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道界限难获车手认可 国际汽联矫枉过正骑虎难下

茅为安06-29 14:31

体坛周报全媒体特约记者 茅为安

赛道界限,是近年来最令人厌烦的F1专业名词之一。虽然界限本身很清晰,一条白色的实线,规定四只车轮不能同时处在线外,但不像足、篮、排里,出界就是出界,赛车出界是否违规,取决于车手是否获得利益——让自己速度更快或者领先于竞争对手。

屏幕快照 2019-06-29 上午10.54.17.png

在大奖赛车手协会(GPDA)担任理事的哈斯车手格罗斯让表示,赛道界限的问题纯属作茧自缚。“那些赛道上到处都是沥青缓冲区,这是我们给自己挖的坑,然后变成了一场噩梦。我们在铃鹿没有问题,在摩纳哥没有问题,在加拿大也没问题。我一直说,保罗·里卡德是很棒的赛道,在赛道两边的白线外各安置两米的草地,它就是世界上最棒的赛道,但就因为沥青缓冲区那么大,任何人都会觉得可以直接冲过去。”

说来,承办奥地利大奖赛的红牛环,今年就在多处弯角的缓冲区延伸了混凝土缓冲区和可能损坏赛车的路肩。不过,这些修改早在加拿大和法国的争议发生前就已经完成。

国际汽联并非没有意识到问题所在,在已故赛事总监查理·怀汀的努力下,也致力于解决问题。2018赛季,奥斯汀的17号弯就增加有破坏性的路肩,来防止类似维斯塔潘那样的超车动作重演。

同时,关于聘请同一批赛会干事执法每场比赛的讨论,也进行了很多年。只是除了后勤上巨大的难度,维斯塔潘在奥地利时指出:“就像足球一样,如果一名裁判不喜欢你,而每场比赛都是他执法,那可不会好玩。”

所以,在没有完美措施的情况下,为了提高赛会干事判罚的统一性和透明性,国际汽联定下了“黑与白”的守则。于是,赛道界限的判罚,就像足球比赛中禁区内的手球一样。同时,怀汀也总是亲自给车手们指导意见,告诉他们哪些行为可能被接受、可能被判违规。

近期维特尔在蒙特利尔被罚,与2017年维斯塔潘在墨西哥冲出减速弯后挡在维特尔身前、去年荷兰车手在日本发车后冲出赛道回来时把莱库宁逼出界的情形如出一辙,而判罚结果也一致:罚时五秒。

然而,这样对错分明的规章出台后,反而使国际汽联招致了更多的不满,被批评规矩太多后束缚了车手,扼杀观众想看的精彩战斗。

“我们曾目睹过许多史诗般的战斗,(维特尔和里卡多)那样绝对属于可以接受的范围,”参加过59场大奖赛的前苏格兰F1车手迪瑞斯塔,作为《天空体育》专家解说评论道,“那是车迷想看的,他们希望车手们可以近距离交战。”

2016年世界冠军罗斯伯格认为需要一分为二地看待当前的问题。“在这种事件中,我们不想看到处罚。这正是我们想看的扣人心弦战斗。但是眼下这就是规则,我觉得很清楚的是塞巴斯蒂安没有给出足够的空间,所以他的重返赛道是不安全的。规则就是那样,处罚有理有据。”

曾经,维斯塔潘觉得自己是赛会干事们重点“关照”的对象,而在电动方程式观摩过赛会干事的工作后,他有了重新的认识。“大多数时候,问题是规则书本身。赛会干事对事件肯定有他们的观点,但是他们不能给出不同的处罚,因为规则就是那么规定的,他们只能给那样的处罚。”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茅为安

资深F1前方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