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杯总结】首次扩军亦喜亦忧 两大输家相望无语

杨健07-20 19:30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特约记者 杨健

伴随着阿尔及利亚时隔29年再度加冕,以及马赫雷斯成为曼城第五位“五冠王”:首次扩军至24队、赛事长度四周的非洲杯,在尼罗河畔大幕落下。正如欧洲杯和欧国联的扩军一般,同样“做加法”的非洲杯,在本届给人不少新意,经典场次、黑马出道和个人演出一个不少。但临时接棒承办本届赛事的东道主埃及,以及输出诸多名将的英超尤其是利物浦,无疑是本届非洲杯最大的输家。

l-attaquant-riyad-mahrez-c-souleve-le-trophee-apres-la-victo_4422027.jpeg

赛制千变万化,埃及永远是输家

非洲杯历史上,不乏因战乱和疫病改期、移师的先例,但因场馆建设滞后、安全隐患被取消主办资格,甚至改期举行,喀麦隆无疑开了先河。上届与冠军一步之遥的埃及,接棒“非洲雄狮”成为首届夏季非洲杯的主办国,虽然埃及夏季动辄35℃的干热气候,令习惯了高温作战的个参赛队吃不消。但志在夺冠的东道主,最终却成了悲催的“接盘侠”:全胜出线、一球不失的他们,面对仅以一场胜利搭上淘汰赛末班车的南非,0比1爆出本届赛事最大冷门,止步16强的结局,令萨拉赫渺茫的金球希望基本化为乌有,着实赔了夫人又折兵。

Mohamed-Salah-750.jpg

作为非洲杯史上夺冠次数最多的球队,以及惟一的三连冠得主,“法老”在进入21世纪第二个10年,却和非洲杯渐行渐远:2012-2015三届,国内正值多事之秋的埃及全数缺席,上届坐拥一批精英,却在决赛被阿布巴卡尔绝杀,本届又输给13年未曾战胜的苦主南非,运气之差,可见一斑。

扩军,痛并快乐着

本届非洲杯除去首次在炎夏举行,赛制上也同样不破不立:效仿欧洲杯扩军至24队,非洲杯终于有了“国家杯”的规模。尽管增加的20场比赛,之于争冠球队更添考验,也令球员所在俱乐部叫苦不迭。但正如2年前扩军的欧洲杯,涌现了冰岛级别的黑马一样,这届非洲杯的“新军奇迹”,同样能坚定非洲足联的改革决心。

作为本届非洲杯最大黑马,马达加斯加用5场比赛书写了该国足球史上的最大奇迹:首战2比2逼平几内亚,已算是惊喜,此后两战零失球拿下布隆迪和尼日利亚,小组头名撞线,1/8决赛又在和民主刚果的进球大战后,互射点球淘汰对手。虽然最终止步于经验更老辣的突尼斯,但队内最大牌球员莫雷尔(效力里昂)去年才决定入籍、余者多在法国低级别联赛厮混的生力军,已经创造了历史。该国代理总统拉克托瓦奥承诺的2.5万欧元奖金,看似不值一提,但对于人均GDP只有476美元的马达加斯加而言,已算一笔巨款。

作为本届非洲杯的另一张新面孔,毛里塔尼亚固然不及马达加斯加抢眼,但他们也逼平了实力远胜自己的安哥拉和突尼斯,是所有小组垫底球队中战绩最好的一个,首战马里,罚进点球的哈岑还打进了该国非洲杯征程的首个进球,着实可喜可贺。两队的上佳表现,也一扫此前博茨瓦纳、尼日尔、马拉维等新军“陪太子读书”的刻板印象。

4da497adcfc6c049bb66e7e365785cec9b0d8317.jpg

然而,即便改制后的非洲杯热闹异常,但放在奇数年夏天举办的新赛制,却不乏向欧洲俱乐部的妥协:非洲足联的本意,或许是减少上届以马蒂普为首,多位当打名将留守欧洲、拒绝勤王的情形,毕竟,缺席夏训总比缺席比赛来得好些。但这又带来另一个烦恼,世界杯前一年的非洲杯,注定要和联合会杯撞期。刚在酷热的非洲大陆踢完7场比赛的欧洲冠军,又要马不停蹄前往世界杯主办国再战至少3场,2003年维维安·福猝死球场的悲剧,还不够吗?

利物浦恨透非洲杯,其次中超?

比起上届非洲杯,扩军元年的2019非洲杯更加精彩,但代价却是坐拥名将的欧洲俱乐部,只能迎回疲惫的国脚们,其中又以英超为甚:带队夺冠的马赫雷斯虽然不是曼城绝对主力,但英超8月8日就将开战,错过球队夏季备战的他又要和去年一样从头来过;阿森纳本就兵微将寡,还要搭一个伊沃比、埃弗顿的格耶、莱斯特的恩迪迪、纽卡斯尔的阿特苏也在其列。而被戏谑“伦敦之王”的水晶宫则更郁闷:库亚特、扎哈和乔丹·阿尤三人驰援,塞内加尔、科特迪瓦和加纳都挺进淘汰赛,着实需要休养生息。

L-attaquant-Senegal-Sadio-Mane-tacle-milieu-algerien-Adlene-Guedioura-finale-CAN-2019-19-juillet-2019-Caire_0_729_486.jpg

但因非洲杯损失最为惨重的,无疑是欧冠冠军利物浦:踢了非洲杯决赛的马内,基本确定缺席社区盾;而萨拉赫虽然早早随队出局,但去年世界杯后就提前复出参赛、状态显著下滑的他,同样需要休养生息,加上参加了美洲杯的菲尔米诺,极端情况下,身为赛季冠军风向标的社区盾与曼城之战,红军三叉戟可能一个都不上!加上在非洲杯上再度受伤的凯塔,下赛季克洛普的开局,无疑是地狱模式。

比起损失惨重的英超,贡献了5名非洲杯国脚的中超,倒还不算伤筋动骨:其中最大的噩耗,莫过于申花锋线大将伊哈洛的受伤,在保级关键阶段,身为球队头号射手的尼日利亚人无法与金信煜双塔齐发,着实令球迷扫兴。而已经沦为国安第四外援的巴坎布,非洲杯上倒还算找回了状态,打进3球的他如能延续感觉,倒可成为国安争冠路上的生力军。相似的情况也发生在穆谢奎身上,如今大连一方已经拥有了贝尼特斯嫡系龙东,前锋基本饱和,前往杭州绿城报到的他,也已经不在大连的计划之内。

Odion-Ighalo-super-eagles_1kfh98f8toib01c2ozk10foo9f.jpg

相比而言,建业的处境则是“成也非洲杯,败也非洲杯”:身为上届喀麦隆的夺冠英雄,巴索戈也是去年建业的保级功臣,身为“雄狮”锋线重要成员的他离队,导致建业没能拿下保级重要对手天津天海,实在损失不小,好在队内另一位表现出色的喀麦隆外援奥汉德扎并未被征召,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北京人和的马西卡季初重伤,刚刚伤愈他就被招入了肯尼亚国家队,虽然实力有限的他们小组未能出线,但缺席3场比赛,也令人和倍感人手不足。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