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度不占优+车队指令无意义 法拉利遭遇内忧外患

段伊伊04-14 17:25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段伊伊

73分对130分,冬测之后前景一片光明的法拉利恐怕怎么都不会想到,新赛季三站过后,自己甚至要看不到梅赛德斯奔驰的尾灯了。在极具纪念意义的第1000场分站赛上,法拉利非但没有展现出功勋车队的底蕴,反而在速度不占优的情况下继续实施糟糕的临场策略,一条条看似果断的车队指令,没有带来任何实际效益,却留下了更深的隐患。

D4GAMmBXoAEqY-7.jpg-large.jpg

排位赛的成绩已经为法拉利正赛的弱势奠定了基调,梅奔两位车手甚至能够用中性胎跑出相当惊人的速度,杆位之争成为汉密尔顿和博塔斯的内斗,维特尔、勒克莱尔和他们的差距将近0.3秒。正赛上第三位发车的维特尔在一号弯外线试图超越博塔斯未果,随后又被队友从内线超越,就此拉开了法拉利发布车队指令的序幕。

比赛进行到第十圈,车队告知勒克莱尔如果不能提升圈速,就需要将位置“让”给维特尔,摩纳哥小将在一圈之后遵从了车队要求。但维特尔在超车后并没有追近博塔斯,法拉利两车陷入即将被红牛超越的窘境。最终维斯塔潘通过第一次进站就完成对勒克莱尔的超越,后者在硬胎撑不完全场、无法采用一停策略的情况下,只能被迫二停。但此时他已经没有全新的软胎,中性胎的轮胎优势不足以支撑他在比赛最后对维斯塔潘实施反超。法拉利原本可以保住第三、第四的局面,最终因为进站策略的失误,只能吞下第三和第五的结果。

继澳大利亚站为了顾全大局放弃追击维特尔后,年轻的勒克莱尔再一次成为“团队利益”下的牺牲品。但与揭幕战不同的是,中国站的让车情况发生在比赛初期,勒克莱尔并没有明显慢于维特尔,但车队却没有给足他应有的竞争机会。

赛后新闻发布会上维特尔被问及这样的指令是否公平时,场面略显尴尬,表示自己说的每句话或许都会被记者过分解读,“当时(在勒克莱尔之后)我的圈速不错,车队询问我被是否可以更快,我表示没有问题。但没想到在超车之后,没能马上就提升速度,当我找回节奏想要追赶梅奔时,为时已晚。”

比赛被“非战斗性折损”的勒克莱尔则表现得相对冷静,“第一次进站前情况有些混乱,我还需要去了解全局的情况。我相信车队能给我一个好的解释,我的这场比赛进行得并不顺利。”

摩纳哥小将想要的解释,其实早已存在。赛季开始前,法拉利领队比诺托就已经表示如果出现机会均等但又必须做出抉择的情况,维特尔会是车队的首选,但他也同时表示两位车手在赛场上拥有自由竞争的权利。中国站赛前领队新闻发布会上,比诺托再次重申了这一观点。

在四届世界冠军和二年级生之间给出明显倾向,法拉利的做法无可厚非,接下来就看勒克莱尔是甘当绿叶,还是奋起反抗了。然而比起内忧,对于跃马来说更紧急的情况是,如何找回冬测中的速度,尽快缩小与梅奔之间的差距,否则一切内斗,只会沦为笑柄。

梅奔  /   F1中国站  /   法拉利  /   维特尔  /   勒克莱尔  /   比诺托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