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业足球25周年系列采访:作家潘采夫的故事

河南建业足球俱乐部08-22 20:52

1994年,我还在河南濮阳上高中,每天放学后在操场踢球,黄河故道留下的沙尘飞扬,上百个孩子在风沙黄土中出没。那一年甲A联赛正式开启,竟然已过去四分之一个世纪。

电视屏幕传来一阵激烈的鼓点,一排穿着红色长球袜和黑色皮足(穿双星的孩子们最垂涎的皮足)的小腿在草地上做着热身动作,动作由缓慢到急促,黝黑的小腿肌肉紧绷,随时准备弹射出一枚重炮轰门。

那段简单的片头,是三十年看球生涯里最令我震撼的宣传片,他带给一个少年的灵魂冲击,远远超过现在酷炫的英超和雄壮的欧冠宣传片。那一年我遇到了河南建业。

QQ图片20190822205021.png

广州太阳神、上海申花、四川全兴、北京国安、天津火车头、河南建业,更多的名字已经记不清楚。胡志军是我头号偶像,高峰挥霍着他的天赋,彭伟国、于根伟、马明宇、高仲勋这些中场球员一直是我的最爱。

在那些风云激荡的俱乐部和球星的光芒之下,河南建业是离我最近的一支球队,静默无声却挥汗如雨咬牙打拼的一支球队。他像极了河南,像极了大巧若拙、重剑无锋的中原人。

我有四年在郑州上大学,偶尔去球场看建业比赛,更多是在凹凸不平的大学操场上,磨损着脚踝和韧带。聂磊是同学们谈论最多的球员,在我印象里,他是和姚夏、谢峰、吴承瑛一样的突击手,也最容易获得球迷的心。

而宋琦是球队的战术灵魂,还有郭星原、朱亮,以及罗马尼亚三驾马车尤里安、波尔乌、安德列库茨。1996,我还跟一批同学到新乡体育中心,为建业大战上海浦东助威。

那支上海浦东,后来叫中远,再后来成了陕西浐灞、贵州人和、北京人和。像大多数当年的俱乐部一样,风流云散,朝秦暮楚,而河南建业一直是河南建业,老板也一直是球迷口中的老胡,我的濮阳老乡。

甲A到中超这25年历史,对中国球迷和俱乐部来说都不堪回首,中国足球被翻云覆雨手摧残得元气大伤,那些弄潮儿个个粉墨登场,最终再去他们应该去的地方。

QQ图片20190822205033.png

而河南建业不同,他在憋屈中踢着球,实在受不了就起身挑战发出怒吼,当然也没什么鸟用,就舔舐着伤口继续踢球。

他看上去有些憨厚甚至木讷,他被人嘲笑为河南人的“三十亩地一头牛”精神,他学不会火中取栗,不会攫取乱世中的利益,反而总是受到伤害,如千年来默默承受着翻烙饼一样兵荒马乱的中原。

当别人狐假虎威的时候,中原是一只默默奔跑的鹿。

但时间是最公正的裁判。二十多年之后,尘埃落定的时候,那些在喧哗与躁动中迷失又醒过来的人们,发现河南建业依然站在那里,大道至简,大巧不工,诠释着河南祖辈老子柔弱胜过刚强的道理。

我并不认为河南建业的形象只是一个老实人,他更像一个有着纯真之气知识分子。从挑战不公的戴大洪,到作家当总经理的张宇,再到文艺范儿的胡葆森,都散发着这样的气息。

QQ图片20190822205056.png

在所有的中超球队中,唯一能让我产生高度认同感的是河南建业。

最近看建业的比赛,战胜国安之后,建业球员和几万河南球迷互动时的战吼,又一次深深地击中了我。过去了这么多年,很多美好的东西都老去了,建业和中原大地的人们,却还是这么激情澎湃,这就叫底蕴,这叫有后劲。

短暂的激情叫激情,持久的激情就是信仰。我作为一个北中原的球迷,向河南建业的过去25年致敬,并坚信未来25年,建业同样会理想在心,行稳致远。

(文:建业球迷潘采夫,本文摘自河南建业官方微博)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