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奔斗:纳达尔教克耶高斯做人 对方毫无学习欲望

张奔斗07-05 11:00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张奔斗发自温网

一场温布尔登男单第二轮比赛向我们展示了,纳达尔之所以成为纳达尔,而克耶高斯有可能永远都“只是”克耶高斯。

在这场纳达尔6比3、3比6、7比6和7比6胜出的比赛中,他展示了作为18次大满贯冠军的实力,以及万众期待的重压之下关键时刻祭出最佳发挥的钢铁神经;要知道,他可是在和克耶高斯之前的6次交手中输掉了全部5个抢七局,此次则在最后两盘拿下双抢七。

QQ浏览器截图20190705104119.png

但更重要的是,纳达尔展示了一位伟大球员的视野和胸怀——赛前,他根本不愿介入口水战,“对于这些来说我已经年纪太大了”,轻描淡写太极推手;比赛中,他对于擦网球会举手示意,而对手对于向纳达尔身体暴抽过来的球却毫无歉意;获胜后,即便对于一位对自己和家人曾经恶语相向的对手,纳达尔仍赞赏克耶高斯“具备成为大满贯冠军的潜力。”

细想之下,“具备成为大满贯冠军的潜力”这句赞赏,未尝不也正是对克耶高斯最好的讥讽。毕竟,没有什么比浪费天赋更令人痛惜的浪费,没有什么比暴殄天赋是人生最大的悲剧。

都说这场比赛是“纳达尔教克耶高斯做人”,但这也只能仅仅停留在竞技的层面。而在做人的层面上,克耶高斯绝非是一位好学生,因为他毫无学习的意愿。

毕竟,也只有克耶高斯的个性方式,才能够带给克耶高斯以巨大的乐趣。这个疯狂的澳洲人赛后倒是真诚承认,纳达尔最令他敬佩的,是每一分都严阵以待的比赛强度,而他则根本不可能拥有这种能力。“我玩得很开心呀!我知道自己的能力,但我的训练量不足,我也没有教练,我没有在健身房待上足够的时间。但我仍然可以和世界上最好的球员竞争,并且有机会获胜。”

这种“我没有足够努力就已经相当好了”的表态,是否也暗藏着克耶高斯的不安全感?毕竟,他曾经在一场开诚布公的专访中袒露心迹——“不够努力”本身,其实就正是他的保护伞;而如果他全情投入却最终仍无法获得巨大成功,那才是他心中最深层的恐惧。

QQ浏览器截图20190705104226.png

一个训练量不足并且也没有教练指导的球员,可以和纳达尔打出一场如此激烈精彩的比赛,这足以说明克耶高斯的天赋。但克耶高斯也恰恰最好地说明了,要想获得巨大成功,仅仅拥有天赋远远并不足够。看着克耶高斯在场上挥洒才华也发泄沮丧和愤怒,很多人都会不由得去想——不说他能够像纳达尔那样全力以赴吧,即便只是做到纳达尔的一半,他又能够获得怎样的成就?

然而,现实世界中是没有如果的。正如纳达尔在赛后回答这个问题时所说的那样,“如果,如果,如果……但如果是不存在的啊!”(If, if, if. Doesn’t exist.)

也许,克耶高斯和纳达尔最大的不同,是他们对于网球运动的情感吧!纳达尔分析克耶高斯道:“他是一位极具天赋的球员,但要想成功还需具备很多要素。最重要的,也许就是对这项运动的热爱;没有这份热爱,你很难获得重要的成就。”

克耶高斯有这种热爱吗?请听听他这场比赛后的回答吧!“归根结底,这也只是网球而已。这真的有那么重要吗?也许对于在这里的每个人都是如此,但对我来说并不那么重要。”摊手。

对克耶高斯来说,网球也许只是他寻开心并且还能赚钱的一份工作;而对于纳达尔来说,网球则是他的生命,是他的血液。

这是两人之间多么本质的不同。至于克耶高斯赛前一晚在酒吧玩到半夜、他的下手发球ACE得分、因为他认为纳达尔分与分之间耗时太长向主裁的多次抱怨以及赛后称主裁“糟透了”、纳达尔赛后的摇手指等等,都只是为这场比赛增添了劲爆的作料。而对于正手暴抽打向站在网前的纳达尔的那一球,克耶高斯承认他就是故意冲着纳达尔身体去的,但他认为毫无道歉的必要,“这家伙拿了多少个大满贯?他银行账户里有多少钱?他能承受抽向他胸口的球的。”

纳达尔和克耶高斯,他们的人生毫无共同点,也只有比赛,可以说是他们人生轨迹唯一的交叉点。而在这场较量之后,他们又会迈向不同的方向——纳达尔将在第3轮接受另一位强手特松加的挑战,克耶高斯当然还有混双项目,但他想的已经是,“我在巴哈马有房,我会在那里好好放松一阵。”

是的,一向用球拍说话的纳达尔,用一场激情四射酣畅淋漓的胜利,为自己发言。纳达尔教克耶高斯做人?很可惜,克耶高斯既缺乏学习的能力,更没有学习的欲望。“当你打完这样一场比赛之后,你会如何进一步提升自己?”面对这个提问,克耶高斯回答道:“没有什么。我甚至根本就不想踏上训练场。”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张奔斗

《体坛周报》网球首席记者,ATP最佳媒体奖得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