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场内外“福利”变少 斯诺克世界第一已不再诱人?

段伊伊04-07 14:06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段伊伊

虽然本人没有现身北京,但奥沙利文还是在中国公开赛赛前制造了本赛季斯诺克界最大的新闻——将塞尔比挤下把守了四年多的宝座,时隔九年重返世界第一。与乒羽、网球等同样拥有排名系统的项目不同,斯诺克的权杖交替在近年来几乎陷入停滞,年轻球员看不到登顶的希望,老将们不再把它看做是生涯的主要目标。世界第一,这个原本象征着竞技体育最高荣誉的头衔,为何在斯诺克的讨论度大不如前,甚至难以激起球员自身的兴趣?中国公开赛期间,体坛周报记者就这一问题与多位球员及业内人士进行了交流。

排名机制改变 第一不再享有特权

要讨论影响世界第一的因素,就不得不提如今的排名机制。自2014-15赛季起,世界排名由原来的积分制改成为期两年、依据奖金数额的滚动统计方式。此外,除了世锦赛、球员锦标赛、巡回锦标赛等设有准入条件的赛事外,大部分排名赛都采用了128位、64位的平行签表,高排名选手照样要从资格赛打起,不再享受成为种子选手的优待。

自1998年起、曾多次成为世界第一的希金斯就表示,“以前球员还会热衷于跻身世界前四、世界前八来获得一些特别赛事的参赛权,但现在世界前十六的待遇都差不多,所以对世界第一的渴望没有那么强烈了。”

其实在赛季之初,马克·威廉姆斯也是世界第一的有力竞争者之一。但不论是在当时还是现在,他的态度都相当坚定,“我不关心罗尼是否重回第一。世界第一、世界第二,对于我而言都没有任何意义,我想做的就是享受比赛,尽力发挥自己的水平,其他都不重要。很多年前我确实想成为世界第一,但现在我对这些已经不感兴趣了。”就连奥沙利文本人,在重返第一后的态度都略显随便。火老师曾在巡回锦标赛后表示,“排名只是排名罢了,只要我不掉出世界前64、不需要去打Q School,对我来说就没问题。”

奖金差异悬殊 世锦赛“定终身”

其实在2013至2015年里,世界第一还是发生过较为频繁的变动,特鲁姆普、塞尔比、罗伯逊、丁俊晖四人相继“上位”,交替达到八次。直到2015年2月,塞尔比再次登顶,才开始了长达2246天的统治。

ab2d3a7fgy1g18ilzoyd2j218z0u0x60.jpg

世界台联主席杰森·弗格森是这么评价塞尔比的,“他是一位能在大型赛事中有着稳定发挥的赢家”。四年三夺世锦赛冠军,赛事奖金数从30万到37.5万英镑不等,要论对于关键赛事的把握能力,塞大师其实一点儿也不落于火老师之后。

如今世锦赛冠军奖金已经突破40万大关(42.5万英镑),与其余19站排名赛的差距多达20万有余。在网球领域,四大满贯的积分为2000分,但同样还有分值为1500分的年终总决赛和数站积分为1000的大师赛、顶级巡回赛。羽毛球现行的积分规则下,奥运冠军和世锦赛冠军能够获得13000分,不过在年终总决赛和Super 1000的赛事中同样能够攒到12000分。相较之下,作为斯诺克球员,如果不能在克鲁斯堡有上佳表现,冲击世界第一的可能性几乎微乎其微,除非你是只参加七站排名赛就打进四次决赛的奥沙利文。

“如果我能夺得世锦赛冠军的话,应该就会有希望重回世界第一,”罗伯逊上次登顶王座还是在2014年12月,“我在今年多次打进决赛了,如果能够保持这个状态(还是有希望的)。”只在2012和2013年短暂登顶过世界第一的特鲁姆普,在本赛季问鼎“三大赛”之一的大师赛,并且在北爱尔兰公开赛和世界大奖赛夺冠,“我相信自己肯定是有希望重回世界第一的。我现在打得挺好的,有时候只是需要一点运气。”

斯诺克需要更多超级明星

分析完了内因,还有一项外部条件不得不考虑,那就是“斯诺克世界第一”所带来的场外效应有待提升,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也降低了该头衔对球员的诱惑力。

ESPN每年公布的世界百大运动员排名都能引发体坛各界讨论,但在2018年和2019年的榜单上,都难觅斯诺克选手身影。如果说美国媒体在评选时多少还存在着偏重橄榄球、篮球、高尔夫等项目的情况,可是BBC的年度体育人物奖同样没有眷顾这个本土优势项目。据统计,在2010年之后,该榜单上就再也没有斯诺克球员入围,要知道在2017的候选人里,涉及了田径、拳击、游泳、F1、自行车、足球、板球、跆拳道、网球、速度滑冰等多个项目的运动员。乔·佩里、威廉姆斯等多位球员就曾经在社交媒体上直指评选不公,认为塞尔比和奥沙利文至少该获得提名,不过一向傲娇的火老师也表示,没有提名很开心,不用费心去参加颁奖典礼。

关于斯诺克全球化和造星的进程,弗格森认为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依然任重道远。“超级明星的诞生与曝光率有着很大的关系。十年前我们就在考虑全球化的问题,当时全年只有7项排名赛,奖金数只有300万英镑;现在全球有将近30场比赛,奖金总额达到1500万英镑。当时转播方只有5到6家,现在有超过140个国家都能够看到斯诺克的比赛。”

在弗格森看来,流媒体和社交媒体的发展让球迷可以以各种形式、随时随地观看比赛,这些都是创造超级明星的有利条件,但也向球员提出新的要求。“他们不仅要在赛场有好的表现,也需要娱乐大众。当然了,还是需要更多媒体的报道。”

终归要感谢奥沙利文,因为他的反超,让“谁能成为世界第一”的话题重获新生。未来,不论是稳扎稳打的塞大师再续前缘,还是误打误撞的火老师继续统治,都将是会比一家独大更好的戏码,而目前的世界斯诺克,非常需要这样的剧情。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