是大大的。是的,这是巨大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IP,没有人否认这一点。但检索一下他们的投入,尤其是人工投入和外援投入,很容易得出结论,日韩澳足球联赛是DNA驱动,根本就不太在意亚冠这个在我们看来天大的IP。韩国球迷就不怎么待见亚冠,如果韩国球队进不了亚冠决赛,球场永远坐不满。

其实,东亚是一个更大的县级市。只有我们一家还固守着村里的老一套,主要靠IP推动。以我个人见解,IP就是笑贫不笑娼的另一个说法,有DNA的武汉、延边、绿城之所以关注度不高,还不是因为他们穷没有IP?但对于中国足球的整体利益而言,他们比某些金玉其外的中超球队有价值得多。池忠国、金敬道、朴成都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延边要有上港一半的投入,中超前8,妥妥的。

我一直在想,我们喜欢的是足球本身还是足球给我们带来的感受?为什么喜欢IP多过足球本身?IP真的那么重要?乾隆盛世也是一个IP,乾隆朝GDP当时世界第一也是一个IP,北洋水师亚洲第一舰队也是一个IP。中超80亿一个好大的IP,结果呢?

IP有时候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在亚冠,你会发现,日韩澳在跟我们玩一个田忌赛马的游戏。恒大用巴西二队+国家队配置,上港用巴西二队+准国家队配置打他们的年轻人,等于是在免费帮他们培养年轻球员。我们出了很昂贵的费用,结果是给人家做家教。

IP有时候是一个幻觉。在恒大的鼎盛时期,我在广州南火车站偶遇过坐高铁赶来看恒大打亚冠的内地球迷,他们脚步轻盈,神采飞扬,亢奋地说着各个地方的方言。在我看来,他们不是来看球的,感觉是来结婚的。

作家王朔说,中国是个极其阴柔的民族,审美趣味却像纳粹,偏好崇高壮美。以我的理解,足球场上的胜利,总能恰到好处地提供了一些崇高壮美。我们大多数人都需要这种幻觉或梦想,去拯救自己平庸卑微毫无指望的苟且人生。国家队提供不了,而恒大能提供,那就是他了,很多人且不愿意从梦中醒来呢。谁能提供幻觉,谁就可以轻易成为我们的主人。谁摧毁我们的幻觉,谁就会成为我们的牺牲品。现在,恒大成绩不如以前,这种幻觉是不是该消停一会呢?

最后,请允许我以您们深爱的巴萨和西班牙为例,来说明一个国际惯例:DNA是足球的第一性,IP是足球的第二性,身外之物不要喧宾夺主。西班牙足球是当世最牛的IP之一,但这是2008年以后的事情。2008年夺取欧洲杯冠军之前,西班牙足球饱受世人的嘲讽和质疑,四五十年如一日,被称为“友谊赛之王”,IP就是一到正式大赛就不靠谱。但西班牙之所以成为当世最强IP,就是因为过去的五六十多年始终坚持自己的DNA,即使没有IP的四五十年也是如此,人家无所谓,爱谁谁,就是要做自己。西班牙足球的理念和方向始终特点鲜明,并没有大的变化。

一谈起巴萨的拉玛西亚,人们只记得克鲁伊夫这个大IP。殊不知,即使天才如克鲁伊夫,其IP绝非几年内速成。在巴萨DNA的形成上,他站在了另一位重要人物劳利亚诺·鲁伊斯的肩上。1970年代,劳利亚诺将一套基于技术和天赋开发的训练模式带到了巴萨。在他执教的第二个赛季,这套模式被推广到了所有梯队。(杨帆)

恒大  /   上港  /   中超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