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戌源:归化球员是极少数 期待世界杯在中国举办

马德兴08-22 19:50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马德兴香河报道

中国足协第11届会员大会第一次会议今天(22日)在香河国家足球基地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了新章程、上一届足协的报告以及2017/2018年足协财务报告,选举产生了新一届执委、新的足协主席与副主席、新的秘书长。会议结束之后,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以及秘书长刘奕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就外界关注的一些问题接受了媒体的采访。

XxjpseC007182_20190822_PEPFN0A001.jpg

问:作为新一届中国足协主席,你对国家队的期望是什么?接下来,是否还会有更多的归化球员?

陈戌源:新一届国家队备战本月25日从这里开始,整个备战分成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就是在这里(香河),第二阶段在广州,然后去马尔代夫参加第一场比赛。前面说过,各级国家队的备战是中国足球的一个标尺,也是一张脸面,希望各级国家队全力备战取得好成绩。我当然希望我们这一届国家队能取得好成绩。

这次国家队集训的名单中有艾克森,外界比较关注,中国足协对社会各界的关注也一直很关切,本着严格控制、严肃认真的态度来对待归化球员的问题。目前为止,职业联赛中总共有9位归化球员,包括有中国血统和没中国血统的。我们本着严格控制、严肃认真的态度来对待,未来不会成为大规模的状况,我相信归化球员始终是职业联赛球员中极少数的一部分。今后参与国家队工作,可能会有几个,但在整个国家队组成过程中,他们仍然是极少数,不会是主要构成。中国足协会本着球迷的切身感受,本着备战2022年世界杯的现实主义,会非常认真做好备战工作、做好规化球员的管理工作。中国足协接下来将会在适当的时候会推出归化球员的管理规定。我要强调的是两个“极少数”,即在职业联赛中,归化球员始终是极少数;在国家队的组成构成中,归化球员始终是极少数。

问:中国足协申办世界杯方面有何计划?在地方足协与地方体育局脱钩方面有何举措?

陈戌源:申办世界杯是我国广大人民的热切期盼。中国足协将会认真对待、推进世界杯申办工作。下一步,我们将在党中央、国务院、国家体育总局的统一领导下,认真扎实做好这方面的工作。我和球迷一样,希望看到一届世界杯在中国进行。

刘奕:在今天早晨的报告中,陈主席已经提到了,下一步将壮大地方会员协会,强化地方足协自我造血、自我生存能力。我想表达两个意义。第一,中国足协自身要意识到,靠自己发展是壮大不起来的,只有地方足协强大了,才能让整个中国足球强大。但在与地方体育局脱钩之前,地方协会先要自己强大起来。第二,我们大家都对国情很了解,中国地方大,不能一刀切,地方大,各种差别很大,所以在脱钩问题上,既要积极推进、也要严谨审慎,没有足够的条件不能冒进。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希望地方足协自我创造条件,中国足协支持脱钩,会释放更多的利好政策,让地方足协在地方足球发展中起到更大的引领作用。

问:职业联盟在年底推出,中国足协与职业联盟的职权如何划分?

陈戌源:中超职业联盟按方案要积极推进。我去年曾当过职业联盟的召集人,到足协之后,目前正在积极推进。现在成立了具体工作小组,有初步草案。今年将在在10月份正式成立起来。因为明年的联赛将由职业联盟来运营负责、经营管理。至于足协与职业联盟的关系,属于伙伴关系工作,足协将全力支持联盟的工作,主要是按照规则进行监管,这是足协本身的职责。第二是服务,尽快帮助职业联盟完善,实现自我发展、自我管理,使两个伙伴之间的关系更加密切。

问:关于国家队的建设,接下来有无具体的奋斗目标?有无具体的奖惩举措?

