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尼·帕克宣布退役的那一天,莱昂纳德没能夺冠

段旭06-14 15:28

体坛周报全媒体特约记者段旭报道

托尼·帕克宣布退役那天,卡瓦伊·莱昂纳德差点赢得自己第二个NBA总冠军。

对圣安东尼奥马刺队及其球迷而言,这是一个苦涩而滑稽的表达。两张马刺曾经的脸面,在同一天里做着两件职业球员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而这两个人当下的身份却又都和马刺无关,这让马刺情何以堪。

帕克没等到全联盟的休赛期彻底到来,就在接受圈内著名记者马克·斯皮尔斯的专访时宣布了退役决定。帕克说,很多因素把他推向这个决定,但——“归根到底,我心想,如果我不能再做托尼·帕克、不能再为冠军而战,我就不想再打篮球了。”

头图.jpg

而莱昂纳德正在做的,恰恰是帕克言语中最想做的事情:在NBA最大的舞台上,痛快地做自己,尽情为冠军而战。

这天是NBA总决赛第五场的比赛日,莱昂纳德所在的多伦多猛龙赢球即可夺冠。第四节,莱昂纳德一度在不足两分钟的时间里连拿10分,横刀立马,豪气干云,奥布莱恩杯几乎被他揽入怀中,最后是金州勇士“水花兄弟”双枪齐出,猛龙才以105比106惜败。输归输,莱昂纳德身上的王者气度已然遮挡不住,表现征服人心。

一个正当意气风发时,一个则在盖棺论定处,你猜马刺国度里的人更牵挂哪一头?

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托尼·帕克是马刺队中最格格不入的一个。

早在2003年5月,帕克就被美国《人物》杂志列入全世界长得最好看的50个人(50 Most Beautiful People)名单;2005到2007年,他跟“绝望主妇”伊娃·朗格利亚约会并结婚,几乎每周都能上娱乐杂志《Us Weekly》。

马刺的球队气质,是由圣安东尼奥的市场规模、球队高层和教练组的管理风格、头牌球星的人格魅力等多方面共同决定的。圣安东尼奥是个小市场,这里不出产真正的大明星,即便是大卫·罗宾逊、蒂姆·邓肯、马努·吉诺比利这样的伟大球员,也没有真正世俗意义上的明星范儿。

简单来讲,帕克在马刺队那十几年,马刺整体的球队气质集中表现在邓肯身上。邓肯沉默低调、含蓄内敛、深藏自我、拥抱队友,对外甚至有点与世无争,于是马刺整体表现出来的基本也是这个样子。

maxresdefault.jpg

唯独帕克不同。虽然帕克也并不张扬,但他的外形条件和待人处事的方式很有美式明星范儿,而且重点是,他享受这个,他愿意自己成为明星。他有队友曾这么说:马刺队中没人在乎知名度、曝光率这些东西,“除了托尼”。

卡瓦伊·莱昂纳德正相反。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被认为是天生的马刺人,被认为血管里流淌的就是马刺银灰色的血液。

2017年,在孟菲斯灰熊队担任主帅的大卫·菲茨戴尔曾这样描述莱昂纳德:“我要去查查规则手册,看看机器人允不允许在NBA打球。我想他血管里流的是防冻液之类的。”圣安东尼奥当地跟队记者杰夫·麦克唐纳也套用文斯·卡特的绰号“半人半神”(Half Man, Half Amazing),给莱昂纳德安了个名号叫“Half Machine, Half Amazing”——半神半机器。

这是怎样一个角色?这活脱脱就是蒂姆·邓肯2.0啊。除了邓肯本尊,再没有比莱昂纳德更邓肯、更马刺的人了。

直到后来,情况发生了变化,莱昂纳德与马刺队之间发生分歧,他不想再为马刺打球,不想再为圣安东尼奥征战,我们才发现——或者说,才有机会知道——原来他并不是邓肯2.0。

职业生涯大部分时间,邓肯虽然对外寡言少语,对内却从不吝于表达,而且相当幽默,呆萌又好笑,自己人不会感觉他难以捉摸。莱昂纳德则是真的不习惯与人交流,不分对内对外,即使是身旁的队友和队内工作人员也搞不清他究竟想要什么,因为他真的不说。

usa-today-7835175.0.jpg

“海军上将”大卫·罗宾逊透露,莱昂纳德为马刺效力前后七年,他跟莱昂纳德讲过几次话,而莱昂纳德一共就回过几个单词,“我一只手就数得过来”。大卫·罗宾逊说:“他是个很难懂的家伙,他是个很难阅读的人。”

不爱说话当然只是性格与众不同,并不意味着有什么错,但这显然增加了别人了解他的难度,拉远了他同身边人——包括队友——的距离。

莱昂纳德在马刺的最后一年,有个来自全美媒体的记者对莱昂纳德进行一对一专访。访问过程中,那位全美记者提及圣安东尼奥当地记者杰夫·麦克唐纳的一篇文章。全美记者开口:“我知道你跟杰夫说起过这个。”莱昂纳德反问:“谁是杰夫?”

