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约又双叒叕获劳伦斯奖 费德勒第N次成网坛首富

张奔斗02-24 10:40

体坛+记者张奔斗报道

还真是又双叒叕呢!毕竟这正好已是德约科维奇第四次赢得劳伦斯年度最佳男运动员奖项了。

2019-02-24 103034.jpg

考虑到德约上月又赢得了澳网第7冠,2019赛季看上去又将一发而不可收,要说他早早提前预定明年此时的下届劳伦斯奖,其实也已有一定成算。而如果德约明年真能拿下又一个劳伦斯,那么,他就将在这项记录上追平费德勒。

德约的四座劳伦斯和费德勒的五座劳伦斯(2005至2008四连庄+2018),再算上纳达尔2011也曾获此大奖,过去14年中,年度最佳男运动员奖项竟有10次归于网坛巨星,这是没其他项目什么事儿了?

网球作为国际化与职业化程度“双高”的个人项目,加上公众形象良好,多年来确实在劳伦斯奖评选中极受青睐。德约并非网球项目今年唯一的获奖者,大坂直美还获得了最佳突破奖,而萨芬、纳达尔、毛瑞斯莫和穆雷此前都曾获这一奖项。考虑到劳伦斯奖从2000年开始的不长历史,网球运动员在这个奖项的占比也可谓相当高。

科贝尔与哈勒普今年还双双获得了劳伦斯最佳女运动员提名,不过最终都不敌体操女王拜尔斯。小威(3次)以及海宁与卡普里亚蒂都曾是这个奖项的获得者。

有意思的是,除了五获劳伦斯最佳男子运动员奖项之外,费德勒还曾获得2017年度的最佳复出奖,加入了纳达尔、克里斯特尔斯、小威、辛吉斯与卡普里亚蒂的行列。可见,网球运动在劳伦斯各大奖项都实现了全面碾压。

德约今年在颁奖仪式上的肺腑致辞,更是加分,也在社交媒体上获得广泛传播。德约说:“我曾太过看重结果,却忽略了追逐的过程。最终我才意识到,如果没有整个旅程,那么终点也就失去了意义。我明白了活在当下的道理,这才是力量的源泉。”这番哲学思考引人深思,对普通人也不乏启发意义。

如果说劳伦斯奖是体育界“名”的最高认可,那么,“利”的高下,还需权威的《福布斯》来认定。而在福布斯公布的体育明星去年商业代言收入榜单上,费德勒以6500万美元高居第一,还与排名第二勒布朗•詹姆斯的5200万拉开了一定距离。

微信图片_20190224101655.jpg

前十榜单中还有另一位网球明星,但不是德约、纳达尔也不是小威或莎拉波娃,而是轻松以两位数赞助商吃定日本市场的锦织圭,年入3300万美元。这也就是为什么一直有一个说法,即便中国出不了一个锦织圭高度的男子球员,但凡能够打入ATP前50位,也将爆发惊人的商业能量。不过,这个“但凡”不知道哪一年才能实现……

当然,如果将比赛奖金和商业收入相加后的总收入榜,位居前五位的就全是拳击手和足球巨星的天下了,费德勒以7720万位居第六位。当然,在网球运动员中,费德勒肯定仍是收入最高的——他已连续13年稳坐收入最高的网球运动员。

而如果你意识到去年7月费德勒与优衣库签下的是一纸10年3亿美元的巨额代言合约,那么,即便只是这一家赞助商每年3000万美元的代言收入,就足以令费德勒在所有体育明星的代言收入榜上进入前10位——即便在他退役之后。更何况,优衣库绝不会是唯一愿意和费德勒在退役后继续合作的代言品牌;梅赛德斯奔驰与瑞士莲巧克力都在2017年末选择了续约,即便他们都已意识到费德勒的职业生涯不会再有很多年。

微信图片_20190224101700.jpg

因此,将费德勒称为商业价值最高的运动明星,并不为过。就拿优衣库来说,10年3亿美金听上去是天价合同,但费德勒值这个价。彭博新闻社本周的最新报道,在经历了两年前股价下跌以及销量增速下滑的低谷之后,优衣库过去两年强势反弹,创始人柳井正身家翻倍,重新进入全球最富30人的行列。而这场逆转战,主要得益于“优衣库海外稳步扩张以及签约了费德勒”。这篇报道的标题,就是——《在罗杰•费德勒的帮助下,日本首富身家翻倍》。

从德约和大坂直美今年在劳伦斯奖的成功,以及费德勒和锦织圭在福布斯榜上的闪亮,我们也只能喊一句——网球牛逼!

当然,和这个世界上的很多行业一样,网球的资源也是向头部严重倾斜的——那少数几位巨星名利双收,但如果你只是世界排名一两百位的球员,大体也就只能落得个收支平衡罢了。但正是巨大财富和巨大成功的诱惑,加上对于网球的热情与天赋,激励着一批批年轻人扎向职业网球圈。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