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检方不再指控C罗 “强奸案”为何证据不足?

小中07-23 16:13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小中报道

7月22日,美国内华达州克拉克县地方检察官办公室宣布,美国女子凯瑟琳·马约尔加指控C罗2009年6月12日对她强奸一案证据不足,将不对C罗进行指控和起诉。

克拉克县检察官史蒂文·沃尔夫森的办公室发表正式公告说:“根据对现有信息的分析,排除合理性怀疑,对C罗的指控不能被证实。因此,不会进行指控。”

公告还说:“显示受害者和侵犯者在被指控的罪行发生前后互动的视频证据已经丢失,犯罪调查已经结束。”公告还说:“在案发之后,受害者拒绝说出侵犯者身份和犯罪地点。不知道侵犯者的身份或犯罪地点的情况下,警探未能找到关键的司法证据。”

根据美国内华达州法律,性侵犯犯罪起诉年限为20年,一直到2029年,也就是说案发20年内,C罗依旧有可能遭刑事指控。但实际上,针对他的刑事指控已经终了。

凯瑟琳·马约尔加另外在美国联邦法院对C罗提起了民事诉讼。也就是说,围绕2009年6月12日强奸案的法律程序还没走完。不过,即使在民事诉讼中败诉,C罗也只是需要对凯瑟琳·马约尔加进行经济赔偿而已。

1eecf853fefcad0ce826bc8cf9b313bbce721eff.jpg

克拉克县检察官办公室公告具体是怎么说的?

公告全文如下:

克拉克县地方检察官拒绝就10年前的性侵犯指控起诉C罗

克拉克县检察官办公室今天宣布,它拒绝因10年前的强奸指控而起诉C罗。

2009年6月13日,一位女性受害者打电话给拉斯维加斯大都市警察局,说她被强奸。执法人员去了她所在的地方,进行案情记录。警方将受害者送到医院,做了强奸案医学检查。

很短时间之后,强奸案警探到了医院,与受害者进行了接触。尽管受害者知道谁侵犯了她,但她拒绝说出侵犯者的身份和犯罪发生地点。因此,警方未能按照性侵犯案件调查程序进行调查,也未能进行任何有意义的调查。不知道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和犯罪地点,警探未能查找和保留任何关键司法证据。另外,显示受害者和侵犯者在被指控的罪行前后互动的视频证据已经丢失。刑事调查已经结束。

受害者和C罗通过各自的律师,最终于2010年就此事达成民事和解。那之后的8年,执法部门再未从受害者那里听到关于犯罪或犯罪嫌疑人的任何事情。

2018年8月28日,受害者联系了拉斯维加斯大都市警察局,要求重启关于她被性侵害的调查,并指出C罗是侵犯者。尽管已经过去了9年多,拉斯维加斯大都市警察局还是调查了她的指控。

2019年7月8日,起诉请求被提交给县检察官办公室。对截至目前所提交的信息进行分析,排除合理性怀疑,针对C罗的性侵犯指控不能被证实。因此,不会进行指控。

EAGULemVUAAMrIr.jpg

为什么证据不足?原因有多个!

对C罗的强奸指控为何证据不足?原因有好几个。

首先,2009年6月12日案发,凯瑟琳·马约尔加第二天(2009年6月13日)报案。但刚开始时,凯瑟琳·马约尔加拒绝向警方透露侵犯者的身份和事发地点,这给拉斯维加斯大都市警察局进行刑事调查造成很大困难。没有这两样重要的信息,警方不能根据性侵案调查程序进行调查,也没能进行任何有意义的其他调查。

由于同样的原因,不知道侵犯者的身份和事发地,警方也没能寻找和收集到关键的司法证据。克拉克县检察官办公室在公告已经指出,由于未能及时进行调查和收集证据,记录“强奸”行为发生前凯瑟琳·马约尔加和C罗对话过程的视频丢失了。