杰夫就是上文提到称呼莱昂纳德“半神半机器”的那位。自从莱昂纳德2011年加盟马刺以来,杰夫一直是圣城当地报纸的跟队记者,几乎采访了莱昂纳德参加的每一场比赛,包括客场,以及数都数不清的球队训练。

一个多星期前,正率领猛龙队征战NBA总决赛的莱昂纳德,跟ESPN记者蒂姆·邦坦普斯谈到了在多伦多打球这一年的痛快。

莱昂纳德说:“显然,当你有很多战术是为你而叫的,当你能够活在自己儿时的梦里、能够一场球投20次篮,是要有意思得多。进攻是围绕着你来的,而不是上去只干一件事情。因为当你最早作为一名菜鸟进来,除非你是一个前10名的球员,你真的不会上场太多,或者让进攻围绕着你来。那样有点把你扔到一边,或者对我来说,就是把你装到一个箱子里。你必须自己想办法找乐子。正如我刚说的,小的时候,我不会想象自己在NBA只是装在一个箱子里。而一旦这样的时刻到来,我感觉你就有了更大的乐趣,你能够体验比赛,作为球员能够成长,支配球,看到包夹然后找到其他人。

“就是变得更好玩了。你能做的多多了。”

ap-raptors-media-day-basketball.jpg

这段长长的表述没有提到马刺半个字,但我们能够清晰地读出来,莱昂纳德很享受他这一年打球的方式,而且他感觉像这样爽爽地打球是此前在马刺做不到的。

而那个起初跟马刺有点格格不入的帕克呢?

他在圣安东尼奥打了17年球,从一个头脑发热的毛头小伙,变成了一个经验丰富的沉稳老将。随便换个队伍,他都可以打出更漂亮的个人数据,赢得更多的曝光,赚到更多的钞票,成为他希望成为的更耀眼的明星……而他没有。

他为马刺征战了17年,将近1200场常规赛外加226场季后赛,进了6次全明星,拿了4个总冠军。

17年间,帕克不断接受着格雷格·波波维奇的改造,也接受来自媒体和球迷的挑剔。年轻时他突破犀利,来去如风,却被嫌弃投篮太多,不够成熟无私,没有指挥官的气度;等到老了,他成为优秀的场上大脑,总能让球去往它该去的地方,却又被嫌弃拿不到更多的分数,不像少年时那般风驰电掣。

但他一直都在。

直至去年,帕克以自由球员身份与夏洛特黄蜂签约,离开了马刺。这主要是因为,他坚定地想要在NBA打够20个赛季,马刺很难确保他体面地做到这点,而黄蜂对他来说是个不错的去处。 

1541978745_ap18291070700737-small.jpg 

“我想打够20个赛季,我仍然认为我可以打,”帕克说,“我在黄蜂队打了一个不错的赛季,我也还健康。但与此同时,我现在找不到任何要打20个赛季的理由。”

帕克透露,他最近在圣安东尼奥跟邓肯和马努一块儿吃饭,就告诉老哥俩他打算退役了。“他们说,‘你确定吗?’我就说,‘是啊,我确定啊。’然后他们就说,‘如果你确定,伙计,我太为你高兴了,我真为你高兴。我们有过一段伟大的旅程,(现在)等不及要在网球场上打败你了,还可以有更多时间在一起了。’”

你瞧啊,帕克去夏洛特打了一年球,到他宣布退役,新闻标题上写的依然是“前马刺球员”。

故事的最后,曾经非常不像马刺人的托尼·帕克,成了马刺最毋庸置疑的自己人。曾经照着马刺人的模板铸造而生的卡瓦伊·莱昂纳德,成了马刺队史上最扎心的“别人”。

像他这么努力的人,终将得到他想要的。莱昂纳德终将成为他想要成为的人,不需要用马刺的方式。

tony-parker.jpg

什么是马刺的方式?

马克·斯皮尔斯问帕克:“人们可以从马刺王朝身上学到什么?”帕克答:“我们没有(强大的)自我,我们不让钱影响到我们的王朝。”

俱往矣。帕克在马刺一辈子的精髓,留给他人往后再去体会吧。

帕克宣布退役的那一天,莱昂纳德没拿到总冠军。

帕克  /   马刺  /   莱昂纳德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