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波门徒成长记:从血桶街走出的年度最佳教练

王明琛04-18 15:19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原创

今天,雄鹿主场以120比99大胜活塞,将系列赛比分扩大到2比0。季后赛G1和G2总计狂胜活塞56分,让刚刚被美国篮球教练协会评为年度最佳教练的雄鹿主教练麦克·布登霍尔泽,显得更为实至名归。从一个风沙满天的沙漠小镇霍尔布鲁克起步,布帅已走过一段漫长的旅程。

在布登霍尔泽麾下,有一位才华横溢的“希腊怪物”扬尼斯·阿德托昆博,黑山(后加入西班牙)和土耳其前锋尼古拉·米罗蒂奇和艾森·伊利亚索瓦,西班牙中锋保罗·加索尔,还有很多来自美国郊区的黑人和白人球员。

他以善于调教各类职业球员而闻名,那么,这个本事是从哪儿学来的?

D4ZtsDtWAAAQ0sf.jpg

从我的家乡霍尔布鲁克。”他说。

即将年满50岁的布登霍尔泽,长着一双蓝眼睛,十几岁时曾经非常瘦,顶着一头金发,在霍尔布鲁克高中担任明星得分后卫。在他身边,有发小B.J.利特尔,是个非裔美国人,还有几个盎格鲁人,六个纳瓦霍人,他们可以整日整夜地打球。

“我从路易斯安那和墨西哥接触到纳瓦霍文化和黑人文化,正是这样的成长背景,帮助我很好地融入了NBA。”布登霍尔泽说。

霍尔布鲁克自成一个世界。这座沙漠小镇只有5053名居民,坐落在纳瓦霍族保留地的南部边缘,后者的面积和爱尔兰共和国差不多。从霍尔布鲁克往南,是摩门教徒聚集的小镇斯诺福莱克,接着是比特拉华州还大的白山阿帕切族保留地,遍布森林和峡谷。

635667846929400621-CE11022-copy.jpg

霍尔布鲁克的人口大约有50%是白人,其余50%则是由纳瓦霍人、霍皮人、墨西哥人和黑人组成。长期以来,这座小镇一直为纳瓦霍族的孩子们保留着一片住宅区,父母希望他们以后能进入著名的霍尔布鲁克高中就读。霍尔布鲁克始建于19世纪80年代,是一个三不管地带,南面就有这样一条标志性街道:血桶街。

很多年轻人为了奔一个好前程,都离开了这里。这座小镇的边缘地带破败不堪,几栋老建筑摇摇欲坠,已经无人居住。一家汽车旅馆被弃置,只有一家电影院还在营业。但在主干道纳瓦霍大道上有墨西哥餐馆、汽车旅馆、印第安珠宝店,还有一群硕大的塑料恐龙,标志着这里与石化林国家公园近在咫尺。

布登霍尔泽的父亲文斯是学校篮球队的主教练,1971年赢得了州冠军,并被选入州教练名人堂。当时,布登霍尔泽已经成为波波维奇的助手,一次,在马刺作客菲尼克斯时,他和波波维奇分享了父亲的传奇。波波维奇说:“你父亲是一位真正的教练。”

这对父子经常行车数百英里,穿越亚利桑那州北部的空旷地带,不断赢球。

150204091742-mike-budenholzer-gregg-popovich-archive.story-body.jpg

文斯执教的球队风格,是一种印第安篮球的变体,在快速奔跑中完成传球和投篮,非常适合纳瓦霍族和阿帕切族球员。对他们来说,奔跑是一项有着上千年历史的优良传统。

文斯现在已89岁高龄。九年前,他和妻子莉比搬到了位于菲尼克斯东面的王后谷。但在他心中,霍尔布鲁克永远是家,但那里的冬天实在让人受不了。“寒风总是没完没了地刮着。”他说。

这对夫妇在佛罗里达街亨特公园对面的一所小房子里养大了七个孩子:五个男孩和两个女孩。利比成为了一名女议员,并担任了一届市长。文斯曾在家中后院搭建了一个篮筐,还安装了一个照明灯,孩子们在晚上照样能打球。

利特尔现在是温斯洛附近的一名法官。他开车经过布登霍尔泽家的老宅,那里在几年前已经被卖掉,但篮筐仍然伫立在那里。

“哦,伙计,我们整晚都在那里打球,文斯在一旁指导。”利特尔说。“爷爷奶奶总是告诫我要在路灯亮起之前回家,但如果我在布登霍尔泽家打球,他们就不会说什么。”

布登霍尔泽父子在回忆起那些日子时,脸上都会流露出令人难以忘怀的微笑。布登霍尔泽是校队得分王,任何距离都能投篮命中,左手技术几乎和右手一样好。利特尔擅长抢板,几个纳瓦霍队友在推进快攻方面很有一套。

1555564567806001257.jpg

布登霍尔泽夫妇

但在一次州锦标赛决赛前,队中两名最好的球员喝多了,被球队内部停赛,于是正剩下布登霍尔泽一名球星。不出意外,球队最终输球。“我宁愿放弃NBA总冠军,也要夺回那个冠军。”布登霍尔泽耸了耸肩说。“真不是开玩笑。我的意思是,在亚利桑那州赢得州冠军是一项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这些纳瓦霍、墨西哥和盎格鲁孩子可以一起打棒球、篮球和足球。“在那个小镇上,你什么都可以和别人一起玩。”布登霍尔泽说。“但有一条红线是不能碰的:摩门教女孩从不与非摩门教男孩约会,所以你得适应。”

布登霍尔泽学习成绩非常不错,并考取了波莫纳学院,那是加州的一所顶级文理学院。但他更想打篮球,而且已经拿到了学校提供的奖学金。

在离开霍尔布鲁克之前,布登霍尔泽安排了一次旅程,这也是他之后每个夏天都要做的事情。他和B.J.利特尔以及其他小伙伴挤进一辆车子里,一路向北奔赴纳瓦霍族保留地,参加一次非正式的春季锦标赛。他们驱车绕过河流和峡谷,穿行于那些像原始怪兽一样耸立着的红色山脉之间,驶进纳瓦霍族人聚居的城镇:迪尔康、窗岩镇,蒂巴城和加纳多。哪里有比赛,他们就去哪儿。

D4DHY3-WwAIb0vM.jpg

他们不停地打比赛,从早到晚不停地奔跑、投篮、对抗。由于篮球在当地是最受欢迎的运动,经常有数百人围观欢呼。

“春季锦标赛并不容易打,裁判水平一般,但球员们的水准着实不错。”布登霍尔泽说。

在执教雄鹿前,布登霍尔泽曾担任老鹰主教练。每次到菲尼克斯打客场时,利特尔的妹妹会组织一个霍尔布鲁克观球团。这个特殊的球迷群体包括白人、墨西哥人、黑人和纳瓦霍人,经常达到100人之多。赛后,布登霍尔泽会和他们亲切交谈。

“这总是让我非常感动。”他说。

布登霍尔泽已经离家很久了。在今年季后赛结束后、夏季联赛开始之前,他打算和文斯、利比驱车穿过通托国家森林和盐河峡谷,回到霍尔布鲁克。当他们回到高中老球馆时,会发现昔日的队友、学生、老师和镇上的人们聚集在一起,为他欢呼。一个走出霍尔布鲁克的孩子,执教一支NBA顶尖球队,这是一项多么伟大的成就。

麦克·布登霍尔泽期待着走在纳瓦霍大道上,也许还能再看到他家的老房子。他愿意静静地站在文斯和利比后面,重温昔日情怀。

文/王明琛

布登霍尔泽  /   波波维奇  /   雄鹿  /   NBA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