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世界杯】揭秘“梦之子”扮演者的平凡故事

赵伟仑09-01 17:32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赵伟仑

“梦之子一声哨响,文艺表演即将开始”。

看了2019年篮球世界杯开幕式的观众,一定记得背景里的这句旁白。作为本届篮球世界杯的吉祥物,梦之子在整场开幕式中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每一个展现中国文化的演出章节,都是由他承上启下。这个以龙为原型的吉祥物,之所以能从300多件应征作品中脱颖而出,也是因为他和中国文化的贴切。

微信图片_20190901171452.jpg

梦之子在开幕式上的完美亮相,不仅得益于设计团队的构思智慧,还有一份功劳不得不提,扮演他的“套中人”同样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设计只是最基础的一步,能否演绎出最贴切梦之子的神韵,很大程度都要看扮演者的功底,毕竟每一个人的身高、肢体动作和幅度,对角色的理解都不同,找到最适合刻画梦之子的人,说实话不是一件容易事。不过,看了全中国这么多吉祥物扮演者的表演之后,巴西设计师心里很快就有了答案。

一位名叫郝伟翔的北京男孩,接过了这件厚重但意义十足的服装。他将扮演梦之子出现在世界杯开幕式的舞台上,在国家领导人和全世界的关注下,完成这一光荣却艰巨的使命。

微信图片_20190901171447.jpg

这个属于平凡人的故事,是从7月22日开始的。那时,世界杯开幕式的导演组找到他,总导演一见面就说:“全中国演吉祥物,你是第一”。听到这句极高的评价后,郝伟翔一直在扪心自问:你到底是不是第一,或者说配不配当这个第一。

按资历,郝伟翔或许不是最早一批吉祥物扮演者,毕竟他现在不过27岁,演吉祥物也只有3年的时间;但按实力,郝伟翔确实是业内最好的扮演者,甚至没有之一。他扮演的北京首钢吉祥物霹雳鸭、北京中赫国安吉祥物京狮,已经成为北京体育的醒目标签。在京城的足篮圈里,提起郝伟翔可能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但只要说起“鸭王”或者“狮子”,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4534.jpg

0.jpg

因为优秀的表现力和感染力,郝伟翔也被邀请扮演过中国国家队的吉祥物熊猫,用他的话来说:“为北京体育付出成这样,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期,根本没有想过能代表国家队”。当然,郝伟翔更没想过,他能扮演篮球世界杯的吉祥物梦之子,站在国际舞台上。

如果用一个词来总结这段经历,郝伟翔选择了“升华”。“我能扮演这个吉祥物,能站在世界杯的舞台,对我来说是一种升华。从地方到国家的认可,从国家再到世界的认可。真的,我做梦都没想到”,郝伟翔说。

8月30日晚8点开幕式正式开始之前,郝伟翔为了这个梦想照进现实的时刻,心理层面早已准备了一个多月,身体更是经历了长达半个月的魔鬼训练。从8月16日到开幕式当晚,郝伟翔一直在水立方与所有团队一起训练,这半个月每天的生活都是联排,每晚8点还有市领导的审查。而在整个过程中,郝伟翔每一次都要身穿梦之子的服装,半个月穿上这身衣服已经30次有余。

0 (1).jpg

因为家住在首都机场附近,距离水立方的历程比较远,过去半个月郝伟翔几乎没有回家,唯一一次回去就是给梦之子“洗澡”。其他时候,他就一个人在酒店的淋浴间洗洗服装,郝伟翔说:“我实在受不了臭着和别人合影”。

郝伟翔不仅操心着自己的工作,他的学生们也在这场开幕式有很重要的任务,他非常担心孩子们的表现。其实扮演吉祥物只是郝伟翔的副业,他的主业是一名花式篮球教练,平时要给孩子们上课。这次开幕式,郝伟翔带领的一批四五年级的学生也有表演工作。在进驻水立方之前的一个月,郝伟翔也没闲着,他一直往返密云为孩子们进行指导,期待学生和他一同站在舞台上的那一刻到来。

微信图片_20190901171458.jpg

微信图片_20190901171445.jpg

排练期间,我问过郝伟翔:“说实话累吗?”他的回答是:“这个月我确实很忙,每天确实挺累的,住在水立方旁边的酒店,也没怎么回家,演完浑身都是汗,”他打了个哈欠接着说,“但我感觉很快乐,每天都很活跃。如果能呈现得更好,千万别在开幕式面对全世界观众出现失误,也没有什么累不累,高兴就行。这些孩子也代表了我指导的最高水准。”

开幕式当晚1个小时的表演结束之后,1米91的郝伟翔直到11点才脱下这身衣服,因为他一直在后台和每个人合影留念——这是他之前答应大家的事。从不到8点备场,到合影结束,郝伟翔穿着这份厚重的衣服,长达3个小时。

微信图片_20190901172525.jpg

脱下服装后半个小时,郝伟翔在朋友圈写下了一篇长文,其中一段写道:“今天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国家领导人面前演出,今天是我排练周期最长的一次演出。但了解我的人都知道,从穿上的那一刻起,我从不会摘头,从不会停止与场上场下的互动。半个月的时间,我没倒下过”。

一个小时之后,深夜12点半,我问他睡了吗?郝伟翔给我发来了一条语音:“我感觉有点儿累,表演结束之后我和最后一个人合完影才走,现在有点儿难受”。

当激情和荷尔蒙散去,疲惫还是会侵袭你的身体。于是我又问了他一个问题:打算把这份工作扛到什么时候?他想了五分钟才说:“我不把这个当成工作,现在身体也吃得消,等我什么时候累了,玩不动了,有更好的人能取代我,对这些事情很了解。”

0 (3).jpg

郝伟翔所说的“了解”,并不是知道如何扮演吉祥物,而是如何做人。他说,那个人一定要保持最纯粹的心态,不能让吉祥物变得商业化,不能拿这个身份招摇撞骗。“我不允许自己这样,不允许演这个的人这样,纯粹。不是我的目标,这就是我现在正做的事情”。

不过就此时此刻而言,年轻的郝伟翔还没打算停下脚步。当晚开幕式结束之后的第一天,也就是世界杯的第一个比赛日,他在五棵松还有一个表演任务,这也是他的老本行——太极篮球。而再过一天之后,他将坐上前往上海的高铁,将花式篮球带到美国队的小组赛现场。

微信图片_20190901172527.jpg

郝伟翔说,篮球这项运动彻底改变了他的生活。在此之前, 他和万千篮球爱好者一样,只是一个纯粹喜欢篮球的大男孩。大学毕业之后,原本学习物流管理的郝伟翔,走上花式篮球的道路。其中有两三个月,爸妈极度反对他正在做的事,家长觉得玩篮球不是一个稳定工作,没有五险一金。但郝伟翔的做法是:“我就气他们,然后就去卖保险了,干了一个我爸妈最不喜欢的工作。”

两个月之后,爸妈跟他说,你还是回去玩篮球吧。于是,这一玩就玩到了现在。今天,郝伟翔也能特别自豪地说:“我特别高兴的是,工作从来没让爸妈操心,一定要自己先拼。当他们的朋友在饭桌上提起我的时候,他们还是相当骄傲的。”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赵伟仑

体坛+篮球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