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德勒反对+德约抵制 新版戴维斯杯恐胎死腹中?

弈桑11-26 10:08 体坛+原创

体坛+特约记者弈桑报道

今年夏天在足球世界杯决赛上输给法国人之后,克罗地亚人终于在另一个战场扳回一城——在象征网球最高团体荣誉的戴维斯杯决赛上,他们客场3比1击败卫冕冠军法国队,继2005年之后历史上第二次夺得这项桂冠,其中队内两位单打主力西里奇和丘里奇未丢一盘,是克罗地亚重夺戴维斯杯的最大功臣。

pub_large151402772_8_287902544.jpg

由于戴维斯杯决赛是一个漫长网球赛季中最后一项比赛,所以过去大家在热烈庆祝夺冠的同时,也因为假期终于要来临而格外兴奋。然而今年的这场决赛,在热闹和兴奋之余,却额外多出了几分悲情的色彩,因为戴维斯杯这个拥有119年历史的“百年老店”,在今年过后就将正式关门歇业,而从明年开始,它将会在彻底改头换面后,以完全不同的赛制重新粉墨登场。

用“粉墨登场”来形容变身后的戴维斯杯,并非是出于对它的不敬,而是因为从改制消息传来到最终确定之后,它就一直饱受各种各样的争议甚至是非议,形象也早已从当初的庄重典雅,变为现在的不伦不类。放在过去,无论多么大牌的球员,即便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不能参赛,但是对于老版的戴维斯杯还是保有一颗敬畏之心,毕竟它是一项超过百年的悠久赛事,就算已经老态龙钟步履蹒跚,但在球迷和球员心中依然是一项无可取代的至高荣誉。

然而现在,当新版戴维斯杯亮相之后,特别是取消了旧版中最重要的主客场制度之后,大家猛然发现,这分明就是“挂羊头卖狗肉”——它根本就是一项全新的赛事!德约科维奇就说:“取消主客场制度是非常遗憾的,因为拥有像足球比赛那样的主场氛围,是戴维斯杯最大的魅力。”所以,从取消主客场那一刻起,拥有119年历史的戴维斯杯,实际上就已经是名存实亡了。而过去大家对它仅留的那一点敬畏之情,也随着它被改得面目全非而彻底烟消云散,特别是对于那些过去只敢从自身找原因,而不敢迁怒于赛事本身的球员们来说,现在大家已经是两不亏欠,从此以后就形同陌路了。

在球员们越来越频繁地抱怨赛季过长的当下,过去一年要打四个周末,而且还是五场长盘决胜的戴维斯杯,确实已经到了必须要改的地步,但这并不意味着需要大刀阔斧砍掉了自己的根本。况且,赛制改变了,赛季长度并没有缩短,正如兹维列夫所言,他们需要的是赛季早一点结束,而不是赛季中间多几周假期,这是完全不同的概念。而当ATP大张旗鼓推出“网球世界杯”之后,新版戴维斯杯除了奖金多一点外,在时间选择和积分上都可以说是先天不足,长此下去必将被进一步边缘化。所以现在来看,戴维斯杯的这种主动自救似乎和自杀无异。

或许正是看到了这种危机,作为新版戴维斯杯的幕后推手,西班牙足球明星皮克,就在今年上海大师赛期间,亲赴现场对球员们进行“游说”,其实主要就是对费德勒和德约科维奇。在费德勒那里,皮克碰了一鼻子灰,双方不但不欢而散,后来还在各种场合针锋相对闹出不快。相比之下,德约的态度比较暧昧,当时他并未向外界直接表达立场。然而在总决赛期间,德约就向媒体表示,他认为戴维斯杯和网球世界杯这两项相似的赛事同时存在,且比赛间隔只有一个多月,这对网球运动是一种伤害,并相信它们终究会合并为一个。

这算是很明确地对其中一项说“不”。而就在前几天,英国一哥埃德蒙德的教练就向媒体透露,弟子收到一封来自德约的邮件,号召大家集体抵制ITF的奥运政策,原政策规定球员需要参加两场戴维斯杯的比赛,才可以获得奥运会参赛资格。这其实也间接表明了德约对于新版戴维斯杯的态度,而作为球员工会主席,德约的声音在球员中拥有非常大的影响力,是ITF和皮克绝对不敢轻视的因素。

至于最终会不会发展为用抵制戴维斯杯的方式来抵制奥运政策,还要看接下来事情会怎样发酵,但德约此举预料将会收到广泛的支持,至少费德勒、兹维列夫和其它高龄顶尖选手都会赞同。2019既是新版戴维斯杯元年,又是东京奥运会的前一年,事件究竟会如何发展,还是要看多方的博弈结果。但如果到最后,新版戴维斯杯只剩下西班牙队,以及其它一些二三流队伍捧场,最坏的结果甚至不排除它在开打之前就胎死腹中的可能性。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