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园慧爸爸:女儿太单纯 希望参加综艺能增长经验

段伊伊03-29 07:30

体坛+记者段伊伊报道

坐在青岛游泳中心的单侧看台上,可以看到比赛池和热身池的全景。傅春昇起身拍了拍正在摄影的友人,指了指热身池的方向,告诉他镜头可以往左边挪挪。对焦至第三泳道里,傅园慧正在进行赛后放松。

微信图片_20190329101220.jpg

2019年全国游泳冠军赛场上,要论被提到最多的“场外嘉宾”,非傅春昇莫属。“爸爸现在比较忙,不一定能来了”、“很高兴大家都能够喜欢我爸爸,像他这样的宝藏男孩不是很多”、“我怕爸爸来了太多人找他合影,引起骚乱”……只要谈起爸爸,傅园慧的脸上就充满笑意。

距离傅园慧上一次现身赛场已经有三个多月了,但在这期间,她的曝光量不减反增。游泳冠军赛开幕前一天,《我家那闺女》刚刚收官。节目播出期间,傅园慧成了微博热搜的常客,即便是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多年的袁姗姗和吴昕,都难以抢走她的热度,爸爸傅春昇被路人认出的频率,也要远高于其他嘉宾。

傅园慧让更多人看到她了,也让许多人看不懂她了。有网友说通过节目了解到了运动员在荣誉背后艰辛枯燥的训练生活;也有人持续质疑傅园慧不务正业,是在为之后转型成娱乐明星铺路。

女子100米仰泳决赛夺冠后,傅园慧道出心声:“那些节目是我跟爸爸一起参加的,我觉得这可以宣传和树立一个运动员的正面形象和家庭状态。”

实际上,全国游泳冠军赛从3月24日开始,而直到3月27日晚,傅园慧的爸爸傅春昇才得以坐上看台,观看女儿的50米仰泳半决赛。

“原来我们来看比赛,很自由自在的,想怎么坐就怎么坐。现在不一样了,要坐直了。”两天内辗转上海、杭州、青岛三地,“走红”了的傅爸爸一边翻看手机上的活动日程,一边调侃自己,“现在是我在给小傅做经纪人,也给自己做经纪人。”

这一切,还得从湖南卫视连续播出的两档真人秀《我家那闺女》和《女儿们的恋爱》说起。傅春昇告诉记者,最初收到邀请方案时,女儿和他并没有第一时间答应。“他们的领导专门来家里承诺,节目的宗旨是宣传正能量的运动员,肯定能让大家看到运动员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因为很多人确实不了解。他们这样说了,我们就放心去参加了。”

当时正值短池游泳世锦赛结束后的调整期,父母也觉得这是一个让傅园慧结交新朋友、跳出游泳舒适圈的好机会。“不要看她平时嘻嘻哈哈的,其实就是在一个圈子里,有一些记者和她很熟,队里的领导很喜欢她,但跟外界是没有接触的。”对于让23岁的傅园慧亮相近似于相亲的《女儿们的恋爱》,傅爸爸有着自己的考量,“我们想让她接触一下社会,能够增长经验,因为她真的太单纯了。我们还是想让她趁着这个机会和不熟悉的人接触,因为有很多摄像导演跟着,所以我们也很放心。”

虽然反复说着放心,但在这个社交媒体高度发达和追求点击率的年代,真人秀在播出时又怎么可能一帆风顺?傅园慧尴尬的家庭聚会、傅园慧化妆、傅园慧坠马、傅园慧爸爸的教育方式,傅园慧爸爸自称绝世好男人……何谓“花式上热搜”?傅园慧一家算是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

除此之外,傅园慧也不可避免地接收到“频繁参加社会活动影响训练”的质疑,而这也是傅园慧的浙江队队友吴越在节目播出前最替她担心的一点。“我会怕有网友说她,批评她不务正业。”

QQ浏览器截图20190328163631.png

其实早在录制前,傅园慧就向节目组提出每天一定要留出训练时间,如果每天不能下水,就不愿意参加的要求。提早起床训练,或是录制结束后前往酒店健身房,都是傅园慧在镜头之外保持状态的方法。虽然节目播出时间持续到全国游泳冠军赛前,但傅园慧早早就开始了外训,“我从大年初一就开始恢复训练,初四开始到澳大利亚进行集训。”

“她在澳洲训练得还挺好的,”吴越观察到,“因为现在她的年纪也大了,又有伤病,训练中都是在尽力克服。她有哮喘,肩也有伤,但是她也没有休息过。”

面对网友的不理解,面对节目组因制造话题而使出的神剪辑,傅园慧也一度发微博回应,但又火速删除。在傅爸爸眼里,女儿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有时候她还是会不高兴,但她的心态蛮好的,几分钟之后就原谅别人了,会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问题,还是很善良的人。我们和她沟通的时候,她会说‘可能大家有误会,也不是故意的。’”而对于近年来女儿成名后带来的影响,傅春昇认为还是好的方面要多过烦心的时刻。“最起码她可以把自己阳光的一面带给身边的人,把正能量的一面感染到很多人。”

这一次在青岛举行的全国游泳冠军赛,傅园慧用100米仰泳金牌给予了那些质疑之声最好地回应。

相关阅读:

非典型性杭州人傅园慧 不想退役仍希望专注游泳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