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个足球裁判容易吗?除了挨球迷骂 还经常受伤!

小中02-21 15:27

《体坛周报》记者小中报道

2016年1月22日,葡萄牙国际裁判杜阿尔特·戈麦斯宣布,由于身体原因,他决定退役。戈麦斯1973年1月17日出生,18岁入行,他此前已经在绿茵场上执法25年。1997年,24岁的他成为葡萄牙最年轻的国家A级裁判。2006年,他当选葡国最佳裁判。2002年,他成为国际足联裁判。挂哨时,他年仅43岁,但在球场上他已经跑不动了。

mw-1280.jpg

2月20日,在写给葡萄牙《看台报》的一篇文章中,戈麦斯说,在足球比赛中,不仅球员们会受伤,场上执法的裁判们也会受伤,最主要的原因是裁判们在场上要奔跑很多,平均每场比赛甚至要跑12公里,因此伤病也会找上裁判们。以自己为例,戈麦斯说:“我的脚后跟跟腱做了3次手术,我的颈椎做了一次手术。因此,不只是球员们会受伤。”

在文章中,戈麦斯写道:“韧带部分拉断?半月板损伤?肌肉拉伤?脚踝扭伤?骨头断了?腰伤?滑囊炎?脱臼?运动员可能受的伤五花八门,但正像人们所说,这是职业伤病。但谁要以为只有运动员才会受伤,那他就错了。尽管没有暴露在身体冲撞之下,但也会受伤。突然间,我就想起了足球裁判。”

戈麦斯认为,裁判们之所以也受伤,是因为他们在场上奔跑得太多。“是的,这是事实,他们不狠踢别人,也不被别人猛踢,他们不做时速120公里的射门,也不铲球,不跟对手争抢头球,也不抻开身子截断对方的传球。但是,他们没命地奔跑,就像已经没有明天。跑呀,跑呀,跑呀。”

戈麦斯解释说:“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概念,但一名职业足球裁判每场比赛平均要跑9到12公里。强度,风格,节奏,步幅,所有这一切都根据他的风格而变化,也根据比赛的特点而变化。有很多冲刺,有侧向跑,有背身跑,有慢跑,有纯粹的加速。因此,在90分钟的时间里,各种各样的都有一点,但强度是非常大的,呈上升趋势。因此,这需要很多的家庭功课。”

戈麦斯说,要想当一名好裁判,除了体力上的付出,还有精神上的付出。他说:“但是,比场上对你要求的体力回应更重要的,是你还得保持很高水平的清醒和洞察力。在比赛的最后一个动作,很有可能你得做出一个重要的决定。至于终场哨,那是一个可以左右胜利、晋级和冠军归属的决定。”

场上90分钟,场下长年功。为了保持良好的执法状态,裁判们场下得刻苦地训练。戈麦斯说:“为了保持这个水平,裁判们每天训练,训练得很苦。他们得定期进行身体测试。这是很难承受的,请你们相信。因此,这使裁判也容易受伤。”

戈麦斯裁判现身说法。“在我当一级裁判的19年里,我不得不做了4次手术:3次是腿后跟跟腱,1次是颈椎。我不得不承认,伤病是我裁判生涯最大的障碍。直到今天,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坚持了那么长时间,还保持了极高的水准。我非常刻苦,但我也承受了痛苦。”

戈麦斯说,伤病出现之后,并不是手术那么简单。“每次手术,我休息半年。颈椎手术恢复时间更长,差不多9个月。进手术室之前,像所有人做的那样,我也做了显而易见的事情:我尝试了多种保守治疗,想要避免最难的方案。我一把一把地吃药,我做理疗,我进行注射,我按摩,我做针灸。现在我知道了,我只是在推迟不可推迟的东西。”

“每次手术之后,恢复必须要缓慢,心理上很痛苦。开始时是水疗,后来是肌肉强壮,更多的理疗,逐步开始身体训练。那是受难。最难以看见的部分,也是最糟糕的部分,是之后所发生的,当伤病已经明显治愈了时。重返赛场,你得克服把脚踩到地上、迈腿跑动、急停和变向时的恐惧。”

“害怕旧伤复发,使你心里更紧张,你会下意识地保护你受过伤的地方。那反倒使你更容易受伤,因此小伤不断。还有,受了伤之后,你不敢再卖劲儿地训练。你怕跟腱再拉断,你怕半月板再坏了。在场上,你也不敢再猛做动作。发挥受到了影响,因为你的信心受到了打击。由于害怕,你的注意力、你的洞察力也会受影响。尽管你再努力,事情不会再是原来的样子。”

当裁判经常挨骂,但戈麦斯却认为,伤病比挨骂更糟糕。“伤病比无谓的辱骂、瞬间的攻讦和飞向错误方向的打火机更糟糕。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向裁判们提供个性化、符合其特点的训练支持愈发显得重要,这包括在日常训练中、热身时和赛后恢复时的支持。”


葡超  /   葡萄牙队  /   裁判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