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铁幕焕发第二春 苏联第一位出国淘金的足球明星

郭宣07-20 23:08 体坛+原创

7月20日,俄罗斯球迷们每逢周末都很好的心情,却被一个来自法甲的消息破坏了:在周五与埃弗顿队举行的一场友谊赛上,摩纳哥队23岁的俄罗斯球星戈洛温受伤了,而且至今伤情不明!

1.png

作为2018年世界杯上升起的的俄罗斯之星,戈洛温现在几乎成了俄罗斯足球的国际形象代言人。而且,由于戈洛温并不是莫斯科和圣彼得堡这种大城市培养出来的球星,所以,他同时也承载了无数俄罗斯少年的足球梦:近年来,随着俄罗斯经济的逐渐恢复,在克里姆林宫的大力支持之下,俄罗斯的群众性足球活动拥有了极大的发展,从而为戈洛温这种普通的西伯利亚小男孩儿,也提供了走向欧洲豪门俱乐部的机会。

因此,戈洛温在欧洲的一举一动,自然会是俄罗斯媒体及球迷最为关注的焦点之一。

然而,太阳底下真的没有新鲜事,谁都在重复着前人的故事:30多年前,苏联也像现在的俄罗斯一样,被西方集体围堵,在莫斯科举行的1980年奥运会,甚至都被63个奥运成员国抵制;但30多年前,也像现在的戈洛温一样,一位西伯利亚培养出来的苏联球星,在冷战的铁幕上撕开一道缝隙之后,走出国门成为了奥地利维也纳快速队的外援,同时,也成为了苏联历史上第一位效力于他国联赛的球员!

head_0.jpg

 冷战期间,苏联曾流传一个非常有名的笑话。美国著名的电影女明星简·方达,当面建议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放开本国的移民禁令,以便苏联人可以自由到国外定居。听完美女的这一建议之后,年龄比简·方达大着30来岁的勃列日涅夫立即兴奋了起来:您这是想和我单独相处吗?!

确实,那个时候,除了勃列日涅夫之外,其他苏联人还真的都对铁幕后面的西方世界充满了好奇和向往。至于原因,很简单:在历史上,战斗的民族每过一段时间,就会间歇性的自我否定一回;而且,克里姆林宫对西方信息的严厉封锁,反而让很多苏联人有了移民西方的冲动!毕竟,之于战斗的民族而言,外部的压力越大,其逆向反弹力也是越大的,这也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因此,苏联政府对那些有实力在西方生存下来的优秀人才,管控是非常严厉的。其中,不仅包括优秀的科研人员、学者,也包括苏联的足球明星们:自1956年在奥运会上夺冠之后,苏联足球就成为了欧洲足坛及至于世界足坛上的重量级角色,而为了将苏联的足球明星们严格的控制起来,他们不仅被赋予了体育健将的称号,同时也拥有了国家公职人员的身份,必须要和西方世界保持严格的界线。

所以,冷战期间,苏联到国外踢球的明星只有一人:泽尼特队的前锋阿纳托利·济琴科。不过,其应当是公派出去的身份:

1980年,奥地利的一家体育报纸总编,异想天开地想策划一个将苏联球员引入奥地利联赛的大新闻。但没想到,当他提出为奥地利的维也纳快速队引入一名经验丰富的苏联球星时,竟然得到了苏联体育部门领导人的首肯:首先,奥地利在冷战期间,一直保持名义上的中立身份,不仅未加入北约,而且也确实不想和苏联为敌,因此,苏联对待奥地利的态度还是比较客气的;其次,莫斯科奥运会被西方抵制,但奥地利却派出了正规代表团参赛,给足了克里姆林宫面子,因此,苏联体育部门对奥地利体育还是比较有认同感的,既然奥地利人提出来了,找一个人交差至少还是要的;当然,苏联体育部门的领导之所以能够同意和维也纳快速队合作,还有一个更最特别的原因:在苏联人看来,始建于1898年的维也纳快速队,绝对属于工人阶层的球队,而且,该俱乐部队与亲苏的政治势力关系非常好。因此,31岁的泽尼特锋将济琴科,很荣幸地被内定为了公派到奥地利的人选。

i.webp.jpg

济琴科之所以被选中,也有多个原因。首先,尽管他曾效力过多支球队, 但是,他并没有效力过和苏联强力机构有密切关系的球队,比如,苏军的中央陆军队以及警方的迪纳摩队;再者,尽管他曾代表苏联国家队出赛过,但仅仅是少得可怜的3场,所以,他在苏联足坛并不是特别有名;此外,由于济尼特队在着力培养自己的两名年轻射手,时年31岁的济琴科不仅只能是当替补,而且,就算是替补上场,也基本上是在离比赛结束还有10-20分钟的时间,因此,他当时已经铁了心要准备退役了。总之,济琴科离开苏联足坛,无论是对于苏联联赛,还是对于苏联的球星及球迷们,都不会产生任何的影响。

