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夺南亚杯逼平韩国队 马尔代夫不只有阳光和沙滩

杨健09-10 09:25 体坛+原创

体坛周报全媒体原创

作为亚洲实力最孱弱的国家队之一,本世纪以来,先后4次与国足在正式比赛交锋的马尔代夫,固然在实力上无法等量齐观,却总能出现在各种与国足有关的段子里。冥冥中似乎正有巧合,国足本届40强赛的首战,又要从“千岛之国”开始。尽管没人怀疑国足能以一场大胜赢得开门红,但马尔代夫与国足的那些事儿,却显然比比分更值得回味。

不再是足球荒漠

1965年,马尔代夫正式脱离英国成为主权国家,结束了近500年被欧洲干预的历史。而在英国殖民者的影响下,足球运动也在印度洋群岛上发展起来。1979年,马尔代夫国家队迎来了首场国际比赛,结果他们被塞舌尔9-0血洗。3年之后,马尔代夫足协正式成立,并于1986年相继加入亚足联和FIFA,并在1998年世预赛首次亮相洲际大赛。

然而,对于没有职业联赛、国家队基本由足球爱好者组成的马尔代夫而言,首次大赛征程着实不值得怀念:首战伊朗,他们便0比17惨败,这场比赛也创下了FIFA男足正式比赛的最大分差。首轮小组赛,马尔代夫6场比赛全部败北,得失球是令人瞠目的0:59。而比比分更扎心的,是首都马累国土面积有限,国家体育场达不到FIFA正式比赛要求,只能辗转第三国作赛,甚至将客队球场作为主场……

63923b81789902fa50c1513da7bf0cdebaf9_m.jpg

近年来,得益于旅游业的飞速发展,主打阳光、海岸、沙滩的足球作为休闲体育项目,也一道得到长足发展。“足球是马尔代夫最受欢迎的运动,一年四季都有足球比赛。在大多数岛屿上,年轻男人举行一场黄昏前的足球赛是每日的必修课。马累举行的俱乐部联赛,在巴伦西亚和维多利亚等俱乐部之间展开。该国每年会与邻国进行足球锦标赛。马累的国家体育场也会举行比赛。”马尔代夫旅游官网上,如此介绍该国足球运动的开展。2000年,马尔代夫国家足球联赛(Dhivehi League)正式启动。如今,马尔代夫不仅有两个级别的联赛,还有地区联赛、杯赛甚至超级杯赛事,球员也逐渐实现了职业化。

12-1.jpg

而在南亚足球的最高荣誉——南亚足球联会杯上,马尔代夫也在印度、斯里兰卡、不丹、阿富汗等7支球队的竞争中不落下风。2008年和2018年,马尔代夫两次夺得南亚足球联会杯,这是该国成年男足正式比赛至今仅有的冠军头衔,此外,他们还曾三度问鼎这一赛事亚军。尽管在亚洲范围内,马尔代夫仍是被人遗忘的角落,但在印度洋周边,他们已经是不可忽视的足球新势力。

提防重蹈韩国覆辙

新世纪以来,先后聘请10余位外籍主帅的马尔代夫队,是亚洲进步最快的国家队之一:2011年-2015年,他们的FIFA排名持续上升了40余位,最高时达到124名。在诸多洋帅的调教下,球队不但保持了南亚球队小快灵的风格,也在身体对抗和专注度上不断提升,而最能代表球队韧劲的比赛,莫过于2004年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他们在马累0比0逼平韩国队,这场被韩国媒体怒斥为“不可饶恕的耻辱”,最终也导致了葡萄牙籍主帅科埃略就此下课。

7793791e1b8abf6f61fe5e85f141b0bcf2f1c.jpg

如今,马尔代夫的主帅是克罗地亚人塞格尔,他对球队的改造相当成功,国内舆论对其很是支持。他与德国主帅勒夫以及领队比埃尔霍夫是非常好的朋友。此前他曾担任阿富汗的主帅,2018年3月底才开始执掌马尔代夫。在夺得南亚足球联会杯后,塞格尔甚至放出豪言:“只要大家一起努力,即使冲进世界杯也不是天方夜谭。”

有消息称,马代头号球星阿什法克即将回归国家队,作为马代队史头号射手,以及首位在海外效力并夺冠的球员,34岁的阿什法克早在上届世预赛,就和国足交手过,而他对阵不丹时更上演过帽子戏法。上赛季回归马代联赛后,阿什法克又夺得了金靴+金球的双料最佳,连马尔代夫5元拉菲亚(该国货币)上的足球人物肖像,都取材于阿什法克。此前落选国家队后,阿什法克在社交媒体上不断为“红鱼军团”打气,但对于国足而言,提防阿什法克相当重要。

文/杨健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