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记分牌》杂志:为何长袖球衣在足坛几乎绝迹?

小中09-03 17:52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小中报道

巴西著名足球杂志《记分牌》2019年8月一期发表路易斯·菲利佩·卡斯特罗的一篇文章,题为《为什么长袖球衣在足坛正在绝迹》。该文章说,“过去被视为更时髦漂亮的选项,冬季球衣现如今却把空间输给了短袖球衣和所谓的‘第二层皮肤’的组合。”文章里提到的“第二层皮肤”,指的是保温衣。

1567500234050067824.jpg

罗纳尔多(左)穿长袖球衣,梅西(右)穿短袖球衣,配保温衣。时代不同了,球衣时尚也不同了。

《记分牌》杂志的文章全文如下:

更为传统的人说,在世界足坛有些角色灭绝了。比如“经典10号”,那位在场上梳理比赛、组织进攻的球员,就属于这种情况。同样也正在消失的还有“站桩”中锋,那类吸引中后卫的注意力,其唯一使命就是把皮球推进网窝的球员。还有人抗议,现在比赛时出现在场边的都是“戏剧观众”。但他们同样也是呼唤巨幅旗帜和鞭炮烟花重回足球场看台的那帮人,他们说他们怀念坐在混凝土看台上的那种感觉。今天,谈到球衣的风格,在体育营销大行其道的时代,一个静悄悄的缺席可以被感觉得到:长袖球衣去哪里了?

荷兰时装设计师弗洛尔·维塞灵说:“我表示遗憾,因为长袖球衣非常优雅。对我来说,他们是足球时尚的体现。”维塞灵为美国运动服装生产商耐克公司工作过5年,他亲眼目睹长袖球衫的消失。袖子长及手腕处的球衣风格,其出现可以追溯到世界上最受人欢迎的运动产生的初期。

在曼彻斯特足球博物馆,最抢眼的是一件白色的老球衣,它的色彩已经变得暗淡。1872年,足球史上第一场国家队之间的比赛,与苏格兰队的友谊赛,英格兰队穿的就是那件球衣。那件球衣的质地是粗羊毛,那是当时为了抵御欧洲的寒冬而可用的材料。

1567500329645074130.jpg

1872年,足球史上首场国家队友谊赛,“三狮军团”穿的羊毛质地球衣。

小贝爱穿长袖球衣是为了有范儿

科技不断进步,球衣不断获得了更各种各样的材料和质地。目前,存在着用PET塑料瓶回收再利用后生产的塑料制作的球衣。有些球员使长袖球衣成了他们个人的注册商标。这一款球衣的最大粉丝,使冬季球衣成为时尚象征的人,或许非英格兰前巨星大卫·贝克汉姆莫属。

贝克汉姆不仅因他精准的传球,也因他的好美、好打扮而闻名。以时尚的名义,曼联美男子更愿意用长袖盖住自己纹了刺青的双臂。为此,他甚至敢于挑战气温计。

2000年世俱杯,在马拉纳卡球场差不多40度的高温下,对阵墨西哥内卡萨,贝克汉姆让所有人震惊。与他的队友们相反,他穿长袖球衣亮相。不知道是否是巧合,他是最早去沐浴花洒下冲凉的人。在上半场,他就被红牌罚下。

1567500496677052961.jpg

2000年第一届世俱杯,在马拉卡纳球场,只有贝克汉姆(右二)穿着长袖球衣。

在不久以前,球员们穿着“贝克汉姆式”球衣在绿茵上驰骋是很常见的事。那种时尚一直坚持到保温衣的出现。“今天,99%的球员穿着被我们称作‘第二层皮肤’的东西上场踢球。”科林蒂安俱乐部市场营销经理卡约·坎波斯说。

这种类型的衣服紧贴着身体,无论是热天,还是在冷天,都能帮助调节体温。这款衣服总是穿在比赛球衣下面,国际足联已经规范了它的使用,要求“第二层皮肤”要与其上面所穿的球衣的颜色相符合。

在热天,球员们穿上无袖保温衣或短袖保温衣。在冷天,紧身保温衣的样式是长袖的。而正式比赛球衣,除了很罕见的例外,总是短袖的。

短袖球衣+保温衣 一次能卖两件衣服

而这样做则是出于经济原因。

“2011年,当我开始为耐克设计足球球衣时,该品牌决定停止为球员们生产长袖球衣,也停止为球迷们生产长袖球衣,以便把市场推向保温衣方向。”荷兰人维塞灵证实道。

“这一世界性的变化刚开始时是由于球员们的要求而发生的。大多数球员偏爱保温衣,偏爱技术,因为那是一种很轻的产品,更紧地贴到身上。”卡帕品牌市场营销经理马塞洛·戈麦斯解释说。

在这里,存在着一个清晰的市场战略:在展示比赛球衣和“第二层皮肤”的同时,体育服装品牌一次性就推广了两种产品。

目前,一件球迷版球衣平均价格是250雷亚尔(约合60美元),但它不使用(与球员版球衣)一样的吸汗技术。而穿在球衣下面的“第二层皮肤”,价格在100雷亚尔(约合25美元)。

据马塞洛说,要生产一件长袖球衣,体育服装品牌的成本增加大约10%。然而,不再生产长袖球衣并不意味着巨大的成本削减。“我不能说我们少花钱了,因为我们得满足对保温衣的数量需求,成本最终转向这种产品。”

