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身背国际通缉令 禁食14小时打西决的男人

孔德昕05-21 05:20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孔德昕

对于很多NBA球员来说,能站上西决舞台是他们究其一生的梦想。而截至目前,埃内什·坎特在今年的西决赛场上打了56分钟,得到21分26篮板,其中两场是以首发身份出战的。

但西决,远不是坎特眼下的主战场。

6d8af970-3b77-4529-abc9-08fdd844e60a.jpg

早在今年2月被换到波特兰的时候,坎特首先要做的事情是和当地的FBI探员安排一次会面。他要告诉探员们,自己身上正背着红色通缉令——1种最著名的国际通报,是应特定国家中心局的申请,针对需要逮捕并引渡的在逃犯作出的一种通报。

想要通缉坎特的是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坎特口中他就是一位恐怖的独裁者。坎特告诉那些探员,埃尔多安只希望看到自己有两个下场,死亡或者被捕。所以在除了美国之外的地方,坎特的安全都无法得到保障。而即便在美国,他也一直身陷死亡威胁当中。

这些威胁大多数来源于社交媒体,所以在很多人看来,这位土耳其中锋未免过于大惊小怪。这也是令坎特最愤怒的地方,他总是会被问到同一个问题,“你真的相信那些威胁吗?”他的回答也总是一样:“我不得不信。换成是你,你真的能不当回事?”

i.jpg

坎特并不是在意社交媒体上的流言蜚语,否则他早就会被铺天盖地质疑自己防守的谩骂搞疯了。他明白这种威胁和一般的咒骂是两回事,“你永远体会不到这种感觉。万一我不当回事的人真的就是一匹独狼(一种恐怖分子),或者是能干出什么的疯子呢?

一般人确实理解不了坎特的心情,要知道他已经四年没能和自己的父母以及妹妹通话了。他提到自己会在母亲节给妈妈发去短信,但妈妈几乎没可能看到这条消息。“所有的痛苦埋藏在内心,但你的脸上始终要挂着笑容。”坎特说。

早在今年1月,坎特还效力于纽约尼克斯,当时球队要前往英国伦敦打一场海外赛,坎特最终决定不出席那场比赛。“首先,我想去伦敦,我很难过,因为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海外的行动让我害怕自己失去生命。我觉得自己只有待在美国才是安全的。”

3352cc62-b6d0-4bfc-b8f8-cb2db2486cd0.jpg

在和那些FBI探员聊到最后的时候,对方不再问出“你觉得那些威胁是真的吗”之类的问题,而是给坎特的床边安装了一个设备。“如果你觉得发生了任何令你不舒服的事情,按这个按钮就好。如果你听到了一些不好的东西或者感觉受到了威胁,也按这个按钮,我们的人会在几分钟内赶过来。”FBI告诉他。

所以这就是坎特每晚的状态,他的手边就放着一个报警按钮,随时准备面对未知的威胁。这听上去只有电影中才会出现的情节,却在坎特身上实实在在地发生着。

他在开拓者的队友们不知道有报警按钮那回事,他们很少听到坎特会抱怨自己的处境。“他几乎不怎么说那些,他不想让这种事情太惹眼。我听说他遭遇的事情不怎么好,我认为他处理这些的方式简直不可思议。他尽一切努力为自己的国家而战。”坎特在队内最好的朋友之一莱曼说道。

i (1).jpg

但也有人非常明白坎特在面对什么。俄勒冈州的参议员,曾经的篮球运动员罗伊·怀登在坎特加盟开拓者之后就和他成了好朋友,他非常欣赏土耳其中锋的勇气。“埃内什所做的事情很重要,他的态度是,‘我是一名运动员,我能看到很多东西,我有为自由发声、为人权发声的权利。我有的是家乡众多受苦百姓所没有的话语权。’”怀登说道。

想象一下,埃内什每晚躺在床上的时候都会想到,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力的领导人之一希望自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埃尔多安想让埃内什消失。”怀登强调。

死亡威胁还不是坎特在西决期间要面临的唯一麻烦,他所要对抗的还有饥饿,因为他是一个虔诚的穆斯林,而眼下正值斋月。

对于坎特而言,平常的一天从凌晨三点开始,他要赶在日出前尽可能多地吃下一些食物,然后接着睡过去。从太阳升起到日落之前,他就不能再吃任何东西,甚至也不能喝水了。

NBA-Enes-Kanter.jpg

如果这一天的比赛时间是下午5点,那么他在披挂上阵前就已经足足14个小时不吃不喝了。和掘金的西部半决赛中,坎特在丹佛高原的4场比赛里场均出战超过30分钟,而他从未打破自己的斋戒。

“每个暂停的时候,都会有人给我递水,我就要一直重复,‘不用了,我很好。不用了,谢谢。’”坎特说,“他们肯定在想,这家伙有什么毛病?”

在奥克兰打完西决首战后,坎特看了看表,晚上8点18分了,距离日落还有10分钟。他开始给自己准备一顿大餐——三文鱼片,成堆的披萨,一桶水和佳得乐——然后在返回旅馆的大巴上把一切都塞进肚子里。而到了旅馆之后,他还会再叫客房服务,来一顿和刚才差不多分量的夜宵。

和掘金那轮系列赛,有一场比赛是日落后才开打,于是在跳球前坎特一口气往肚子里填了6个三明治。“我的队友们当时跟我打赌,他们说我肯定会在场上吐出来。”坎特笑着说道。

NYP76TTVBII6TJ57ZCSDXBHOGE.jpg

和每天24小时的死亡威胁相比,和整个白天的断水断食相比,西决算什么?带着一个受伤的肩膀打球又算什么呢?这位波特兰中锋所承受的东西比我们想象得更多,他的坚强最后都转化成了笑脸。

“我依然不会闭嘴。”坎特又笑了,“我知道我的妈妈、爸爸和妹妹都在土耳其,但如果我闭嘴的话,谁为狱中成千上万的无辜民众发声?那么多人正在被折磨和杀害,我必须说出来。我不是一名记者或者政客,所以这里就是我发声的平台。”

“篮球是我的避风港。我不能把这些问题带到赛场上。但一旦我离开了球场,真正的战斗就开始了。”坎特说道。

坎特  /   开拓者  /   NBA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