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亚洲杯研讨会举行 助推中国足球事业全面提升

蒋娴06-16 13:33 体坛+原创

亚足联近日确认中国获得2023年亚洲杯举办权,这是继2004年之后中国再次举办亚洲杯。举办亚洲杯对于中国足球意味着什么,又能留下什么,我们需要一届怎样的亚洲杯?6月12日,以“中国足球新期待、新启航”为主题,由人民网人民体育、新华网体育联合主办的2023年亚洲杯足球赛研讨会在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厦成功召开。

微信图片_20190615232457.jpg

(与会领导和嘉宾现场合影)

人民日报体育部主任薛原,人民网体育部主任、人民体育董事长朱凯,新华网体育频道常务总编辑王恒,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节目部主任、著名足球评论员张斌,原中国男足国家队球员邵佳一,北京八喜联合竞技足球俱乐部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郭维维,体育产业研究专家、关键之道公司创始人张庆,世界杯、奥运会等体育场馆建设专家常雅飞,懒熊体育创始人韩牧,赢德体育总裁许绍连,人民网人民体育·人民足球总监彭元等领导和嘉宾以及数十位媒体代表出席了会议。研讨会由新华社高级记者、北京市足协新闻委员会主任汪涌主持。

汇聚媒体力量、汇聚行业力量 助力2023年亚洲杯

朱凯开场致辞时表示,中国获得2023年亚洲杯主办权,是中国的一件喜事,也是一个大事。人民网人民体育作为研讨会联合主办方之一,召集业内业大咖共聚一堂,希望大家从竞技层次、媒体层面、文化层面、产业层面等,展开一次深入的探讨,建箴言、献良策,集思广益,汇聚媒体的力量、汇聚行业的力量,为2023年亚洲杯的成功举办,为中国足球的改革发展大局谋新篇、建新功。

王恒致辞时从媒体的角度阐述了亚洲杯带来的挑战和机遇,他认为挑战有三个:一是2022冬奥会之后,媒体的整体状态如何;二是体育报道的海外传播,如何让世界更细致地了解中国的发展现状,三是新的传播形态,尤其是技术层面上。同时要抓住三大机遇:如何展现中国足球的全貌,如何提高中国足球人口,三是传媒业如何抓住机遇培育好足球报道人才。

微信图片_20190615233000.jpg

(人民日报体育部主任薛原)

薛原从自己的感受出发谈了对亚洲杯的看法,他表示,中国在2004年曾举办过亚洲,国足在决赛中1-3不敌日本屈居亚军,现在回头看,那是中国足球曾经的高光时刻。以那一届亚洲杯为高点,中国足球走出一个L型的轨迹,现在还在L型的底部做一个艰难的攀升。他认为,举办2023年亚洲杯,对于中国足球来说有三大作用:一是筑底或者筑基,目标有了要做好青训;二是培土,从社会层面营造一个更好的足球氛围;三是搭梯,办好亚洲杯是中国足球往更好层面发展的一次热身和演练机会。

新华社体育部副主任周杰因故不能前来,特意写了发言稿,由汪涌代为宣读。他表示,作为举办国,作为举办城市,我们能否赋予亚洲杯更多新的内容或借助亚洲杯对我们的城市、人文、足球文化等进行有效推广。对于举办城市如何做好推广,他建议,一是找准城市特点和赛事结合点,在结合点上发力;二是动员更多的当地民众参与组织工作,使赛事变成这座城市的赛事,而不仅仅是组委会的;三是将已有的赛事城市巧妙地融入举办城市元素,使赛事打上举办城市的烙印,借助赛事讲述城市故事,讲好中国故事。

随后进入热点讨论环节,与会嘉宾和媒体代表从各自专业角度出发,对国家队竞技层面如何备战、亚洲杯遗产和如何助推中国足球产业发展等议题进行深入探讨。

苦修内功巧借外力 国足在2023亚洲杯将有一番作为

6月7日晚,中国男足在广州举行的一场热身赛中以2-0击败菲律宾队,中国首位归化国脚李可在此役首发登场,引发舆论热议。作为老国脚,中国足协国管部训练总监邵佳一表示,引进归化球员是大势所趋,除了巴西队,足球强国几乎每个国家队都有归化球员,之前葡萄牙队的德科、佩佩都是从巴西归化来的。他还援引上海上港主帅佩雷拉的话说,葡萄牙曾经担心归化球员会阻碍青少年足球的发展,但是出人意料的是,正是归化球员的出现,助力了成绩的提升,吸引了更多小孩走上足球场。

微信图片_20190615232540.jpg

(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节目部主任、著名足球评论员张斌)

此外,邵佳一表示,相对归化球员,中国球员海外留洋更是必须的,不能闭门造车自己玩自己的,武磊加盟西班牙人是很好的榜样,在未来希望能有更多的球员到欧洲高水平联赛去踢球。他说,归化和留洋不是短期目标,应该一直持续下去。

搜狐体育总监张艺表示,归化是一条捷径,但不能所有位置都靠归化球员。要想提高国足成绩,一是做好内功,二是借助外力。内功方面首先要把联赛做好,2023年的亚洲杯也没几年了,要把整个联赛的竞争氛围搞起来,让国内球员有更好的竞争环境。中国球员通过留洋能更好地提高自己,除了去五大联赛,荷甲甚至是比甲都可以,如果有五六名球员在欧洲效力,国家队在关键位置有了储备,成绩一定能得到提高。