买到长袖球衣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更时尚的球衣在消亡,这首先发生在球场上,之后发生在商店里。目前,在专卖店和网店里,找到一件长袖球衣成了一个几乎不可能实现的任务。

“这种产品成本更高,由于巴西是热带国家,它的销量一直很小。随着长袖保温衣的发展,它彻底淡出了各品牌的生产线。”卡约·坎波斯解释道。

就连寒冷国家,比如俄罗斯的俱乐部,也不再在其网站上提供长袖选项。

就连很多守门员,也开始接受这种短袖球衣下面穿保温衣的新时尚。而在过去几十年,他们穿着笨重的守门员服,胳膊和肘部有时候尤其厚实。

反叛者C罗和格列斯曼

弗洛尔·维塞灵负责为耐克公司设计2014年世界杯球衣,也包括巴西国家队球衣。荷兰设计师透露了一个秘密,世界足坛有一位巨星,坚持不向变化妥协。

他说:“只有一个人拒绝只穿短袖球衣,他就是C罗。由于他的要求,葡萄牙国家队是唯一一支在巴西世界杯上也有长袖球衣的国家队。”

然而,尤文图斯球星似乎从贝克汉姆的教训中学到了东西。在(巴西东北部城市、巴伊亚州首府)萨尔瓦多,小组赛输给德国队一战,他选择穿平常的短袖球衣。打平美国队一役,在马瑙斯令人窒息的湿热中,他甚至还尝试穿用了长袖球衣。但中场休息时,他还是放弃了。只是在小组赛最后一战,在巴西利亚,在击败加纳队一役,C罗在整场比赛中才能够使用他偏爱的球衣。也正是在那场比赛上,他打进了在那届世界杯上的唯一进球。

迷信还是时尚?C罗从没确切地解释过他的偏好,但细心的球迷们注意到了一个巧合。正是穿着短袖球衣,露着胳膊,葡萄牙巨星经历了他职业生涯初期最大的挫败:2004年欧洲杯决赛在家门口输给希腊队,2006年世界杯半决赛负于法国队。

1567500573318085867.jpg

C罗穿短袖失利,穿长袖拿冠军。这是迷信,还是巧合?

自那之后,在关键时刻,C罗很少放手长袖球衣。正是穿着长袖球衣,他赢得了五届欧冠联赛冠军和2016年欧洲杯冠军

C罗不是最后的浪漫主义者。法国前锋格列兹曼去年随法国队拿了世界杯冠军,最近刚刚由马竞转会巴萨。他也习惯请求球队为他生产专门的冬季球衣以便他穿用。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决赛,对阵克罗地亚队,格列兹曼是唯一一位球衣长袖盖住双臂的上场球员。接受《GQ》杂志采访,格列兹曼解释说:“我喜欢长袖球衣和7号,是因为贝克汉姆。他是我的偶像。”

1567500623628069150.jpg

格列兹曼(右二)穿长袖,是学小贝。

文身因素

还有另外的一个原因,也可以帮助解释现在这代球员对短袖球衣的偏爱,那就是文身。(在有些情况下,有人甚至更喜欢把短裤裤腿卷起来,以让大腿更暴露无余。)

全身没散布着“艺术品”的足球球星,现在是少之又少了。有一次,帕尔梅拉斯前锋杜杜甚至说,在乌克兰基辅迪纳摩踢球期间,为了打发漫长无聊的时间,他找人把文身绣满他的全身。

1567500660542045722.jpg

身上连一处文身都没有,都算不上职业球员。内马尔(左图)身上的文身贼多,有人甚至开玩笑说他身上印着本漫画书。右为科林蒂安边后卫法比奥·桑托斯,比赛中,他习惯卷起短裤裤腿,以显露出他大腿上的文身。

就连一向低调的梅西也加入这一时尚,时至今日,他的胳膊和小腿都布满了文身——有些文身的口味是令人怀疑的。

再一次,C罗背道而驰。C罗身上没有一处文身。这样做的原因之一,是他要经常性地参加献血中心的献血活动。(如果选择用带颜料的针纹身,得至少4个月不得献血。)

在足球中,只不能穿无袖球衣

如果说长袖球衣面临消亡的危险,另一款样式已经彻底被禁止在足球中使用,而且已经好多年了。那就是无袖球衣,传统上在篮球场上使用。

2002年 ,彪马和喀麦隆国家队独出心裁,甚至尝试在足球时尚界引起一场割裂,但还是撞到了国际足联的规则上。 

由埃托奥领军的喀麦隆队赢得那年年初举行的非洲国家杯,它穿了一种革命性的无袖球衣。那样做是为了应对非洲大陆的酷热——当然了,也是靠这新鲜东西赚钱。

然而,在韩日世界杯上,喀麦隆队被国际足联禁止使用那款球衣。无袖球衣被国际足联视为“背心,而非球衣”。

除此之外,为了给禁穿令提供理由,国际足联还说,在球员们的胳膊上需要有一块带布的空间,上面可以印“补丁”。所谓的“补丁”,实际上是通俗说法,指的是赛事中印在球衣上的各种官方徽章。

没办法,喀麦隆队不得不修改它的球衣,缝上黑色的袖子,以便让原来背心的绿色显得更突出。随后几届世界杯,国际足联采取了更为严厉的规则(比如不允许球衣的袖子使用跟球衣主体不同的颜色)。

1567500958771035215.jpg

韩日世界杯上,穿“背心”国际足联不让上场,喀麦隆队缝了黑色袖子。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小中

体坛+记者、巴葡足球专家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