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维特塞尔(下):钱不是一切 无法一直带来快乐

铁皮08-22 22:02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原创

多特蒙德中场维特塞尔曾在比利时、葡萄牙、俄罗斯、中国和德国有过效力经历,最近在接受采访时,30岁的比利时国脚谈到了他的成长经历,和在不同国家生活时的情况。

witsel.jpg

问:2017年你转会到了中国天津权健,这引起了很大的争议

答:“那是一份我无法拒绝的报价。在此事发生半年之前,情况有些不同,我和泽尼特的合同即将到期,而我想要加盟尤文图斯,我已经通过了体检,只剩签合同了,但我在办公室等了一天之后,泽尼特却通知我必须归队。回想一下,这可能是命运的安排,也许那时不是正确的时机。当我有可能转会到中国时,我决定把握住这次机会。”

问:人们说你转会到天津权健只是为了钱,你如何看待这些反应?

答:“一开始确实很艰难,这个话题被比利时媒体讨论了很长一段时间。这让我的家人感到很困难,如果有人说我的不好,那根本不会影响到我,因为我分得清好坏,但我的父母、姐妹,甚至是孩子都受到了影响。我又没做什么禁止做的事,我只是做了前往中国的决定而已。”

问:你会建议年轻球员前往中国吗?

答:“这完全要看个人决定。中国有四座美丽的城市:漂亮的上海、南方的广州,还有北京和天津。天津是一座拥有1600万人口的大城市,列日、里斯本和多特蒙德完全无法相提并论。总而言之,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对我来说这也是一次很好的体检。中国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我是比利时国家队第一个到那里效力的球员。而现在穆萨·登贝莱和费莱尼也在那里踢球。”

Knowing-More-about-the-Beautiful-Family-of-Axel-Witsel.jpg

问:在此期间,你与你的女儿经历了一个不太愉快的故事?

答:“是的,很不幸我的女儿马伊-利突然腹痛,于是我带她去了天津国际医院,他肠胃有些堵塞,但医院缺乏必要的治疗设备,当时我有两种选择:去天津的中国医院,或者去北京的国际医院,但这都要花费两个小时的车程。当时时间很紧迫,情况可能会变得非常危险,所以我去了中国的小医院,那里的人数简直无法想象,我必须取票并在大厅里等待,对我来说,这实在是太疯狂了。我等了两三个小时,一直等到差不多凌晨两三点,马伊-利痛苦地哭了起来,而我还要抱着小女儿在怀里。三点钟,我带着小女儿开车回家,而我的妻子则在医院里陪着马伊-利。第二天我们还有一场客场比赛要踢,我必须和球队一起过去。”

问:后来怎么样了?

答:“最终幸运的是,医生们有了必要的设备,第二天马伊-利就回家了。我在夜里给教练发了简讯,他也非常理解。在这次经历之后,我告诉我的妻子,我仍然想参加世界杯,我们将会返回欧洲。金钱很重要,但不是一切。它并不总能给你带来幸运和快乐。现在我的女儿很健康,世界杯之前我们带马伊-利再次检查后,她的情况一切都好,随后的一年时间里,我们还需要随时留意她的体温。”

问:通过转会多特蒙德,你距离家乡更近了,你是如何加盟多特蒙德的?

答:“首先是佐尔克联系了我,之后法夫尔也给我打了电话,当时我也有其他选择,也许我可以加盟巴黎或者曼彻斯特,但我不想再等了。我认为多特蒙德把我视作第一选择,加盟一家新俱乐部后能有一种好的感觉,这是非常重要的。在与佐尔克、法夫尔和瓦茨克讨论后,我做出了决定。多特蒙德是一家顶级俱乐部,而我一直希望为一家顶级俱乐部效力,因为我已经29岁了,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机会。与天津权健的谈判并不容易,但最终一切还是成行了。”

Fuehlt-sich-pudelwohl-beim-BVB-Axel-Witsel-1889454.jpg

问:你对之后的职业生涯有什么规划?

答:“职业生涯是无法做出规划的,我本可以想象在本菲卡效力五年,但我只在那里踢了一年。但在我加盟多特蒙德后,我已经有了一个计划,我和俱乐部签了四年合约,我希望在此期间都留在多特蒙德,并希望效力更长的时间。我去过很多地方,而这里对我和我的家人都很有好处,多特蒙德不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城市,但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完美的地方,这里距离比利时只有两个小时的车程,而要去中国则要坐11个小时的飞机。”

问:如何看待过去的这一个赛季?

答:“那是一个顶级的赛季,我们和冠军非常接近。没有拿到冠军当然非常遗憾,但我们要在这段时间表现出积极的态度。我从来没有和这样多的年轻而极具天赋的球员在一起,最终决定冠军归属时,经验将起到关键性作用,而拜仁显然在这方面更具优势。现在随着新援的加入,我们会更加强大。”

regular-16-9.jpg

问:随着胡梅尔斯的加盟,一名领袖球员到来了

答:“我很高兴他在这里,并且非常确信他对我们非常重要。胡梅尔斯经验丰富,而且已经赢得了很多冠军。想多特蒙德这样的俱乐部必须赢得冠军,而胡梅尔斯就是一个伟大的领袖,我们需要像他这样类型的球员。”

问:你如何在本赛季做到更好?

答:“我讨厌失去球权,如果我在比赛中两三次失去球权,那就太过分了。我会在比赛后发疯的,并且质问自己为什么会发生这些,我一直都是这样的。而在比赛中,我会尽量保持冷静,那是我的风格。他们可能会把我称作安眠药,我确实非常安静,做许多事情都需要更长的时间。我也总是很放松,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紧张。”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