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约纳达尔各有伤病疑云 但“德纳决”依旧可期?

张奔斗04-19 11:07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张奔斗

像我们这种一周只打一两次球的半吊子业余爱好者,还经常这儿痛那儿痛呢。想想那些基本上全年无休密集参赛加上高强度训练的职业球员,需要躺上手术台治疗的重大伤病就不说了,即便看上去活蹦乱跳的,谁又没点儿小伤小病呢?

费德勒不久前轻描淡写的一句“我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服用止疼片了”,让他的球迷心疼不已——呃……原来这些年您都是服用止疼片过来的?

瑞士人在上月印第安维尔斯大师赛期间接受瑞士媒体采访时,还真谈到了这个话题:“在我职业生涯迄今的大约1400场比赛中,我经常是带着疼痛作战。如果疼痛变得太严重、太难应对或是太危险,那么我们最终只能选择暂停。我们职业球员很少谈论这个话题,那是因为谈论伤痛反正也无事无补,反倒会帮到对手。”

微信图片_20190419105601.png

费德勒还表示,“拉法和我也许是巡回赛中带着最多疼痛感坚持比赛的球员。”这并不是费德勒拉上自己的老兄弟炫耀伤疤,而是职业生涯越是长久,累积的对身体的损耗甚至伤害就越是严重。

说到纳达尔,西班牙人正是在印第安维尔斯退出了万众期待的费纳大战,随后又伤退了迈阿密站。本周的蒙特卡洛大师赛,是纳达尔膝伤复出的首站赛事,回到红土他满血复活一路摧枯拉朽,西班牙一哥先是两个6比1横扫了西班牙二哥阿古特,昨夜面对首盘发挥其实已相当不俗的迪米特洛夫,仍然6比4和6比1轻松胜出。

微信图片_20190419105604.png

但这并不意味着,纳达尔的膝盖就已百分百痊愈了,他对媒体坦率承认:“我不能假装我的膝盖已经一点儿都不疼了。况且,职业球员毫无痛感地参赛的时代早已一去不返,伤痛已成为职业体育最高层面竞争的一部分。”

这番话听上去真有些让人心酸,但的确道出了职业体育的残酷。多少顶尖运动员是以损伤身体为代价争取最高荣誉,以至于他们退役后的正常生活都受到了影响。

有些球迷指责纳达尔——非红土赛事连续退赛,一到红土赛季就连续参赛,这算全年备战红土吗?其实想想,对于纳达尔这样一位身经千战且职业生涯屡受伤病困扰的球员来说,在赛程安排上确保能将最好的身体状态留给整个赛季中他统治力最强的时段,这又有什么错呢?毕竟,要求一位年龄30+的球员还能够全年全勤投入,真的已不太现实。费德勒近些年减少参赛量,甚至曾整个放弃红土赛季,其实也是相同的逻辑。对于老将们的赛程安排,真的只能说一声——理解万岁。

伤病和康复的过程异常折磨人,但有时候,疗伤不仅可以治愈身体,也能滋养心灵。本月初的一次访谈中,德约说得很棒:“肘伤是我生命中一个重要的转择点,这不仅是从网球的意义来说的,而且是逼迫我深深地叩问内心,并且发掘到我多年隐藏的一个隐秘的部分。当我已经疼到拿不住球拍时,就好像是神在告诫我——你必须停下来了,治疗伤痛,认真思考。”

微信图片_20190419105557.png

手术治好了德约的肘伤,也让他从内心发掘到新的动力源泉,这才有了其后的连夺三个大满贯和重返世界第一。不过,德约最近这一个多月过得不太顺,上月两站北美硬地大师赛都是早早出局。本次蒙特卡洛红土首秀,也是非常艰难击败科尔施雷伯,比赛中他竟一度被连续4次破发,引发有网球专业媒体揣测,“难道他的肘部又出了问题?”赛后也有记者隐隐绰绰地追问,德约回应:“让我们这么说吧——我今天发球确实感觉不好。”

但很快,德约就以昨晚对弗里茨一场6比3和6比0的送蛋速扫打消了所有的疑虑。弗里茨连续淘汰特松加和施瓦茨曼之后还挺得意呢,甚至号召美国球员都应该多打打红土;但德约很快就将他打回了现实,世界第一赛后评点:“泰勒发球好,击球快,但他打的是平击,其实不太适合泥地。”

在一个蒂姆和兹维列夫被双双淘汰的夜晚,你会发现,打来打去,最稳的,还是纳达尔与德约。4场8强赛今日进行:德约对梅德维德夫、拉约维奇对索尼格、丘里奇对弗格尼尼、纳达尔对佩拉。德约对总理之战在这四场中最值得关注,毕竟梅德维德夫是今年澳网能从德约手中磨下一盘的人。俄罗斯小伙子本赛季之前的红土总战绩只有2胜11负,这回突然开了窍,一个星期就已连胜3场,包括昨晚拿下对死敌西西帕斯的第4场连胜。

蒂姆这一走,我们更可以提前期待德纳决了?又有谁有能力阻挡得住?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