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杯巡礼之伊朗:奎罗斯携旅欧帮转型进攻强队

周佳骅12-30 11:57 体坛+原创

2019年亚洲杯开幕在即,27天、51场比赛,24支球队决战阿联酋。四年一度的亚洲足球顶级盛宴再度来袭,亚洲杯首次扩军至24队,不同流派与风格的足球哲学将在短时间内激烈交锋。阿布扎比,将见证新王的诞生还是旧王的归来?体坛+将为您带来“亚洲杯巡礼”栏目,细数亚洲24强,今天为您带来D组伊朗队。

2015年,卡洛斯•奎罗斯首次带领伊朗队出征亚洲杯,当时,这位前皇马主帅就把贾汉巴赫什、阿兹蒙、普拉利甘吉等年轻球员征召入队,并正式开启了“波斯铁骑”的更新换代。4年后,亚洲杯从澳大利亚转战阿联酋,奎罗斯仍在继续推行国家队的“年轻化路线”,以贾拉勒•侯塞尼为首的功勋国脚都纷纷退位,取而代之的是马吉德•侯塞尼和切什米这样的新锐。在重返亚洲之巅的征途中,奎罗斯会更加仰仗“年轻人的力量”。

奎罗斯留任 伊朗冲冠的最大资本

近年来,卡洛斯•奎罗斯没少以辞职为“要挟”,去迫使足协主席塔杰推进国家队的各项基础设施建设,而在人员征调上,他也多次与佩塞波利斯(伊朗国脚大户)主帅伊万科维奇发生冲突。在俄罗斯世界杯结束后,奎罗斯曾再度萌生去意,而包括乌兹别克斯坦和哥伦比亚在内的国家队,也向他抛出了橄榄枝,可经过塔杰的一番劝说之后,奎罗斯还是续签了一份短合同,并把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本届亚洲杯上。

QQ图片20181230105519.png

奎罗斯知道,这次亚洲杯的结果,会对伊朗足球的未来产生重大的影响:“8年前,当我刚来到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时,我们的国家队正面临着挑战和难题。现在8年已经过去,我们又要迎来阿联酋亚洲杯。最重要的事情,是要征服民众的心,并让绝大部分的伊朗球迷都感到满意,我相信所有球员都会拼尽全力,在真主的庇护下,我们有能力拿出最好的表现,这事关我们的球队,也事关我们的未来。”

虽然只是续签了一份短合同,可奎罗斯并没有为眼前的利益,而放弃对伊朗未来的考量。在世界杯结束后,他仍在循序渐进地吸纳新鲜血液,比如萨格勒布迪纳摩右后卫穆哈拉米、沙勒罗伊前锋戈利扎德赫和塞帕罕门将尼亚兹马德,都已成为国家队的常客。

伊朗由“战略防御”转向“主动进攻”

因为整体实力与对手存在差距,奎罗斯曾在俄罗斯世界上,祭出了极其强调防守的4-5-1阵型——这不仅体现在对“双6号”(就是两名后腰都是纯防守型)的使用上,也体现在他对锋线球员的防守要求上(除了阿兹蒙之外,全部退到本方半场防守)。从现实角度考虑,这是“波斯铁骑”力争出线的唯一方式,可向来苛刻的伊朗球迷,并不推崇这样的龟缩打法。作为“替罪羊”,阿兹蒙(唯一的前锋)没少挨骂,这也导致他曾短暂退出国家队。

QQ图片20181230105557.png

在强手云集的世界杯上,伊朗队只能靠“龟缩”,才能赢得一线生机,可当他们转战亚洲杯时,就不能再满足于这种“猥琐流”打法。对此,主帅奎罗斯也心知肚明。从世界杯结束后的几场热身赛来看:奎罗斯已基本摒弃“双6号”的中场设置,除了扼守中路要津的伊布拉希米(原主力埃扎托拉希养伤)之外,其余的5名中前场球员,都以进攻型为主,而且不用承担过于繁重的防守任务。比如萨曼•戈多斯这样的纯进攻型球员,就得到了更多的上场机会和登场时间。这其实也反映出奎罗斯“由守转攻”的变化。

旅欧帮进一步壮大

在奎罗斯刚接手伊朗队教鞭时,这支球队几乎连一个旅欧球员都没有(后来归化了在狼堡踢球的德贾加),可经过8年的潜心打磨,伊朗的“旅欧派”正在不断发展壮大,在俄罗斯世界杯结束后,这种“旅欧热潮”更是达到顶点:曾在天津泰达效力的中卫普拉利甘吉,成功签约比甲球队欧本,瓦希德•阿米里和马吉德•侯塞尼联手加盟特拉布宗体育,而年轻的戈利扎德赫和穆哈拉米,则分别签约沙勒罗伊和萨格勒布迪纳摩。很显然,与动辄就提五大联赛的中国足球人相比,伊朗的留洋更注重实用性,而由此带来的全方位差距,只会越拉大越大。

1546138784265054099.png

普拉利甘吉

比较遗憾的是:伊朗队的主力后腰埃扎托拉希,已宣告伤别亚洲杯。在阿里•阿米里还难堪大任的情况下,卡洛斯•奎罗斯只能让原本出任中卫的切什米,去改踢单后腰。这样一来,就基本确保这个核心位置,能同时拥有2名球员可供挑选。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奎罗斯也可能让哈吉萨菲再踢回防守型中场。

不出意外的话,伊朗队会在本届亚洲杯主打4-1-4-1阵型,其中门将是贝兰万德,马吉德•侯塞尼和普拉利甘吉搭档双中卫,穆罕马迪(或者是哈吉萨菲)和雷扎扬,分居左右两闸,单后腰伊布拉希米在防线身前负责保护,中场从左至右一字排开,分别是戈利扎德赫(有小伤)、德贾加、戈多斯和贾汉巴赫什(有伤),单前锋则继续由阿兹蒙担任。就整个阵容深度来说,伊朗队的确是领跑亚洲,这也是奎罗斯敢于喊出夺冠宣言的最大资本。

亚洲杯  /   巡礼  /   伊朗队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