陈戌源:国家队的备战是非常重要的工作。足协在原有经验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强了备战工作的领导。主要是在三方面加强工作。第一,专门成立了国家队备战工作领导小组,我本人是组长,满足国家队需求。成立这个小组,也是为了调动各种资源,有效地集中起来,以满足各级国家队的需要。

第二,国家队的备战,我们更深刻地意识到它是系统备战,不是一个教练团队加上11个球员,就可以完成了,必须是一个系统。这个系统包括康复、体能、医疗、科学、后勤保障、交通,包括大数据。现在里皮国家队的组成部分已经发生了积极的变化。

第三,落实责任,整个国家队备战,足协负有第一责任。不是说,球队的主教练一个人的责任,所以,我们现在确认了每一支国家队的责任人,这个责任人既是领队、也是第一责任人。今后,中国各级国家队的备战要求等,就是由这个责任人传递到球队、每一个队员,还有教练组。

假如我是球迷,从球迷角度,我希望实现梦想,六支国字号队伍都出线。从足协主席角度,我要带领我们的足协,希望国家队各级备战好、争取出线,因为我们的球迷希望队伍出线,但是,我也感觉到我们队伍和亚洲一流球队确实存在差距,困难不小。现实告诉我,这些困难不是一般困难。所以,从足协角度来说,我们要创造条件,让球队争取有一个好的结果。

问:作为第一位非体制内的秘书长,你对此的认知是什么?接下来扮演何种角色?

刘奕:我确实是有史以来第一个体制外进来的。其实这一段时间来,我们一直在认真研读“50条”。新足协的章程里也要求有有广泛的代表性,有专业性。而且“50条”里也提出了有效结合,即举国体制与市场机制结合。所以,结合这两点,我有幸成为第一位来自体制外的人。

至于接下来,在今天中国足协想新章程中,对秘书长有清晰的描述与定位,我将尽力完成。我将此概括为总共6个字:“协调”,协调外部各种复杂的社会关系;“统筹”,统筹协会内部所有各种力量;“落实”,不折不扣落实新一届执委与主席所定下的方针。

问:问主席一个个人问题。你选择退休后到足协来工作,是一种怎样的心历路程?

陈戌源:说起来比较长。我不是退休后来的,我是从上港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的位置上,服从组织安排来到足协的。在上港工作了46年,对这个企业、这个集体有很深的感情。离开的时候,确实依依不舍。尽管是球迷,尽管在上港也搞了足球俱乐部,但也就是一个局部了解。不能说局部了解了,就了解全部。到足协之后,感觉很不容易。

现在我是感觉不安。在上港晚上睡觉很安稳,但到足协之后,脑子总在转。党中央、国务院对足球寄予那么大期望,但中国足球现实差距那么大,改革开放40多年,社会发展翻天覆地,但中国足球变化不大。作为足协主席为首的足协,我感觉责任很大。能否满足球迷需求?说到底,足球需求久久为功,但不能因为久久为功,就不要今天了。这是第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我不能说因为搞过足球就是内行了,我依然还是外行。有人问我如何认识足球的规律,我说我知道一点皮毛,我还要继续探索,我的能力能否胜任这个岗位?责任能否完成?

因为这两个原因,所以我感到不安。但现在,我踏实了很多,两个原因。首先是上一届班子工作好,有一定基础。第二,党中央、国务院对足球支持,我觉得只要把“50条”逐一落实,就可以做好。

第三,广大球迷的支持。总体而言,现在大家能够接受我,球迷们的期待也是我力量的源泉。我在上港的时候曾说过,投入那么钱,心有不甘。但去球场看到成千上万球迷欢呼,甚至整个城市在为上港加油后,我又甘心了。所以,我到了足协之后,如果可以满足球迷的愿望,那就值得了。

企业和足球不同,当然,企业界和足球还是有相通的。这次执委很多都是新的,他们来自方方面面,有不同感悟,整个机制要建立起来,35个执委是足协决策中心。因为要形成中心,所以要来自各个方面不同的声音。他们对足球产业的发展有很多自己的感悟,很多地方是相通,因而决策也相通,他们在经济领域内管理的成功,所以到足协决策时也是相通的,可以更好地服务于足球。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马德兴

体坛周报副总编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