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到皮肉模糊赛前神经衰弱 杨健夺金前经历了什么

段伊伊07-21 13:41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段伊伊发自光州

原本被视为竞争最激烈的男子单人10米台决赛,在三轮过后就演变成两位中国选手的“内斗”。使用全场最高难度出战的杨健最终击败了多次收获10分的杨昊,以前那个每到世界大赛总是“差一点”的“难度王”,终于可以在光州给自己竖起大拇指。

XxjpseC007430_20190720_PEPFN0A001.jpg

两年前,戴利与陈艾森在布达佩斯上演巅峰对决,前者险胜5.90分,中国队在该项目四连冠梦碎,当时杨健排名第三。所以此次出征光州,他给自己的定位是“冲击”金牌。未曾想到卫冕冠军在一日双赛的第二场状态全失,早早退出争冠行列;而俄罗斯名将邦达尔虽然状态逐渐走高,但与中国队在动作细节上仍存在差距。反倒是鲜少参加单人项目的杨昊,在整套难度系数落后1.3的情况下,凭借着超高的完成质量一路紧随杨健。五跳过后,两人的分差不过3.55分。

“最后一跳时心里面有那么一丝波动,但是当时想的是好在中国队能拿这块金牌。”杨健透露自己来到光州后状态一般,在决赛中能够超水平发挥(得到114.80分 ),得益于对手和队友在精神上的刺激。记者观察到,杨健在赛前就针对最后一跳109B(向前翻腾四周半屈体)进行了多次练习,但入水效果都不算理想。“今晚已经是我训练以来最好的一跳了,靠的是运气吧,和一往无前的气势。”

杨健在夺冠后多次提到运气,但其实在备战世锦赛的这一年里,幸运女神并没有站在他那一边。“冬训对我们跳水运动员来说非常重要,是一个积累的过程,但我正好错过了一个月。”据了解,杨健在练习407B(向内翻腾三周半屈体)时磕到跳台,脚后跟处鲜血直流,裂痕大到他和医生一度以为是跟腱断裂。想到恢复期可能会长达半年,杨健自嘲地说自己一度有了写退役申请书的念头,“开个玩笑。但是我当时心里真的惊了一下,不幸中的万幸,没有伤到跟腱。”

44cf4aad-3f83-468f-88e4-3a541f2f48ae.png

今年2月,记者在世锦赛队内选拔赛上见到杨健时,他的脚后跟处缝针痕迹依然清晰可见,屋漏偏逢连夜雨,非但脚伤没有完全恢复,手腕和肩膀的伤势也非常严重。但就是在这样的不利情况下,杨健跳出574.80分,以领先杨昊20分的成绩拔得头筹;在4月全国冠军赛上,他再次夺冠,毫无疑问地锁定世锦赛单人10米台出战名额。

这是杨健第三次出战世锦赛,比起初出茅庐的新人理应淡定许多,但一向爱开玩笑的杨健却说,自己依然非常紧张,因为每一次都是“初恋的感觉”。在开赛前一个月,杨健甚至觉得自己有些神经衰弱,“经常睡不着觉,再困也睡不着。”而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光州,“我的状态一直起起伏伏的。比赛进行了这么多天,来的时候就在憧憬这场比赛的结果,一会儿紧张得睡不着觉,一会儿轻轻松松就睡着了,一直到决赛前一天晚上睡得特别香,半决赛比得不错也给我奠定了基础。”

25岁的杨健在跳水运动员中已不算年轻,还要使用高难度动作进行训练,一旦出现疲态,就容易摔得比别人更惨,但他依然选了坚持。世锦赛决赛中,最后一个出场的他在队友发挥几乎完美的情况下,保证了“又难又稳”的动作。“我在前两届世锦赛其实比得并不顺利,不过四年中经历了大大小小的赛事,通过这些赛事磨练自己,强化内心和技术。”

2015年世锦赛,杨健因为重大失误在决赛中排名第十,导致此后的奥运会选拔赛一落千丈,状态一直回不来。再次来到奥运前一年这样关键的时间点,这块金牌是否来得正是时候?“首先是信心提高了,”杨健表示,“也意味着之后走的每一步都要更加谨慎。因为一般拿了大赛金牌后心里容易出现非常大的波动,希望在接下来的日子能把自己的情绪和心情慢慢平复下来,低调做人,更加刻苦训练去备战每一场东京奥运会的选拔赛。”

杨健常说运气就像踢足球,是圆的,什么都有可能发生。风水轮流转,以难度动作打响名号的他终于在高风险下收获了高回报。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段伊伊

体坛+综合体育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