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奔斗:你还愿意花4个小时全程看一场5盘大战吗?

张奔斗06-30 20:44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张奔斗

2019温网的赛前发布会不乏亮点,有小威在大赞巴蒂之前坦承不知道对方已是世界第一,有纳达尔不愿多谈第二轮克耶高斯之约的“I don’t know Nick”,还有ATP球员工会主席德约在工会成员大面积辞职背景下被媒体连连追问后的长篇应答。

但最让我心中一动的,还是安迪·穆雷在回答有关他伤停时间里是否还看网球直播的一段话。

WX20190630-204155.png

穆雷承认,自己在年初手术后就几乎没再看过任何网球比赛:“当你参加赛事时,哪儿哪儿当然都有直播屏幕。但我可不会从一场比赛的第一分就坐下来看完整场5盘比赛的,因为那很可能会占去一天中的4个小时。我还有自己的事儿要忙呢,比如陪伴家人等等。”

作为球员的身份的穆雷,我们都欣赏他对于网球运动的热爱。但若是换作旁观者的身份,这已经不是穆雷第一次对于观赛表现出“嫌弃”之情了。

去年温网期间,穆雷受邀为BBC解说了一场纳达尔和德尔波特罗之间的焦点战。这场精彩的5盘大战打了4小时47分钟,穆雷甚至为此错过了一顿与人约好的晚餐。这次体验,也为穆雷提供了一个新鲜的视角,他赛后反思道:“作为球员,我爱极了五盘三胜制,你在训练中付出的任何努力都能够最终得到回报。虽然这的确是一场神奇的精彩比赛,但从作为观众坐在场边观赛的角度来说,那实在还是过长了。”

穆雷是否说出了不少人的心声?在本届温网即将开始时,不妨也扪心自问一下:我还愿意花费4个小时从头至尾全程欣赏一场5盘比赛吗?

960.jpg

划重点:全程。回溯我们近些年的观赛体验,你上一次全程看完一场五盘三胜制的比赛,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了?即便是热爱网球运动的资深粉丝,恐怕也不得不承认,他们的很多观赛经历其实也无法全程保持三四个小时的专注度——或是在电脑上同时开几个屏幕,几块场地之间跳来跳去地看;或是电视开着当成背景音,等到比赛打到胶着处再全神贯注地欣赏。

说到这里,你也就能够理解了,德约这两年曾经不止一次提议,将比赛长度进一步缩短,因为“千禧一代的年轻观众不再拥有那么长的注意力持续时间(attention span)。”担任多年电视直播评论员的前名宿施瑞弗也提议:“最好能给我一场紧张激烈的两个半小时的3盘比赛,和一场篮球直播的时长差不多。”

你同时也就能够理解,ATP这几年为了加速比赛节奏所做出的种种努力。比如发球之前的计时钟,比如探讨比赛前热身时间缩短的可能性,等等。

西方几个网球传统国家的球迷年龄已体现出高龄化趋势,而比赛时长不可控,一直是网球项目面对电视直播以及年轻观众的尴尬。一场五盘三胜制的男子比赛,可以打到四五个小时,太长;而如果真的缩短为三盘两胜制,一场一边倒的比赛很可能一小时就匆匆结束,又太短。

从ATP1000大师赛到奥运会再到戴维斯杯,越来越多曾经坚持五盘三胜制的赛事已经沦陷,改为采用三盘两胜。但大满贯男子赛事一直是五盘三胜最后的地盘,毕竟这可是百年传统,从1877年第一届温网开始就一直是这样。

然而,100多年的漫长时光,多少事情早已天翻地覆。从观众的注意力时长,到现代网球对于球员身体产生的压力和伤害,再到球拍科技和球员健康的防护措施,都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这其中有太多因素牵扯进来,而并不只是在五盘三胜和三盘两胜中二选一这么简单。

美国《网球》杂志名家史蒂夫·蒂格诺最近对大满贯男子比赛是否也应采用三盘两胜做出了深入思考,他提出了一连串的问题——三盘两胜就真的能减少球员伤病吗?年轻球迷真的无法承受五盘三胜制比赛吗?如果男子比赛不应被缩减为三盘两胜制,那么女子比赛是否也应采用五盘三胜制?

说回穆雷,这位多年的单打球星复出后参加双打的体验,同样给了他新的视角。他表示,在大满贯赛事中,一位球员同时参加单打、双打和混双三个项目确实太多了。但如果单打比赛时长能够得到控制,兼项的可能性就会增加;有更多的单打球星能够和愿意参加双打比赛,其实也是造福球迷。

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大满贯男子赛事五盘三胜的赛制很可能都不会改变,可能也不应该被改变。不过,再光荣和悠久的传统总有无法适应时代的一天。在本届温网即将开始的时候,不妨也思考——如何在保留五盘三胜的前提下,让观赛体验变得更加精彩而强烈?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张奔斗

《体坛周报》网球首席记者,ATP最佳媒体奖得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