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赛推迟后56名球迷被捕 博卡球场外曾聚集10万人

小中11-25 16:52 体坛+原创

体坛+记者小中报道

一颗老鼠屎坏一锅汤。11月24日,解放者杯决赛次回合前,河床球迷袭击博卡青年队大巴车,有博卡球员受伤。两度推迟之后,这场“世纪决赛”被延期至11月25日17时(北京时间11月26日凌晨4时)举行。11月24日当天,共有56名闹事河床球迷被逮捕。

1543135678180024279.jpg

11月24日,在纪念碑球场,“世纪决赛”未能如期举行。

球迷砸大巴 博卡球员熏毒气 责任不在河床和警方?

决赛推迟后接受媒体采访,河床俱乐部主席鲁道夫·多诺弗里奥为河床撇清责任,他也谴责了闹事的不法球迷。

他说:“把发生在球场外150米处的事情归咎于河床,这没道理。我们支付了巨额的安保费,不是为了让15个人干这个。所发生的事情令人遗憾。难以置信,对博卡(大巴)的护送没有像预期的那样。5个或10个不和谐的人让整个世界没能看到河床对博卡的比赛。”

最终南美足联决定比赛延期,是征得了河床与博卡双方的同意的。多诺弗里奥也解释了为什么河床也同意比赛延期;“根据心理学报告,博卡球员不具备打比赛的条件,因此河床觉得最好支持博卡,让他们有时间恢复,以便哪一方都不在球场之内所取得的优势之外再获得优势。”

而博卡青年俱乐部官员塞萨尔·马尔图西证实了一点:博卡青年队的大巴是河床球迷砸坏的,但博卡多名球员眼睛发炎感染,却是警察为了驱散追着博卡队大巴不放的球迷所投掷的催泪弹所致。

1543135734428008364.jpg

纪念碑球场外,极端球迷对抗警察。

56名球迷被捕 暴力行为早在攻击大巴前就开始

据警方说,自河床球迷开始攻击博卡大巴时起,警方就试图控制极端球迷。纪念碑球场可以容纳6万多观众,但还是有好多买不到票的球迷聚集在球场之外。当时,在纪念碑球场外面有10万多球迷。56名被逮的人中,有10人是因为“暴行和对抗当局”,有40人是因为“教唆暴力”。比赛宣布延期之后,极端球迷与警方的对抗仍未停止。

布宜诺斯艾利斯安全秘书马塞洛·达历山德罗承认,警方在护送博卡大巴抵达纪念碑球场过程中出现“差错”。不过,他也指出,袭击博卡大巴是河床极端球迷的错,他们并不是一时心动,暴力行径早在之前就已经开始了。

马塞洛·达历山德罗说:“这之所以发生,是与一周以来的气氛有关。在这一周中,我们采取了多次行动。总共从有组织球迷那里没收了1000万比索。如果是成群结伙,就不允许进现场看比赛。”

马塞洛·达历山德罗指出,解放者杯决赛次回合前发生暴力事件,责任在于有组织球迷。“对这一点,我们没有任意怀疑。实际上,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情况是由150人或200人组成的团伙造成的,他们想没有票也进场看球。”

据马塞洛·达历山德罗说,早在当地时间上午9时,警方就开始加强纪念碑球场周边的安保,13时,纪念碑球场打开大门放持票球迷进场,而15时,距离原定的比赛开始时间还有两个小时,就有极端球迷团伙试图强行闯进纪念碑球场,而警方采取行动驱散了他们。

除了与警方对抗,极端球迷还进行了抢劫和偷窃行为,他们的主要目标是有票球迷身上的球票。随着无票球迷闯进球场的尝试越来越频繁,警方下令关闭了纪念碑球场的所有大门。进场无望,极端球迷与警察的冲突进一步加剧。他们开始向警察投掷石块等,博卡大巴到来时,正好成为他们进攻的目标。

从这个角度讲,解放者杯决赛前发生攻击博卡大巴等暴力事件,责任不在河床俱乐部,不在警方,而在有组织而狂热的极端球迷。

如果像有些人所建议的那样,对河床俱乐部进行处罚,关闭纪念碑球场,解放者杯决赛次回合关门举行,不让球迷进入,或改到中立球场举行,并没有惩罚到真正捣乱的人,而是使河床俱乐部和无辜的其他球迷受到牵连。

1543135777827083183.jpg

博卡大巴窗子多处破损,多名博卡球员发生呕吐和头晕,是因为吸入了警察投掷的催泪弹气体。

特维斯炮轰南美足联:如果是博卡球迷闹事 我们早被判负了

解放者杯决赛次回合,南美足联和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施压,博卡青年高层只得同意比赛如期举行。不过,博卡大牌球星特维斯挺身而出,指出博卡球员不具备打比赛的条件。最终,南美足联不得不宣布决赛次回合延期一天举行。

离开纪念碑球场前,特维斯炮轰南美足联和河床,说南美足联对博卡和河床区别对待,如果是博卡球迷攻击了河床队的大巴,博卡肯定被直接判负了,河床会是冠军。

特维斯:“如果是博卡,我们已经出局了,冠军是河床的。(2015年)在糖果盒(解放者杯1/8决赛次回合),他们判我们输球。今天比赛的(南美足联)医生正是当年在糖果盒球场发生胡椒粉喷雾剂事件那天的医生。当时,他说比赛打不了。可在这里,所发生的一切他都看到了,可他却说我们可以打比赛。”

特维斯认为,把比赛推迟一天的决定也不合理。“在我看来,明天打比赛也不怎么好,不应该打。这跟当年在博卡发生的事情是一样的。有什么区别吗?”他的意思是,应该判河床负。

特维斯还说,当时他和队友坚决不打比赛的决定是对的。“我们有两名球员进了医院,我们的门将眼睛也看不清。如果我们不出来说话,比赛就照打不误了。我现在是以个人名义,而非博卡球员身份说话。巴勃罗·佩雷斯还在医院,他们强迫我们比赛。他们对我们说,如果我们不上场,冠军就给河床。于是我们说不管怎样,我们得打。后来如果不是我们的坚持,比赛就真打了。南美足联所做的是一个耻辱。”


博卡  /   河床  /   解放者杯  /   特维斯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