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杯对手球员遍及世界 仅国足等六队无海归驰援

马德兴12-31 15:00

体坛周报记者马德兴多哈报道

再过几天,2019亚洲杯就将在阿联酋上演。参赛的24强已经陆续抵达赛地,亚足联也正式公布了24强参赛球队的最后名单。尽管按照亚足联的相关规定,各队依然可以在各自首场比赛开赛前六小时更换名单,但大调整的可能性不大。从各队上报的552名球员情况来看,很多现象颇值得关注与研究,而且也多少能够反应出一些问题,尤其对中国足球、中超联赛的发展,有很高的参考意义与价值。

q3.png

亚洲球员遍及五大洲

参加本届亚洲杯赛的24支队伍的所有552名球员分布于世界足坛的各个角落,足迹遍及五大洲。澳大利亚虽然是亚足联会员,但地理位置上属于大洋洲,因此,澳大利亚队中有三名来自澳超联赛的球员代表了大洋洲。当然,如果要算职业联赛的话,本届亚洲杯赛上将缺少来自中北美洲的职业球员,因为巴勒斯坦队的20号中场球员阿尔巴达威虽然来自美国的FC辛辛那提队,但后者从2019年才开始征战美国职业大联盟的比赛,此前只是预备队伍。而伊拉克队的前锋梅拉姆因伤落选23人名单,多少也影响到了球员在美洲的分布。

不过,由于巴勒斯坦队此番从阿根廷、智利等国联赛召了三名球员,让本届亚洲杯赛上第一次出现了在南美洲顶级联赛中效力的球员。上届亚洲杯赛上虽然有两名来自美洲的球员,但没有来自南美洲联赛中的球员。

在所有参赛球员中,尽管乌兹别克队上报的两名球员标注“没有俱乐部”,但实际上这两名球员只是在2018赛季结束后与原俱乐部合同到期,刚刚恢复自由身。真正失业的,只有来自菲律宾队的13号后卫图尔,他在过去一年没有参加职业联赛,仅仅靠着踢业余足球维系状态。

q2.png

q1.png

国足等六队无海外球员

值得注意的是,包括中国队在内,参加这次亚洲杯的共有6支球队没有海外球员。其他五队是东道主阿联酋队、沙特队、卡塔尔队、越南队和印度队。需要指出的是,像阿联酋队的奥马尔在沙特联赛中效力,但因为严重受伤而无缘亚洲杯。而卡塔尔队其实也有球员在日本、在比利时的欧本以及西班牙的第三级别联赛中效力,且人数多达七人,但主教练桑切斯并未将这些球员召回。当然,中国也有海外球员,但张玉宁在荷甲海牙队出场机会并不算很多,依然还需要进一步磨炼。

与四年前的澳大利亚亚洲杯赛相比,纯本土联赛所组成的队伍增加了两支,但整体比例依然还是四分之一,并未有什么变化,毕竟参赛队总数由四年前的16队增加到24队。

z1.jpg

海外球员人数提升明显

本届亚洲杯,一个明显的特征恐怕还是在于海外效力球员人数的大幅度提升。像在欧洲闯荡的球员总人数达到了74人,较四年前的48人有明显提升;而各队中效力于亚洲其他国家联赛的球员也达到了83人,较之四年前的43人几乎增加了一倍。

这固然与参赛队增加了8支有很大的关系,但按照比例计算,本届亚洲杯赛的74名在欧洲联赛中效力的球员占全部552名参赛球员中的13.41%,较四年前的13.08%依然还是有所增加。

真正值得注意的是还是那些亚洲传统强队,像澳大利亚队、日本队、韩国队和伊朗队这些在今年俄罗斯世界杯赛上不错表现的队伍,其中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拥有众多效力于欧洲联赛的球员。最为典型的就是伊朗队。四年前的澳大利亚亚洲杯赛上,伊朗队只有5名海外球员,但目前在欧洲效力的多达16人,而且在确定最终23人参赛名单前,效力于英格兰雷丁队的中场大将埃扎托拉希因伤退出,此外还有效力于比利时、克罗地亚等国联赛的多名球员受伤,最终只有9名效力于欧洲联赛中的球员助阵。

而日本目前在欧洲顶级联赛中效力的球员已经接近20人,征战了俄罗斯世界杯赛的后卫昌子源,在数天前刚刚与法国的图卢兹队签约,但他依然被排除在亚洲杯赛23人名单之外。而且,日本足球从照顾本土俱乐部以及球员的积极性角度考虑,基本都是以一半海外球员、一半本土球员的方式组建国家队。否则,日本队完全可以组建一支纯欧洲军团组成的队伍出战。

当然,尽管欧洲军团的人数在扩大,但效力于代表欧洲最高水平的五大联赛的球员由四年前的19人,变成了本届的18人。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欧洲顶级联赛自身在不断向前发展的同时,对加盟球员的要求越来越高。就像日本队四年前还有9名球员来自五大联赛,但本届只有6人。这其中,像长谷部诚等随着年岁的增长而退出国家队、长友佑都则早就从意甲转会去了土耳其等等,但日本球员显然更愿意面对现实,像更年轻中的代表性人物中岛翔哉、南野拓实、堂安律等均不是在欧洲五大联赛中效力的球员。这或许更值得中国足球界深思。

国足  /   亚洲杯  /   海归球员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