许绍连表示,归化可以做,但不能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归化上。近些年国内联赛除了花高薪请外援,还请了大量外籍教练,中国本土教练几乎没有生存的土壤,本土教练带队能力可能确实存在不如外籍大牌教练的情况。但这里面有一个此消彼长的问题,如果永远不用本土教练,中国就永远不可能有优秀的教练。同样的道理,国家队前锋的临门一脚之所以总是被诟病,因为中超俱乐部的前锋位置几乎清一水的被外籍前锋所占据,本土前锋得不到锻炼的机会,自然难以提高。中国要想从根本上提高足球水平,还是要踏踏实实把自己的事做好,不能头脑发热。

再次举办亚洲杯 需要多一点有生命力的专业足球场

目前国内专业的足球场不是很多,比较有名的有上海申花的虹口足球场和天津的团泊足球场。那么,再次获得举办亚洲杯的机会,会给我们带来更多一点有旺盛生命力的专业足球场吗?

微信图片_20190615232551.jpg

(人民网体育部主任、人民体育董事长朱凯)

张庆斩钉截铁的表示,肯定需要,毋庸置疑。此外,他从新功能、新模式、新技术三方面进行了分享。张庆表示,首先,新球场要在草皮质量、通风系统,配套设施为球员、球队提供更好的服务,此外在交通接驳、无障碍设施等方面下功夫,满足球迷的需求。此外,新球场在规划、设计、建造和运营等方面,相对一体化,最好能提出一个标准,就像马拉松的金、银标那样。第三,要把5G,物联网等技术应用到新球场的建设之中,打造五星级智慧场馆,让球迷更好地享受比赛。

张庆认为,作为中国首都的北京,需要拥有一流的专业足球场,不仅仅承担亚洲杯的比赛任务,更能成为这座城市标志性建筑,满足人民群众日益提升的足球消费需求。如果能够将深受北京球迷喜爱、历史悠久的北京工人体育场,翻建成一座符合现代足球需求、满足北京这座国际大都市需求的专业足球场,必将使这座有着“双奥城”美誉的国际体育中心城市更有魅力。遗憾的是至今北京没有一座专业足球场。这也使得本届亚洲杯的许多重要比赛可能与北京无缘。

邵佳一表示,专业足球场不仅给球员,也能给球迷带来归属感,这是多功能体育场很难达到的,“对于球迷来说,专业足球场,就是我们的家,是足球文化传承的载体。”作为北京培养的球员,邵佳一说,北京有中国最好的足球氛围,希望借助2023年亚洲杯的机会,北京也能拥有一座专业足球场。邵佳一还从营收和球迷增长角度分享了一组数据,拜仁慕尼黑安联球场是2006年世界杯场馆,当时投入费用是3.5亿欧元,每年比赛日的收入超过1亿欧元,远超其他俱乐部的3000万欧元的营收。此外,得益于德国世界杯。沙尔克04的球场之前1万多人,现在是6万,球迷一下子增长了近5万。

微信图片_20190615232604.jpg

(中国足协国管部训练总监、前国脚邵佳一)

常雅飞表示,专业足球场的建设,可以带动周边街区的商业价值,为城市经济注入新的动能,更好地推广城市。他说,伦敦有14座专业足球场,从这个角度作为国际体育中心城市,北京需要不只一座专业足球场。他认为,像北京这样一个大城市,超过2000万人口,来自于四面八方,所有人都需要有精神意义上的制高点,或者需要一个场所,一座12人的家园,一个圣殿,把所有人团结在一起。一座有生命力的体育场能够扮演这样的角色。

亚洲杯如何推动中国足球产业再提升?

在“对足球产业提升”的环节,张斌表示,中国承办2023年亚洲杯绝对不仅是一项赛事的获得而已,还应该看成是中国足球发展的一个契机,对中国足球事业和生活发展都带来提升,这也是产业提升的基础。“我们总提是中国的亚洲杯,但这个比赛真正附载是在具体举办的城市上。” 他认为,2023年亚洲杯要充分体现城市的欲望、城市的价值和城市在一个国家足球发展当中的重要地位。

微信图片_20190615232618.jpg

(与会嘉宾深入讨论认真思考)

作为足球从业者,北京八喜联合竞技足球俱乐部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郭维维很有发言权,他认为,现在中国足球还谈不上产业,中国足球应以亚洲杯为契机,向先进国家学习,确立自己的愿景和理念,包括最基本的阵型和打法和青训体系的建立。把这些最基本的东西做好,再谈足球产业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韩牧表示,足球产业发展还需要更多人才(进来)。一个行业要发展必须足够开放,不能自我封闭,对于体育行业来说,举办大赛是一个好的时机,能吸引很多优秀的跨界人才进来。北京商报主编张彬楠表示,据他观察,一些大的品牌、大的企业正在不断加码体育产业,依附于大品牌周边的供应商和服务商,包括很多小企业正在通过体育产业释放的红利不断成长,这是特别好的现象。但总体来看,体育或者足球行业的发展模式比较单一,未来怎么突破,还需要大家共同努力。

亚洲杯  /   邵佳一  /   郭维维  /   国足  /   人民日报  /   新华社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