就这样,1980年10月28日,按计划应当在维也纳快速队踢一年球的济琴科,静悄悄地飞抵了奥地利,成为了冷战期间第一个替外国球队出战的苏联球员。

苏联媒体当然没有对此大做宣传,所以,即使是对他留过心的球迷,基本上也都认为他的消失只是因为退役了。而且,就算是公派出国,但他的身份却依然只是一个在奥地利在出差的电器专家,名义上也是隶属于苏联驻奥地利使馆的商务处。当然,这里面有苏联官僚们不愿意开任何先河的逻辑在内,同时,也是为了让维也纳快速队为其支付的工资,可以堂而皇之被带到苏联了。

在上飞机之前,济琴科对维也纳快速队一无所知,因此,他猜测其最多也就是一支奥地利的二流球队。然而,当他走下飞机看到俱乐部庞大的迎接队伍时,他却突然明白了:维也纳快速队应当是一个本属于传说的豪门俱乐部!

维也纳快速队确实是奥地利的一支传统强队,然而,在济琴科到来之际,该队却已经15年没有拿过联赛的冠军了。因此,在1981-1982年的联赛开始之前,该球队决定请来济琴科,和1978年欧洲金靴将得主、奥地利名将汉斯·科兰科尔以及1979年欧洲杯冠军队捷克斯洛伐克队的射手安东尼·帕涅卡一起,共同组成了快速队新的攻击三叉戟!

战斗民族的球员绝对是比赛型选手,济琴科很快就融入了快速队的进攻体系,原本只有一年工作合同的他,竟然被俱乐部强留到了第四个年头,并有了出彩的表现:在他的帮助之下,维也纳快速队竟然连夺两届奥地利联赛冠军,外加一届杯赛冠军!

济琴科的表现实在是太好了,以至于就连苏联体育部门的领导们,也都大为吃惊:一个连正式替补都算不上的30多岁老将,他怎么就在奥地利焕发了第二春呢?当然,吃惊之余,他们也没有忘记展示一下自己的英明:济琴科被苏联体育部门授予了国际级体育健将,再次创下了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历史性记录!

large.jpg

 当然,济琴科也成为了奥地利媒体关注的焦点。

“我不知道为什么,奥地利人总认为我会在维也纳遇到各式各样的生活问题。因此,他们的记者总是在不停地问我相关的问题。但总体来讲,他们写到我的时候还是比较友好的。不过,他们总是认为,我是来自一个遥远的国度,那里常年积雪、大街上到处可以看到晃来晃去的大熊!我只好多次向他们解释,你们看看航班表就可以知道,两个小时就可以从维也纳飞到列宁格勒了。但他们根本不听我的解释,甚至就连俱乐部的领导给我的假期时,也比其他球员多一周,他们绝对认为我是要坐着手推车和雪撬回老家探亲的……而当他们知道我是出生在西伯利亚的时候,他们马上就又兴奋了:俄罗斯熊……俄罗斯熊!我告诉他们,我踢球所在的斯大林格勒,那里热的时候有35-40度!罗斯托夫,列宁格勒,也都没有那么冷!但他们就是不听,对我的话根本不感兴趣,就记得说俄罗斯熊!”20多年之后,已经身为圣彼得堡足协副主席的济琴科,在谈到奥地利之行的时候,依然对奥地利人对“俄罗斯之熊”的执着甚是梗梗于怀。

1983年,再次夺得奥地利联赛冠军之后,尽管维也纳快速队想留下济琴科当教练,但济琴科还是被苏联体育部门见好就收的招回了国内。不过,回到苏联之后,济琴科还真的就走上了执教之路,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甚至还出任了圣彼得堡足协的副主席!

“作为冷战开始后苏联第一位出国踢球的球员,济琴科应当是在铁幕撕开了一个小小的缝隙,不仅让西方俱乐部了解到了苏联球员的真正实力,更让普通的西方民众,多了一个了解苏联的渠道!”俄罗斯著名的体育评论员伊兹玛依洛夫曾如是评价济琴科的留洋行为。

然而,随着冷战的铁幕慢慢拉开,在苏联各加盟共和国产生要摆脱中央政府控制的巨大离心力之际,曾经让西方头疼不已但却神秘莫测的苏联足球,则完完全全地向世人亮出了自己的底牌,并成为了西方俱乐部追逐的猎物。于是,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一大批才华横溢、但收入不高的苏联足球明星,成为了西方豪门俱乐部的新宠最爱。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因为,物理的能量守恒定律,在足球界也是适用的:东方不亮西方自然亮,这里失去了某些东西,那里肯定会多出某些东西。

结果,80年代中期,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问世之后,苏联足坛上下就暗流涌动,最终,1987年6月,莫斯科斯巴达克队的当红球星谢尔盖·沙夫洛,也继济琴科之后,转会到了奥地利的维也纳快速队,但他在成为苏联足球的留洋第二人之际,同时也拉开了大批苏联球星远走海外的序幕。

当然,那已经是另外一个人才外流的故事了,而且,是一个苏联和俄罗斯交织在一起的故事。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郭宣

体坛加俄罗斯体育专家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