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健身挑战日席卷湖南 见证群众体育事业变革

罗乐11-26 16:55

记者罗乐报道

2014年10月,当国务院46号文件《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正式出台后,社会各行各业的贤才纷纷投身体育产业,希望在文件提出的、充满想象力的5万亿体育蛋糕中,品尝到各自的甜蜜。4年过后,大浪淘沙,风卷残云,历经洗礼后闯出名气的项目,已然成为了行业品牌。这其中,由体坛传媒集团推广的“全民健身挑战日”,就是最为典型的案例。而“挑战日”的成长本身,也恰恰见证了我国群众体育事业的变革与发展。

微信图片_20181126164742.jpg

1983年起源于加拿大的“挑战日”项目,于2013年经国家体育总局群体司引入我国,并由中华全国体育总会作为主办单位,与各省市体育部门联合主办,在全国各地陆续开展。时至2018年,原本仅仅是两个国际友好城市之间“比拼当天参与体育运动人数”的活动,一步步升级为多区互动、全省联动、项目繁多的群众体育大Party。至今,11个省市、自治区,已经留下了近百场挑战日的足迹,绽放了超340万人次参与体育运动的笑容。

作为“全民健身挑战日”发源地的湖南,已经是连续第6个年头举办该项活动了。11月24日,株洲市作为全省14地州市系列赛的揭幕战城市,迎来了首场“演出”。在火炬广场、湘江风光带等会场上,一位位运动达人、健身爱好者成为了自导自演的明星,以跑步、投篮、颠球、平板支撑、啦啦操、广场舞等形式,向媒体、群众展示着风采。他们的目标,就是拔得头筹,获得参加12月22日在湘潭参加全省总决赛的机会。

u=2300395019,2494007977&fm=173&app=49&f=JPEG.jpg

多年之前,群众体育活动的组织形式往往是由城市体育部门组织,向学校等企业事业单位发出邀请。后者按需派出数量不等的人员,参与到指定的体育项目中来。这样的组织形式着实简便,但往往忽略了参与者自身的体育偏好。体育项目多式多样,试想一个爱打篮球的男孩,硬是让他去参加操舞表演,且需要耗费数个小时来训练的话,全程一脸茫然的他,最终的展现力是否达到了目标要求?更为重要的是,他是否在这些训练和表演中感受到了快乐?这恐怕是个大大的问号。

而今,这个问号得以拉直,尴尬的局面得以破解。城市内各个单项体育协会的成立、成长、成熟,令一批本就发自内心钟情体育的人士得以尽情发挥专业能力。尽管他们自身都有着本职工作,但他们对某个体育项目的执着与付出,是不计成本的,也是心甘情愿的。

微信截图_20181126141913.jpg

“这是我第18次在本市大型活动中担任总导演了,”株洲市健美操协会长,排舞协会秘书长易红芳就是典型之一。她的履历上,还写着国家导师级排舞、广场舞裁判员、中国广场舞推广大使,湖南省排舞广场舞推广中心秘书长等众多头衔。这样一位资深人士来指导现场演出与竞赛,活动效率高,群众满意度高,其本人的幸福指数也高。

“我每天几乎只休息4小左右,其它时间都在工作中。比如21号这天早上八点到艺术团审节目,十点开工作人员会,中午写工作流程,下午一点到艺术团审节目,审完节目参加四点工作会议,开完会去现场指导到晚上十点,然后回到办公室检查各项工作细节流程到凌晨三点……”很难想象,如果血液中没有对体育的热爱,又怎可能点燃这份激情。

啦啦操比赛的事情,可以交给健美操协会;挑战投篮王的事情,就可以交给篮球协会;活动所需的摄影,则可以交给摄影协会。株洲市承办的本次“挑战日”活动,全程各个方面都是不同协会的身影。专业的人办专业的事,才能让好钢用在刀刃上。而当地体育部门,则只负责协调各方,统筹安排,项目报批等环节即可。“政府搭台,协会唱戏”,如是,才能描绘出一个高水平、高效率的群众体育活动的模样。

最为重要的是,唯有在这样的活动中,你才能看到每个参与者的身躯虽汗流浃背,脸庞却方桃譬李。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