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观众到UP主再到线上解说 这位小汉车迷不简单!

段伊伊04-13 18:30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段伊伊

在F1中国大奖赛现场有这样一个“混搭”的群体,汉密尔顿和维特尔的车迷并肩走着,两人还一起帮忙另一位伙伴举起印有维斯塔潘头像的荷兰国旗。在车手、车队支持者各自为营、甚至会因为比赛事故发生争执的大环境下,三家车迷却做到了和谐共处?

WechatIMG5172.jpeg

“站竹F1总部大楼”,就因为群主的努力,聚集了这样一帮特别的车迷。

小学二年级起观看F1的站竹(昵称)是群里的CEO,“那个时候我住在广东,看的是星空卫视,由罗宾老师和何辛老师搭档解说。”从舒马赫、汉密尔顿再到维斯塔潘,站竹见证了王者的交替和新星的崛起,虽然是汉密尔顿的车迷,但他却直言不喜欢一家独大,而是希望这项运动能够迎来更激烈的竞争场面,“这几年挺开心的,看到汉密尔顿一直在拿冠军。不过我也不是那么喜欢他一直在巅峰的情况,现在反而希望法拉利能有好的表现来挑战奔驰。”

2014年,念大二的站竹开始在B站上传F1相关视频,有了一定的人气积累、加之电视台同声传译内容遗漏较多,英语专业的他决定挑战解说。也是在同一时期,“站竹F1总部大楼”这个群体有了雏形。据介绍,群内现有800多位车迷,在赛事周末同时在线讨论的人数能达到200以上。同为十年老车迷的文案案(昵称)也是因为在B站浏览F1视频,才找到了这个组织,“现在很多媒体平台有不少喷子、杠精,舆论环境不是很好。在我们群里能够尽量让每一个车迷、每一个阵营都心平气和地讨论,能有这样一个空间还是蛮难得的。”

2017年新加坡站排位赛是站竹的解说首秀,但初出茅庐总归有些遗憾。“第一场的时候非常紧张,话都说不清楚,一直磕巴。赛后也收到了很多负面的消息,针对车迷觉得说得不好的地方,我会有意识地去做一些改善。”如今他已经在各个媒体平台上有了固定的受众,B站订阅粉丝超过1万,直播时最高在线人数达到2万。

从赛前搜集赛道资料、历史数据,到解说完毕、整理录像,站竹一般需要花费四、五个小时;除此之外,上传视频、撰写解析类稿件的部分也没有落下。考虑到有本职工作在身,在业余时间完成这一切并不算轻松,但站竹却乐此不疲。因为在他看来,虽然有本土大奖赛带来热度,但F1在中国的受众依然很窄,所以参与解说就成了他能为这项运动献上一份力的最好方式。

“解说的目标并不是覆盖主流媒体,而是想在自己的小圈子里能够力所能及地触及到更多的人,把F1的魅力传播给更多的人,这是我一直所希望做的。”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