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凯瑟琳·马约尔加2010年跟C罗达成了庭外和解,之后长达8年时间,她再没跟警方进行任何联系。事发9年之后,凯瑟琳·马约尔加再提出重新调查的请求,物是人非,或者说人非物也非了,调查的难度更大了。

不过,凯瑟琳·马约尔加提出了自己的理由。她说,当年,无论是拉斯维加斯大都市警察局的探员,还是对她进行治疗和检查的医疗中心工作人员,都强烈地劝她不要告C罗。当时,一位探员甚至威胁她说,起诉C罗那样一位有名气的球员,让那件事公之于众,只会使她受到额外的羞辱。另外,凯瑟琳·马约尔加还说,她相信C罗在拉斯维加斯大都市警察局里有人,正是那个人使了坏,让强奸指控在当年不了了之。

对于强奸指控当年为何没能继续进行下去,警方和凯瑟琳·马约尔加各执一词。而事实则是,如果当年C罗受到刑事指控,那应该在案发后不久就发生。一般而言,最有说服力的证据在案件刚发生或不久之后会被较好地保留下来,证人的证词也更为准确。随着时间的推移,证据可能丢失、销毁或破坏。而时隔多年之后,证人证词的质量和准确性也会大打折扣。与此同时,因为死亡、健康问题或搬走等原因,有些证人可能再也找不到。换句话说,时间过得越久,证据会变得更弱,而不是更强。

按照这个思路,由于过了那么多年,很难再出现新的证据或证人,来改变执法部门对案件的推断。在某种程度上,凯瑟琳·马约尔加针对C罗的民事诉讼可能会挖出对C罗不利的证据。因此,在民事诉讼牵扯出更多的不利证据之前,C罗最好尽快了结它。

img_920x519$2018_10_05_19_50_53_1456581.jpg

之所以不起诉 也是因为C罗不好对付!

克拉克县地方检察官之所以决定不指控和不起诉C罗,也是因为C罗不好对付,要想调查或者起诉他,难度非常大。

首先,C罗目前住在意大利都灵,不在克拉克县、内华达州和美国的司法管辖区之内。如果C罗在内华达州受到指控,他肯定不会自动地到美国为自己辩护。

如果C罗拒绝到内华达州出庭,美国可以寻求从意大利引渡他。如果他回到自己的祖国葡萄牙,可以尝试从那里引渡他。可是,引渡很复杂,一般都历时长久。它需要美国国务院出手,最终需要C罗所在国的法官的同意。C罗肯定不会束手待毙,他会说美国的引渡请求背后有政治因素,说内华达检察官之所以要引渡他,是为了寻求出名。C罗还可以提出另外的理由,说他怀疑他在美国拉斯维加斯能受到公平的审判。

指控和起诉C罗有难度,这早就显示出来。今年早些时候,拉斯维加斯大都市警察局发布搜查令,要采集C罗的DNA样本。可问题是,拉斯维加斯警方没有能力迫使C罗配合。要在意大利对C罗发布同样的命令,需要有意大利法院的批准。即使法院批准了,C罗也可以不服并提出上诉。

C 罗不去美国,对他进行缺席审判行不行?那也不现实。因为,无论是内华达州法律,还是意大利法律,都要求被告必须在场,以确保审判的公平。如果C罗被起诉的话,他得到场。但从上面的分析来看,他不主动到场的话,美国方面无法强迫他到场,拿他没办法。

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没钱莫进来。可问题是C罗有钱,对于针对他的指控,他有财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C罗的资产约为4.5亿美元,他可以为自己聘请世界上最好的刑事辩护律师。虽然说被告的财富从来都不应该成为是否对他起诉的决定因素,但由于C罗的财力,要想证明他有罪的可能性会很低。因此,如果检察官觉得官司赢不了,他们干脆也就不起诉了。很明显,克拉克县检察官怀疑他们能够说服评审团相信C罗有罪。

img_920x519$2018_10_05_19_50_54_1456582.jpg

民事诉讼还没完

克拉克县检察官决定不对C罗进行刑事指控和起诉,对凯瑟琳·马约尔加和她的律师莱斯利·斯托瓦尔是个沉重的打击,肯定会令他们感到失望。不过,凯瑟琳·马约尔加在美国联邦法院针对C罗的民事诉讼还在继续。

