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景】上海男人攻陷全州记:干他们!就要痛快复仇!

王晓瑞06-27 09:30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王晓瑞韩国全州报道

2001年8月31日十强赛,中国队客场2比0击败阿曼,《体坛周报》次日头版大标题:“上海男人攻陷马斯喀特”。18年后,又一群来自上海的男人,在另一块亚洲足球地盘,为中国足球成就了另一幕“攻城记”——不是马斯喀特,而是攻陷全州!

TTTTT.jpg

从比赛开始,伊朗人法加尼就在不停地吹哨,但他始终吝惜那口袋中的红黄牌。终于,加时赛下半场,在第四官员举起补时显示屏后,他有了行使出牌的权力。场上,文宣民延左翼边线带球,李圣龙迅速将其放倒,前者情绪马上失控起来,起身就是一记报复动作。红牌!法加尼没有片刻犹豫,直接跑向文宣民将他罚下,可这并没有阻止两队的大规模冲突。“我在底下看到这一幕,就感觉今天一定能赢,他们太着急了,情绪已经收不住了。”替补席上,有人还在担心事态不要扩大,但分明有了胜利的预感。“法加尼吹比赛,这应该是中国球队第一次赢球?今天我们做到了!”一年半以前在常州,在U23亚锦赛上受尽这个伊朗人“欺负”的胡靖航,这次终于露出笑容。

赢了法加尼不是目的,淘汰全北才是最爽的事情。点球大战,当李同国第一个上前却罚失时,金相植都懵了。在这个熟悉的地方,他和李同国曾一起经历7年前那个1比5的夜晚,加时赛最后五分钟,他给了这名40岁老将上场机会,结果在自认最为靠谱的点球环节失了算。赛后,金相植哑口无言,“我有很多话想说,但我不知道该怎样去说。看起来比赛中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却是真实般出现了。”很快,他草草结束了赛后发布会。做球员输了一次,做教练又输一次,且都在主场,他丢不起这个人。

奥斯卡罚入最后一粒点球时,上港全队“飞”了起来,一窝蜂奔向球门后的客队球迷看台。那里只有不到200名铁粉,却是这一夜最幸福的看客。那边厢,佩雷拉在替补席上泪流满面,这是幸福的泪水。佩雷拉在发布会上说,“这场比赛的意义,是难以用语言来描述,总之是一场精神的胜利。”而在众多记者面前,他老实地承认自己流了眼泪。“我在那一瞬间想到很多,我的家人、没有能够来到现场的朋友……”他自称属于性情中人,却直言“不是一个经常会哭的人”,“当情绪到达一定状态的时候,我会放任自己的情绪喷发。我想说的是,这是开心的泪水。”

1414131.jpg

他的喜极而泣,被弟子们看在眼里,“外面是不知道。为了准备这一场,主教练费了多少心思,做了多少预案,感觉他这几天突然老了很多。”休息室里,佩雷拉收回已经夺眶而出的泪水,他说了好多次“感谢”。“胜利是属于所有队员的。我知道在三年前,大家曾在这里大比分输给全北,我也能够体会你们内心的复杂感受。但正因此,能够在全北主场闯入8强,是有多么不容易。感谢你们没有放弃,这是作为一个团队一起拼搏的胜利。”

这番话一出口,休息室里的气氛顿时更凝重了。贺惯等中方球员也掉下了眼泪,这位坚强的山东大汉,想要就此把三年前的委屈一扫而空。“赛前热身时,我看到他们把三年前的录像在大屏幕上放映,斗志马上更足了,也更有劲了。”一旁的张卫也说,看着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顿时就觉得必须踢得更狠才行,“足球就是这样,踢到最后就是比精神和比意志。我看到那些挑衅的海报和视频,就想着一定要拼尽全力!这次就要一场痛快的复仇!”

从休息室走出来,张卫的状态依然亢奋,他嘶喊道,“就要复仇!就要翻盘!上去就要干他们!”片刻后,可能意识到记者们都在面前,他稍微缓和一下几分情绪。“踢完这一场,我觉得真是太涨球了。这可能是我这些年踢得最累的一场比赛,到了最后,真是把所有能量都使出来了。”讲了几句,他突然反问记者,“李同国最后是在多少分钟上场的?”他压根想不起来“全北队何时用完最后一个换人名额”,“我就看着大家一直在硬扛着,心里面就在默念:加油!挺住!”

555555555555.jpg

顺着休息室的方向望去,俱乐部董事长张敏穿着一件紫色衬衫,非常显眼。他讲着流利的英文,正在和相熟的亚足联官员闲聊。期间,不时有人上前向他祝贺。佩雷拉赛后讲话时,他没有在场。“还是不用我向队员说什么了,一切交给主教练就好。这时候,胜利是属于他们的。”这是张敏的习惯,但他很认可队员们的精神。“踢到最后,就是意志的胜利,小伙子们真的很拼,你看全北最后也是累到抽筋不行……”比赛结束的一瞬,他为晋级8强欣慰且鼓掌,与现场每一名上港球迷无异。而在这夜,他又何止一次为这群上海男人竖起大拇指。

因为需要参加赛后发布会,浩克成为最后一个离开休息室的队员,这反而给予他一段独自享受拥护的时光。哪怕是对手,韩国球迷也把通道外围得水泄不通,只为和“绿巨人”有个合影。浩克告诉队友,他要好好体会这次胜利,要把喜讯第一时间分享给巴西好友们。他还说,希望可以和球队一路踢到多哈,踢到世俱杯。

“卡塔尔,那个地方是我一生的梦想。我相信未来两三年,一定能有机会再到那里。”聊到卡塔尔,颜骏凌突然想起,在多哈的一家上海菜馆,还有着他和上港队友当年驻足那里的合影。但显然,令其心驰神往的,绝不会是那几道中国菜——有世俱杯,当然也有世界杯。

深夜零时,只有不到80万人口的全州小城,很快便陷入寂静之中。贺惯说,“我想多睡一会儿,虽然今夜肯定会很兴奋,这可能就是足球的魅力吧。”窗外的高速公路上,不时一辆车接着一辆车飞驰而过。他看不到终点通往何处,但那车开到全州,终究只是一场路过。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王晓瑞

《体坛周报》国内足球记者,常年报道各级男足国字号。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