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约州长判200年 承认申奥贿选 波波夫布勃卡收钱

小中07-05 13:25

体坛传媒驻巴西记者 小中

7月4日,里约州前州长塞尔吉奥·卡布拉尔向法院承认,为了使里约热内卢能获得2016年夏季奥运会举办权,他在2009年向国际奥委会部分委员行贿200万美元以拉选票。目前,卡布拉尔因贿选和不当谋利等案件,被判处198.5年徒刑。此外,在巴西联邦司法当局的另外20个刑事案件和里约热内卢州的另外3个刑事案件中,加布拉尔也是被告,他最终的刑期会超过200年。

1562304021032037143.jpg

加布拉尔2016年11月就被捕。

向法官交待申奥贿选案,加布拉尔的目的是为了坦白从宽,争取给自己减刑。不过,在巴西刑法中,对告密揭发人和被告的证词,要求是不一样。告密揭发人必须要对自己的所说所言提供证据,而被告则不需要。因此,加布拉尔所讲的肯定有事实,但也不排除他为了减刑在有些事实上信口开河、血口喷人。被加布拉尔提到的巴西前总统卢拉、巴西奥委会和里约奥组委前主席努兹曼以及里约前市长爱德华多·帕埃斯就都否认了加布拉尔针对各自的说法。

花了200万美元 拉了9票 

据卡布拉尔说,前巴西奥委会主席卡洛斯·阿图尔·努兹曼让他找时任国际田联主席、塞内加尔人拉米·迪亚克,后者是整个贿选操作的中间人。

卡布拉尔说:“努兹曼跟(里约奥组委首席执行官)莱昂纳多·格瑞纳一起来了。他说:‘州长你看,我们获胜的机会非常大。我们的申办工作很漂亮,三级政府都参与其中。国际田联主席拉米·迪亚克可以搞定,他愿意(给里约)带来不应当的优势。’我们就跟他(迪亚克)联系了。他保证拉来五六票。他们要价150万美元。”

卡布拉尔说,后来,努兹曼和格瑞纳又找到他,多要了50万美元,以确保能拉到9票。他说:“我被格瑞纳和努兹曼叫到一边,他们说:‘我们遇到了一个问题。迪亚克说他拉到了更多的选票。我们能拉到八九票,他还需要50万美元。’我当时说:‘没问题,你可以跟他保证。’”

1562304071632040543.jpg

“亚瑟王”

“埋单”企业家出席奥运会开幕式

贿选的钱不是里约州政府出,而是由巴西企业家阿图尔·索亚雷斯·菲利奥先垫付。绰号“亚瑟王”,阿图尔·索亚雷斯的公司是里约州政府的主要服务提供商。

加布拉尔说:“我把他(阿图尔·索亚雷斯)叫到我家里,我跟他透露了需要钱来弄到这些选票的必要性。他说:‘没任何问题。这可以算到交际费上,没有任何问题。’那记到了我欠他的债务上。”

阿图尔·索亚雷斯为里约成功申办奥运会做出了贡献,但里约奥运会开幕式,他却没拿到门票。据加布拉尔说,当时他非常生气。

他说:“我打电话给阿图尔,问他:'你手上有门票,来看开幕式吧。'他说:‘我没有。’我问:‘这是怎么回事儿?’我又打电话给努兹曼,我说:‘努兹曼,阿图尔·索亚雷斯没票,给他几张票,这是对他表示友好。’”

波波夫和布勃卡都受贿

面对法官的讯问,卡布拉尔还说,当时,他询问了贿选投票的来源,努兹曼说是来自国际奥委会非洲委员和国际田联的代表。卡布拉尔还透露,作为国际奥委会或国际田联官员,俄罗斯游泳名将亚历山大·波波夫和乌克兰撑杆跳名将谢尔盖·布勃卡都收受了贿赂。

卡布拉尔说,波波夫和布勃卡拿了钱一事,是拉米·迪亚克、努兹曼和格瑞纳告诉他的。加布拉尔说:“他们向我保证,说乌克兰前运动员谢尔盖·布勃卡收了贿赂。另一个前运动员不是搞田径的,不过据他们说,俄罗斯游泳世界冠军亚历山大·波波夫也拿了钱。”

1562304096907090568.jpg

爱德华多·帕埃斯

里约前市长知道贿选一事但没参与操作

据加布拉尔说,时任巴西总统卢拉和时任里约热内卢市长爱德华多·帕埃斯知悉贿选一事,但他俩未参与贿选谈判和操作。

据加布拉尔说,帕埃斯是2009年8月知道贿选一事的。当时,加布拉尔和帕埃斯一起去柏林,跟拉米·迪亚克见了面,但没有谈贿选一事。在去柏林之前,帕埃斯不想去了,是加布拉尔非拉着他去不可。

加布拉尔:“他(帕埃斯)打电话给我,说他不去柏林了。我跟他说:‘我们不能不去,你来我这里,我跟你讲一件事。’他来了,我告诉他:‘小伙子,努兹曼刚才跟莱昂纳多·格瑞纳来过这里,我搞定了。阿图尔·索亚雷斯将给一笔钱,以确保一定数量的选票。你得去,盯着国际田联主席的脸,跟他寒暄一下。有什么事情比在你的第一个任期赢得奥运会主办权更重要吗?我们现在有这个保证。你害怕被击败吗?我也有过这种担心,但现在这种担心被驱跑了。’他什么都没参与,我没强迫他。我没跟他说:‘你看,你得帮助阿图尔在市政府那里拿到一个合同,你得给他一点不应当拿的好处。’没有这些东西。”

卢拉第一轮投票过后才知道贿选一事?

