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挪威冰壶“花裤子队”吗?他们在北京迎来谢幕战

宫珂05-11 20:58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宫珂

如果你曾看过温哥华冬奥会的男子冰壶比赛,你或许会记得身着“奇装异服”的挪威队。当其他队员们都规规矩矩地穿着纯色运动服时,这支队伍却用几条印满挪威国旗色图案的长裤让众人眼前一亮。虽然挪威男队最终在决赛中输给了加拿大队,但他们却因为花裤子成为了当时的“网红”,国外甚至有好事网友在Facebook上专门为他们的裤子开了个公共主页,名字就叫做“挪威奥运冰壶队的裤子”。

Thomas+Ulsrud+Curling+Day+5+nDUkZaysNlJx.jpg

温哥华冬奥会九年后,挪威“花裤子队”在今年的世界杯总决赛迎来了队伍的生涯谢幕战。47岁的四垒兼队长乌尔斯鲁德将告别赛场,其他几位队中成员或许会选择执教,或许还会寻找新队友继续竞技生涯,但“乌尔斯鲁德队”的名称将不再会出现在国际赛场上,曾经是赛场上别样风景的挪威“花裤子”也即将封存入壶迷们的记忆中。

虽然因为花裤子走红,但乌尔斯鲁德队却是实打实的“实力派”,他们一直是国际男子冰壶赛场过去三个奥运周期不可忽视的重要角色。在组队12年的时间里,乌尔斯鲁德队参加了3届奥运会与8届世锦赛,不仅收获了温哥华冬奥会银牌,还在世锦赛斩获1金1银2铜。乌尔斯鲁德和他的另外三位队友从2007-08赛季开始搭档,12年间队伍的正式成员从未发生过更替,能够将一套阵容延续超过十年,这在冰壶界也并不多见。

6435026.jpg

乌尔斯鲁德队职业生涯唯一一次获得世界冠军则是2014年的北京世锦赛,巧合的是,队伍的谢幕战同样也在北京。职业生涯的巅峰与终点有趣地重合,乌尔斯鲁德坦言这样的经历十分特别。虽然乌尔斯鲁德队在本次世界杯总决赛中早已无缘小组出线,但小组赛末战他们还是品尝到了胜利的滋味,这对乌尔斯鲁德队来说也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来到这里之后我们进入状态有点慢,不过,谢幕战能以取胜作结,对我们来说都是美好记忆。”

借着“花裤子”的影响力再加上北京世锦赛的一举夺冠的推动,乌尔斯鲁德队在中国也拥有不少忠实粉丝。队伍的每场比赛,都有壶迷在场边挂起挪威国旗和横幅,有一位壶迷甚至穿上了队伍的同款花裤子。从外地特地赶来观赛的小韩和乌冬都是从温哥华冬奥会前后就开始关注“裤子”(壶迷对乌尔斯鲁德队的昵称),并且还现场见证了他们在北京加冕世锦赛的一幕。对于队伍的告别,小韩和乌冬都早有心理预期,但追随冰壶已久的他们来说,目送自己熟悉一代人的离去却也让他们心里空落落。

CWC-Beijing-0391.jpg

在被问及最初为何被乌尔斯鲁德队吸引时,小韩和乌冬却给出了除了“花裤子”之外的另外答案——“他们在场上总是打得很开心,但却不会畏惧任何强大的对手”。而场下兄弟情和场上的竞争也是乌尔斯鲁德在退役时最舍不得的事情。“我会想念我的兄弟们,我们这些打冰壶的家伙一起打了很多年的比赛,彼此间都是很好的朋友。”在说到“兄弟”时,乌尔斯鲁德抬眼看了一眼场内,“我也会想念上场比赛的日子,我特别喜欢那些竞争激烈的比赛。”在队伍官方Facebook主页发布的“退役通告”中,乌尔斯鲁德还曾别出心裁地“点名”了包括加拿大马丁队、瑞典埃丁队在内的五支队伍,感谢他们“把9枚潜在的金牌变成美丽的银牌”,他与这些“亦敌亦友”的兄弟们的感情,也都写在了他特有的幽默里。

最后一战过后,乌尔斯鲁德队与他们的花裤子即将成为历史,但乌尔斯鲁德却并不认为自己会离开冰壶,他也期待着能在2022年再次回到与自己颇有渊源的北京,以另一种方式参与到自己热爱的运动中。“希望那时我会因为冰壶再回到这里,角色我还不太确定,或许教练或许是解说员,就让我们一同期待吧!”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