凯瑟琳·马约尔加的民事诉讼不会影响克拉克检方的刑事调查。它们是完全不同的司法案件,遵循不同的司法程序,产生不同的威力。刑事案件要求起诉有原因,要求有超出合理性怀疑之外的证据。而民事案件要求对证据进行衡量,有时候,它的原则是“宁信其有不信其无”,证据的标准比刑事案件的要低。无可否认,如果C罗被刑事指控,民事诉讼也对凯瑟琳·马约尔加更有利,但民事诉讼并不一定导致刑事诉讼。

今年1月,凯瑟琳·马约尔加在内华达地区美国地区法院起诉C罗对她犯有殴打、施暴、诋毁名誉、忽视和另外7项罪行。去年9月,凯瑟琳·马约尔加在克拉克县地区法院对C罗提起了同样的民事诉讼。她之所以把民事诉讼案由县法院移至联邦法院有好几个原因,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联邦法院能把通知书更好地送达被告C罗。

一般而言,民事诉讼比刑事诉讼更容易打赢。但凯瑟琳·马约尔加要想打赢针对C罗的民事诉讼,得克服几大障碍。

最为重要的一点是,凯瑟琳·马约尔加2009年已经同意和解。为了换得凯瑟琳·马约尔加放弃司法起诉权和销毁相关证据,C罗同意给她37.5万美元。现在,她说那次和解是无效的,因为她当时精神上备受打击,而她当时所得到的法律支持也不足,那使她不具备签署具有约束力的文件的能力。她还辩解说,C罗没有亲自读她的一封信,而那是和解的必要条件之一。

C罗和他的律师们会采取行动,使法院对凯瑟琳·马约尔加提起的民事诉讼不予受理。如果做不到的话,他们会劝说法庭同意进行仲裁。

img_920x519$2018_10_05_19_50_52_1456580.jpg

C罗不用担心去美国会被捕了

据报道,自从去年以来,因为担心到了美国会被捕,C罗一直避免去美国。C罗怕内华达检方先不打草惊蛇,等他到了美国之后,才对他提出起诉。为了怕他逃之夭夭,之后再不踏上美国领土一步,内华达州检方甚至可能先把他逮捕。如果C罗不去内华达州,内华达州检方也可以发出州际逮捕令,把他引渡到内华达州。

这样的情节就像是美国大片中的情节。不过,那很难发生。一方面,C罗被刑事指控的风险很低。另一方面,要想逮捕C罗,得需要好几项司法程序步骤,也需要好几家美国执法部门和法院的批准,因此实际发生的可能性极低。

现在,C罗可以大大方方地进出美国,而不用担心自己遭受刑事指控,甚至被逮捕了。当然了,由于凯瑟琳·马约尔加提出的民事诉讼,C罗仍有可能被传讯。不过,民事诉讼只有可能使C罗损失一些钱财。而且按照美国法律,实施跨州传讯难度是非常大的。C罗只要多加注意,不进入内华达州就可以了。

实际上,由于克拉克县检方放弃指控和起诉C罗,他只需要跟凯瑟琳·马约尔加达成经济和解就万事大吉了。不过,凯瑟琳·马约尔加之所以提出民事诉讼,目的是使他们之前所签的和解协议无效。面对这种情况,C罗可能不愿意跟美国女子谈判新的和解方案。但无论如何,相比已经结束的刑事调查,民事诉讼应对起来要简单多了。

img_828x523$2018_09_28_17_51_30_161331.jpg

42400953_2233459540269067_7789473015829364736_n.jpg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小中

体坛+记者、巴葡足球专家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