据加布拉尔透露,时任巴西总统是在2009年10月3日,国际奥委会投票当天、第一轮投票已经结束的情况下才知道了贿选一事。

2009年10月3日,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国际奥委会第121届全会投票表决2016年夏季奥运会主办城市。当时,里约热内卢跟马德里、芝加哥和东京一起竞争。投票共三轮,每轮票数最少的城市出局。第一轮投票,里约得了26票,芝加哥18票被淘汰。如果不是贿选买了9票,里约会只有17票,第一轮出局的应该是它。

加布拉尔说:“(第一轮投票结束,)芝加哥出局,我哭了,我开始感觉身体不适。卢拉觉得我很古怪。他当时跟我坐在一起,他很平静,喝着威士忌。他说:‘塞尔吉奥,我搞不懂你。我们只是赢了第一轮,下面还有两轮呢。’他还扭头跟(他夫人)马里萨说:‘我真搞不懂他,他太紧张了。’我说:‘总统先生,听我跟你讲。我最担心的是过不了这一轮。在这一轮,我有一个政治安排,是如此这样的。’我说的声音不低,他却假装没听见。他只是说:‘不错,挺好的。’”

第二轮出局的是东京,第三轮,里约以66票击败32票的马德里。加布拉尔解释说:“确保拿到那几张投票至为关键。之后,就是政治了。在第一阶段,也有政治,但政治的首字母是小写的p。在第二轮和第三轮,就得是大写的P了。”

1562304123426066842.jpeg

卢拉参与里约奥运会申办

奥运会闭幕不到三个月就被捕

里约奥运会是第31届夏季奥运会,于2016年8月5日至21日举行。同年9月7日于18日,里约残奥会举行。同年11月17日,里约奥运会闭幕还不到3个月,加布拉尔就因贿选案及其他犯罪嫌疑被捕。

2017年10月5日,努兹曼也被捕。因年过七旬、有病在身,当年10月19日,他获得保释。努兹曼被指控的罪行是,在里约奥运会筹办过程中,他收受好处,加入加布拉尔的犯罪集团,把奥运工程给了加布拉尔圈子的人。

在此案中受到指控的还有拉米·迪亚克、其子帕帕·马萨塔·迪亚克、莱昂纳多·格瑞纳以及阿图尔·索亚雷斯。是阿图尔·索亚雷斯把钱给的帕帕·马萨塔·迪亚克,这笔钱是阿图尔·索亚雷斯出的,不过在公司账目上却记为给州长加布拉尔的贿赂。

卢拉和前市长否认知情 努兹曼否认捞好处

由于卷入贪腐巨案,巴西前总统卢拉身陷囹圄。卢拉名下的卢拉学会就卢拉知悉里约奥运会申办贿选一事发表声明,说“前州长塞尔吉奥·加布拉尔提到前总统卢拉的名字,(说他知悉贿选一事,)是不符合事实的,是没有证据的。”

而里约前市长帕埃斯也为自己极力撇清。他说:“就像他(加布拉尔)所说的,我没有参与任何购买选票的事情,我也不知情。他所说的跟我的谈话,我没有过。据前州长所说,努兹曼只找了他来谈那件事。他(努兹曼)没有勇气跟我谈那件事。”

而努兹曼的律师若昂·弗朗西斯科·内托则说,他的顾客是清白的,“他在巴西体育运动中的整个历史,他为赢得那届奥运会所做的努力,不是通过购买选票取得的,而是通过诚实的工作取得的”。

1562304194277088068.jpg

努兹曼

内托律师还说:“塞尔吉奥·加布拉尔的证据证明了证人们所说的一切:努兹曼没有从中获得一分钱,没有加入那个犯罪组织,在2009年申办成功后,他也没从工程中获得任何个人好处。他(加布拉尔)被判刑200年,他需要说一些东西。那没有发生,他也没有相关证据。即使那发生了,也是私人腐败,这在巴西是不被定性为犯罪的。”

相比之下,阿图尔最鸡贼。受到调查之后,他移民美国迈阿密。因里约奥运会贿选案受到调查,他回里约接受法官讯问,当天就回了美国。目前,阿图尔·索亚雷斯被巴西司法当局视为在逃犯。加布拉尔曝光贿选案之后,他的律师发表声明,说阿图尔·索亚雷斯“过去一直、现在也会随时听从当局的召唤,来做相关的澄清”。

而格瑞纳的律师则发表声明说:“有一点很清楚,加布拉尔说的不是事实,他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自己所说的话。莱昂纳多·格瑞纳没有任何责任,如果存在贿选,他也没参加。”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小中

体坛+记者、巴葡足球专家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