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前彭诗梦亲笔总结:一段唏嘘不已的女足往事

严益唯06-18 14:46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评论员 严益唯

女足国门彭诗梦一战成名,但是百度百科对于她的介绍非常粗略,她来自哪里?她如何成长?都没有涉及。

幸运的是,2013年3月14日,体坛周报关于江苏盐城市日月星体育文化发展公司维权的调查报道《谁动了我的球队》一文中,正巧选用了一段彭诗梦2010年参加江苏省运会后亲笔所写的总结。

微信图片_20190618143237.jpg

1560839925534015004.jpg

彭诗梦当年总结节选

这段总结,揭开了一段关于基层女足的往事。这段往事,不仅交代了彭诗梦是如何走上足球道路的,其中更是诉说着基层民办足球俱乐部生存之艰辛,至今仍然让人唏嘘不已。

总结中提到的“市(施)场长”是指江苏省盐城市体育场的场长施某某。一个体育场的场长,为何对彭诗梦这些参加省运会的盐城市女足队员有如此大的影响力呢?

原来,当时彭诗梦她们这支球队,正在经历一场人祸。

1991年曾在湖北足球之乡——安陆足球体校受训,后多次代表湖北参加多项全国赛事的足球队球员黄兰红退役后,回到盐城市想为家乡培养一些足球人才输送到省队。正是他将彭诗梦选入足球队接受训练,但是他也因为搞足球遭遇着人生的厄运。

2006年,为了缓解市体育场财政拨款的不足,施场长与黄兰红合作,成立了“江苏省足球后备人才培养训练基地”的项目。依托这个项目,黄兰红掏出个人积蓄投资成立了日月星足球俱乐部。省体育局每年价值2、30万元的经费和器械,全部归体育场,黄兰红当时并不知道有这笔拨款。后来盐城市体育场依托黄兰红的三支梯队,六支男女足球队,得到全国校园足球第一批专项资金的扶持,日月星俱乐部也从来没有从中拿到一分钱。但是,为了孩子们的未来,家长们的重托,社会的责任感和自己的足球梦想,黄兰红和他的团队一直忍辱负重。

2006年3月,盐城市足协与日月星签订了两年的合作协议。黄兰红倾其所有开始组建球队,他打了1400多个电话,跟700多位家长见面,到过400多个家庭进行家访,苦口婆心地劝说家长们将孩子送到日月星接受足球培训。彭诗梦就是这时被黄兰红从学校选入日月星俱乐部的。

1560839831739091050.jpg

前排右7:彭诗梦 左1:黄兰红

“盐城新日月小学的校领导带我走进了彭诗梦所在的班级,我事先与校领导沟通好,到了班级先请校领导介绍我们是来找足球苗子的。有时候我们只是告诉学生们我们是来找体育苗子,但是那次我特意关照老师,明确告诉孩子们是来找足球苗子,我想看看孩子们的真实反应。结果,在彭诗梦她们班级,我一眼就看到了彭诗梦。因为,一堆孩子,只有她听到踢足球,眼睛都发亮了。” 2006年他第一次看到彭诗梦的场景多年后仍然记忆犹新。

当初正是为省队输送球员的梦想支撑着黄兰红的足球梦。在日月星的运动员手册上写着:走出盐城,为国争光。黄兰红在球队中又当爹又当妈,他常常对孩子们说:“等有一天,教练能够在家中端着茶看你们身披国家队战袍,奔驰在绿茵场上为国争光,教练就心满意足了。”彭诗梦就是圆他这个梦的队员之一。

彭诗梦这批队员,成了日月星第一批女足球队。从2006年开始在日月星训练,一直到2009年收到省体育局的公函上调到江苏省女足集训队,彭诗梦在盐城日月星俱乐部完成了最初的三年足球训练。后来,彭诗梦在日月星的其它五名女足队友先后也接到了省集训公函。2009年彭诗梦虽然到了省队,但是只要日月星有重大比赛,她都回回来参加,日月星女足拿过不少成绩,直到2010年的省运会结束。

日月星足球在以施场长为代表的行政力量的扶持下,发展飞快,成立之初的五年,建立了完备的男女足球梯队,日月星体育文化发展公司曾经是江苏省唯一还在正常运转的民营足球俱乐部性质的公司。

但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以施场长为首的体育场方面两年后不再与黄兰红续约,日月星的发展一下子失去了保障。

1560839756773036294.jpg

后排右4:彭诗梦 后排左1:黄兰红

不愿意放弃的黄兰红不顾前妻的反对,继续将全部的精力和财力投在日月星,妻子离婚也叫不醒他的足球梦。但是,他万万没想到,2010年的省运会结束后盐城市足协以合同超期为由,要求日月星一周之内撤离市体育场。不仅如此,当初依托市足协的背书,依靠施场长手中的行政权力,黄兰红亲手组建的日月星俱乐部也被强行解散,家长们接到了体育场的电话,让他们不要再跟日月星训练了。

其实,2008年双方没有再续约,就已经给日月星这家基层足球俱乐部的生存蒙上了阴影。在行政权力面前处于弱势,又没有合同保障,只是靠着梦想支撑着的黄兰红,到了2010年省运会,他对球队亲手建立起来的球队事实上已经失去了控制,施场长一方成为球队的主宰。这才出现了彭诗梦省运会总结中,提到的施场长取代黄兰红掌控全队的情况。

对于日月星与盐城市体育场之间的这段纠纷,2013年《盐城晚报》重点报道部首席记者姚梦曾经对记者说:“盐城的校园足球的确发展很好,但是他们放弃黄兰红,说白了就是过河拆桥。”

直到2013年,黄兰红一直在向有关部门维权,但是都不了了之,后来他离开了伤心地自己的家乡盐城,从事各种生意,但是心却仍然牵挂着足球,彭诗梦这些孩子,是他对于足球所存的美好记忆。除了彭诗梦,还有几位黄兰红培养的男、女足队员,现在也在国内各级联赛征战。

2017年,在这场纠纷中留下诸多的遗留问题,一直没有给黄兰红一个说法的盐城市体育局某负责人在反腐中落马。但是,那个曾经培养了彭诗梦,立志要为省队输送人才,培养明日之星的日月星足球俱乐部却湮灭在岁月的无情里。

彭诗梦  /   女足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