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世锦赛被闹剧喧宾夺主 孙杨遭“抵制”谁之过?

段伊伊07-25 16:23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段伊伊发自光州

韩国光州南部大学内,印着本届世锦赛口号“Dive into Peace (跃入和平)”的横幅随处可见。然而组委会非但没有迎来朝鲜队的参赛,反而等到了可能是史上最“不平静”的一届世锦赛。

微信图片_20190725161253.jpg

游泳首项男子400米自由泳的颁奖仪式上,获得银牌的澳大利亚名将马克·霍顿拒绝登上领奖台,以示对冠军孙杨的不满。孙杨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回击,“你可以不尊重我,但不能不尊重中国”。两天之后的男子200自决赛,拒登领奖台变成了拒绝合影,并列第三的英国选手邓肯·斯科特全程站在领奖台的最左端,而孙杨在走下领奖台后转身直面对手,并喊话“你输了,我赢了”。

微信截图_20190725160749.png

开赛不过四天,澳大利亚和中国泳协相继发表声明;澳大利亚泳坛名宿苏西·奥尼尔、甚至篮球运动员博古特都公开指责孙杨;中国网民则是攻占了霍顿和斯科特在中外的社交媒体,后者被迫关闭了评论区。7月22日晚,“斯科特拒绝与孙杨合影”、“孙杨怒吼”等话题更是高居微博话题榜前十。

与此同时,亚当·皮蒂成为历史上首位在100米蛙泳项目游进57秒的选手;匈牙利小将米拉克以1分50秒73的成绩打破菲尔普斯尘封10年的100蝶世界纪录。

来到光州的运动员,不论性别、项目,是否与上述三位主角相识,几乎都会被问到这样几句话,“你会选择抵制孙杨吗”、 “你如何看待马克和邓肯的做法”,而关于比赛成绩,赛前备战情况等问题,则往往需要退居次席。

喧宾夺主,恐怕是对本届世锦赛现状最好的形容。

受访运动员中,有如美国蛙泳名将莉莉·金那样明确反对孙杨参赛的;也有像意大利选手德蒂这样拒绝卷入风波的,“我不关心场外的事情,我只想在泳池里战胜他”;不丹短自选手丹增将孙杨视为偶像,他就并不认可目前外界对中国名将的评论。男女4x100米混接赛后,当被问及目前“本末倒置”的情况下,其他运动员的抵制行为是否合适时,上届世锦赛七金王德雷塞尔表示,“凡事都有两面性。我可以理解中国的粉丝们为什么生气,我也理解马克和邓肯这么做的原因,双方都有权利表达自己的观点。”

就在事情愈演愈烈,多位运动员频繁发声的情况下,作为游泳运动管理机构的国际泳联,又在做什么呢?

微信截图_20190725162319.png

7月22日,国际泳联在官网发表声明,决定对澳大利亚游泳协会和马克·霍顿予以警告。理由是:国际泳联尊重运动员的言论自由,但同时认为任何人的言论自由均需通过正确的方式来表达。正如所有的体育大赛一样,参加国际泳联组织的比赛的所有运动员和工作人员,均应清楚他们有责任及义务尊重国际泳联的规章制度,并且不得利用国际泳联的赛事场合表达个人的立场和态度。

一天之后,被警告的主人公换成了孙杨和斯科特。“国际泳联依据《国际泳联章程》C12.1.3条款的相关规定做出决定,根据该条款的规定,任何个人或协会如果出现给游泳运动带来不良影响的行为,国际泳联执委会均将给予相应的处罚。”

然而这两封警告信不但没有平息众怒,反而引发了新一轮媒体及运动员对国际泳联不作为的声讨。澳大利亚电视七台的主持人布鲁斯·麦克瓦尼在节目中说到:“国际泳联的做法令人失望。孙杨事件发生在数月前,但他们还没能处理完。”里约奥运仰泳双冠王瑞恩·墨菲表示,“抵制孙杨是没有必要的,更需要抵制的是国际泳联和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对这类事件的回应。”

XxjpseC007259_20190722_PEPFN0A001.jpg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国际泳联第一次受到外界围攻了。英国蛙王皮蒂就曾多次公开表示支持国际游泳联盟(ISL),原因是他认为在过去20年里,游泳这个项目在国际泳联的管理下并没有任何发展,“贪污、腐败、兴奋剂充斥在协会中,运动员的个人价值并没有得到展示。”ISL所推广的高额奖金赛事受到了佩莱格里尼、霍斯祖等众多名将的支持,国际泳联在此情况下推出冠军系列赛以期“展现全新游泳形象”。

其实在孙杨兴奋剂争议事件全程,国际泳联也没有向外界发布过任何实质性信息。当地时间1月28日,在《星期日泰晤士报》爆出孙杨存在暴力抗检情况的一天后,国际泳联在官网写道:“国际泳联对《星期日泰晤士报》及其他媒体对中国游泳运动员孙杨的相关报道表示知情。根据国际泳联反兴奋剂政策(国际泳联兴奋剂检测条例14.1.5和14.3.3)以及兴奋剂检测小组的决定,国际泳联无权对此事件进行评论。此外,之后对于此事件的猜测和传言国际泳联也不会予以回应。”

7月13日,澳大利亚《每日电讯报》刊发了长达59页的孙杨与兴奋剂检测人员冲突完整报告。国际泳联执行主席马库莱斯库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也只是表示,不知道为何如此机密文件为何会泄露,国际仲裁法庭预计在9月举行听证会,届时大家就知道结果。

无论那份59页的机密报告是如何泄露的,但它至少还是为此次争议事件提供了更为详细的内容:三位工作人员中只有一人拥有“详尽的”资质证明;其中一位工作人员在未得到允许的情况下拍摄了孙杨的照片和视频;采取血样的护士资质存疑并且没有出现在瑞士洛桑的听证会上。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1月国际泳联的裁决中,孙杨的行为没有被视为违反兴奋剂条例。

在一众讨伐孙杨的澳大利亚媒体中,ABC电视台在官网提出了不同观点——如果你是孙杨,在对兴奋剂检测人员资质已经产生怀疑的情况下,还会接受检查吗?要知道,你的职业生涯、一辈子的训练和成绩都关系于此。“想要公众相信运动员,首先要给运动员提供一个值得信赖的机构。”

在国际仲裁法庭的结果出来前,外界对于孙杨的行为各抒己见无可厚非,但放任这一事件在除奥运会以外的最高竞技舞台上演变成一场难以控制的“口水仗”,甚至发酵到整个体育圈都在“看戏”的态势,作为这项运动的管理者,国际泳联是否尽到了自己的责任?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段伊伊

体坛+综合体育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