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暴穷?中超9成球员仍在合同期 能有人想转会?

零秒绝杀12-21 14:47 体坛+原创

北京时间昨天,中国足协在上海召开中超、中甲、中乙联赛工作会议,其中“四大帽”的标准与实施的具体规程正式出炉。在备受关注的“工资帽”一项中,中超国内球员个人薪酬最高(不含奖金)不得超过税前1000万人民币,参加2019年亚洲杯、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的国家队球员,在个人最高薪酬限额基础上,上浮20%执行。作为中超金元时代的烧钱“受益者”,球员们的待遇将随着工资帽的出台有所下滑,甚至有球员直言“好日子”就要到头了。

“好日子”真的即将到头了吗?

合同1_副本.png

合同2_副本.png

1545374495743001344.png

制图:长乐、陈冷、黄何(据:转会市场)

我们跟据《转会市场》显示的球员合同信息,以2018赛季中超16队(一线队)球员报名为基础,对于中超球员合同到期的时间进行了整体统计。统计结果显示,绝大部分中超球员的合同均不是今年年末到期,而只有一成左右的球员需要在这个时间点与俱乐部洽谈续约问题。这之中,我们不排除已经与俱乐部签下新合同,但相关信息未能及时更新的情况。但大致的信息可以说明,中超球员起码在下赛季不必太过担心工资大幅度缩水的问题,算上目前足协规定的“奖金帽”,中超一线主力仍可以得到一个可观的年薪收入。

但从俱乐部的角度考虑,目前大部分球员延续此前合同,也是一个相对“不利”的局面。这就意味着俱乐部需要按照以前的标准支付球员年薪。以广州恒大为例,2015-2017年度的薪酬费用分别是8.79亿、10.9亿以及12.4亿,呈现逐年递增之势。而在中超投资帽的规定中,投资帽12亿封顶,薪酬比例65%,这就意味着俱乐部薪酬最高不能超过7.8亿人民币。在这种情况下,队内诸多高薪球员的合同将成为一个棘手的问题。

根据《转会市场》显示,上海上港和广州恒大的国内球员们的合同均未到期,虽然于海的合同信息在《转会市场》中,显示是在2018年12月31日到期,但据记者了解于海此前已经与上港完成了续约。而恒大、鲁能、国安,也几乎没有主力球员在年底合同到期,四支2019赛季参加亚冠的球队,将背负着不小的薪酬压力。申花方面,邱盛炯已经发文告别,他将离开申花去往其他球队,而合同到期的王林同样没有续约。夺得2017年足协杯前,申花便与曹赟定、毕津浩、李运秋和柏佳骏四人签下了五年长约,对于这些手握长约的球员来说,“工资帽”眼下的影响的确不大。

据外媒报道,中超年薪第三高的河北华夏幸福,也没有多少球员年底合同到期,如欧亚、杜文洋等人均是预备队选手,这对于华夏来说,如何在下赛季开始前进行“薪资”减负,将成为一个重要课题。相比之下,一些中超中小俱乐部合同到期的球员较多,据《转会市场》显示,大连一方和河南建业均是有7名球员合同到期,而重庆当代和北京人和也有超过5人合同到期。两支升班马球队中,武汉卓尔和深圳佳兆业都有多名球员需要重签合同,这对于两家俱乐部来说是一个不错的消息,也可以利用剩余的空间去吸引一些自由球员加盟。

pub_large151402772_8_287296794.jpg

此外,刚刚降级的长春亚泰也遇到不小的麻烦,球队的薪资结构本是中超级别,虽然中甲没有规定工资帽限额,但投资帽仅有2亿,这必定会从引援、薪酬等多方面为球员制造困难,想要杀回中超的难度骤增。换一个角度来看,这个冬天中超内援转会市场或许并不会太活跃,大部分有合同在身的球员,必然不愿意在新政背景下放弃原有的合同。毕竟在出台工资帽的情况下,即便是给出政策范围内的顶薪,也很可能与现有合同薪资相差悬殊。在超过九成国内球员执行原有合同的情况下,中超内援转会市场的寒冬将至。而连续几年刷新纪录的本土标王,或许也会因此降到冰点。

(注:本文引援数据全部源自《转会市场》,文章尽力确保引用信息数据的准确、完整及客观,但我们不对其准确性、完整性、权威性等作任何的陈述和保证。)

中超新政  /   工资帽  /   内援  /   转会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