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场外的争议 电子游戏的魔力让世界足坛更加疯狂

郭宣04-20 12:15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郭宣

近日, 南安普顿队主教练拉尔夫·哈森许特尔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表达了自己对球员们的不满:他的弟子们太沉迷于电子游戏了!而且,为了提升自己的愤怒表现值,他还直接将打游戏和酗酒及吸毒并列在了一起。当然,他也给出了自己处理此事的方法:为了让球员们免受电子游戏的诱惑,其规定在俱乐部基地训练期间以及打客场比赛住酒店期间,切断球员们身边可以利用的所有WIFI信号。


然而,尽管国际足坛上像哈森许特尔这样厌恶电子游戏的主教练还有很多,但是,在国际足坛上,电子游戏现在却已经从单纯的球员个人爱好,转变为球员们普遍喜欢的一种休闲方式,而且,其不仅慢慢演变成了球员们与队友联络感情的工具,甚至还变成了一种能够帮助球员们挣到比球场上更多金钱的生财之道。


1.png


“吃过午饭之后,我睡了一会儿,之后玩了一会儿《PlayStation》,晚上我们就夺得了世界冠军!”意大利传奇球员皮尔洛向不讳言他是一个超级电子游戏玩家,而且,他更不讳言游戏机及电子游戏其实已是足球运动员日常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自己的自传中,皮尔洛甚至直接将“日本人的游戏”比作了人类继车轮之后的又一伟大发明。


1.png

确实,游戏机问世之初,其只不过是俱乐部球员们打客场比赛或是国家队球员们出国打比赛时,为解长时间的旅途无聊才会选择的玩具。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电子游戏却渗透到了球员生活中的角角落落。2018年世界杯决赛即将举行的前一天,法国队领袖格里兹曼就曾公开表示:他梦想着夺得世界杯之后大玩一次《堡垒之夜》游戏!结果,世界杯决赛法国队2:1领先克罗地亚队之后,进球的格里兹曼就狂跳了一个《堡垒之夜》特有的舞蹈庆祝动作!所以,现在有理由相信,格里兹曼在世界杯决赛前讲到《堡垒之夜》的时候,绝对是随口讲出了自己第一时间的真实想法,尤其是考虑到半年之后,他曾公开表示:他在打《堡垒之夜》时的紧张感,绝对超过了他在对方门前射门时的紧张程度。


当然,这也许正是哈森许特尔对部下玩电子游戏特别深恶痛绝的真实原因。


格里兹曼基本上可以说是《堡垒之夜》在足球界的非正式形象大使。《堡垒之夜》是一种第三人称射击游戏,主要场景则是通过收集资源建设堡垒和陷阱保卫自己并消灭来犯之敌。显然,格里兹曼在这种必须动脑子的游戏中找到自己的成就感,因此,他每每将现实的足球和虚幻的电子游戏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他庆祝进球的一个非标动作就是狂跳《堡垒之夜》中用于劝降的“TAKE THE L”舞蹈:一手挡在命根附近,一手摁在脑门前并用大姆指和食指摆出英文“失败(LOSS)”的第一个字母“L”。


除了格里兹曼,另外一名巴西巨星内马尔也是一个狂热的电子游戏爱好者。2018年12月,失意“金球奖”的内马尔,在该奖颁布期间为了回避自己的郁闷,邀请同一俱乐部的队友蒂亚戈·席尔瓦、马基尼奥斯玩起了电子游戏《使命召唤》,而且还把相关照片发到了自己的社交媒体帐号上,从而免费为该游戏做了一次全球广告。


1.png 


在俄罗斯的足球明星中,最著名的游戏爱好者是世界杯一战成名、现在效力于摩纳哥队的格洛温。他喜欢玩Counter-Strike 及 Dota这两个电子游戏:从小学六年级开始,他就开始玩 Dota 游戏,现在已经花费了3000小时;而在Counter-Strike游戏中,他也花费了1300小时。此外,他并不讳言,他打游戏时并不拒绝花钱买装备:据网友估算,格洛温在DOTA游戏中,已经花了6000多美元,而在 Counter-Strike 游戏中,格洛温购买的装备应当价值20000多美元。


不过,格洛温向不讳言,他的队友们并不经常和他一起玩,因为,他们更喜欢CS这种简单直接的电子游戏:“如果说实话的话,可以这样讲,我们很多球员都玩电子游戏,国家队的队员们也玩。不过,大家对于比较复杂的电子游戏都没耐心,稍一试就扔掉不玩了,转身大家玩的还是CS!”。

作为战斗的民族,俄罗斯的球员确实更喜欢《反恐精英》这种直接了当的射击游戏。2017年12月,现在已经因酒后闹事坐牢的泽尼特队前锋科科林还是个自由人,除了到健身房和看电视,他也喜欢玩电子游戏,甚至还公开叫板内马尔和他打一局CS。可惜,内马尔没有理他。不过,巴西球员中,曼城队的热苏斯、博阿维斯塔队的拉法埃尔·科斯塔、南特队的卢卡斯·利马等人,也都是《反恐精英》的狂热支持者。

科科林约战内马尔不成,只能是说明:对于足球界的电子游戏爱好者而言,邀请同俱乐部的队友一起打电子游戏还是最方便的。不过,由于太过熟悉的原因,打输了一方所受到的惩罚也每每会超出游戏的本身。2016年夏,刚刚转会到曼城的乌克兰小将津琴科就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错误:和队友拉希姆·斯特林玩FIFA获胜之后,20岁的津琴科惩罚失败者时,竟然选择了让斯特林四肢着地爬行!还好,他真正的胜利在于:他竟然没有作为“种族歧视者”被喜欢抓小辫子的英格兰媒体热炒!

 1.png

德勒·阿里或是梅苏特·厄齐尔这样的足球小鲜肉,还在直播自己在《堡垒之夜》的英勇表现之际,一些足球老鸟们却已经开始利用电子游戏开拓商务空间了,而冲锋在前的就是伊布:2017年8月,利用养伤的间隙,伊拉和瑞典的一家游戏公司联手,投资开发了一款玩家需要带球穿越、名为《兹拉坦传奇》的免费手机游戏,据说,依靠外部广告及游戏内部的购买行为,伊布的收入还是非常可观的。

0.webp.jpg


2018年12月,C罗宣布出品了名为《Cristiano Ronaldo Soccer Clash》的手机游戏。不过,在这个游戏中,C罗并没有像伊布一样把自己作为主角出现,而是让玩家们可以自由的为自己在游戏中的角色培训足球技能,而且还能通过网上的协作完成任务。虽然,像伊布的游戏一样,C罗的手机游戏也是免费的,但是,C罗商业帝国里的一些元素却静悄悄地体现在了这款游戏之中。


1.png


依靠电子游戏挣钱的不只是足坛巨星。2016年金球奖颁奖典礼上,在C罗、梅西和内马尔都婉拒主持方玩一局FIFA世纪大战的请求之后,被赶鸭子上架的巴西非著名球员维杰尔·里拉却一战成名:他竟然代表皇马队以6:1的比分狂胜了沙特冠军代表的巴萨队。

结果,27岁时,他就选择了退役专心致志的玩游戏:他在世界著名的视频网站上,开了一个点评FIFA游戏赛事的频道,现已聚集了50多万粉丝,结果,他得到了一家葡萄牙体育营销公司为期五年的大合同,挣到了远比他踢球时更多的钱。

游戏  /   C罗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