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兰特自揭离开勇士真相 他这三年经历了什么?

刘鹏飞09-13 15:30

体坛周报全媒体特约记者刘鹏飞

“有些时候,我讨厌NBA。”凯文·杜兰特疲惫地说道。

 身穿一件DMX品牌的灰色T恤和一条深色训练短裤,肩膀上搭着一条NFL华盛顿红皮队的羊毛织物,KD面朝下趴在一张铺了衬垫的桌子上。一个身体理疗师弯着身子,用促进血液循环的激光仪全方位扫射着他经过手术修复的右小腿。在这里,杜兰特敞开了心扉,谈起了这几年跌宕起伏的人生。

凤凰涅槃,篮网成为新栖息地

24版.jpg

让我们把指针拨回到2019年6月10日,杜兰特由于跟腱撕裂轰然倒下,这中止了NBA的喧嚣,也让总决赛蒙上了一层阴影。问题在于:2014年的常规赛MVP,两届FMVP,四届联盟得分王的凯文·杜兰特还会重回往昔吗?眼下,且听当事人说几分钟,因为他不会再和之前一样了,他已经是一个不同的人了。

这种改变不单单是浮于言表,不仅仅是告别金州勇士转而与布鲁克林篮网签下为期4年1.64亿美元的一纸合约;更不只是放弃了他长期以来一直使用的、极富象征意义(杜兰特敬爱的一位青少年教练,同时也是他的人生导师,在35岁时被枪杀致死)的35号球衣。感觉这是一次巨大的改变,仿佛是他对篮球消亡的感触使他慢慢意识到,这一切可能会以极速消逝。创意合伙人、制片人布莱恩·格拉泽说,杜兰特拥有你在体育界所可能遇到的最原始、最特殊的思维。格拉泽回忆说,杜兰特曾在西西里岛的一处休息寓所做过一次演讲。在问答环节,有人问是什么让杜兰特如此出色,杜兰特的回答很酷:“猜疑(Paranoia)。”

但这都是猜想。人们永远在揣测他的想法,杜兰特讨厌这一点。他迄今的12年NBA职业生涯以大量的闹剧、丑闻、伤病、痛彻心扉的失利、激烈的争执、引人注目的转会、充满情绪的回归以及专门用于吐槽网友的社交平台小号为特征。即便是他最忠实的支持者(他的母亲和父亲)也说,杜兰特可能需要上天的保佑来应对跟腱撕裂的伤病以及长达一年的伤停。

GettyImages-1155104097-775x465.jpg

总而言之,从任何意义上来说,杜兰特都需要一种治愈。

杜兰特的经纪人、商务合作伙伴以及密友里奇·克莱曼说,2016年夏天,他和杜兰特在汉普顿的弗瑟街上租了一处豪宅,来接待各支NBA球队的招募团队,这其中也包括勇士的4位球星。而这一次,自由市场开启前不久,克莱曼在苏豪区的一家名为Cipriani的时髦餐馆与杜兰特见面,跟他最后说了一遍所有球队的情况以及他的所有选项。杜兰特说:“好的。我准备加盟篮网,就是这样。”克莱曼吃了一惊:“真的吗?”杜兰特说:“讨论结束。”

杜兰特表示,他的实际决策过程就像表面上那样简单。他知道,布鲁克林篮网是一支适合他的球队。他在做决定之前甚至都没有和篮网方面详细谈过。他不需要PPT介绍。他说,当他作为客队球员来到巴克莱中心时,他总能感受到篮网球迷对他所在球队的热爱,他会猜想,如果他是主队球员会怎么样。此外,篮网也给了他一个和他“在联盟里最好的朋友”凯里·欧文一起打球的机会。

回首湾区,没被勇士完全接纳

当然,他对离开湾区一事依然心存矛盾。“加盟勇士的时候,我的心态是想要成为一支球队的一部分,想要成为一个家庭的一部分。我当然感觉自己被接纳了。但是我从来没有成为他们那些人中的一员。我不是被勇士选中的……斯蒂芬·库里,显然他是被勇士选中的。安德烈·伊戈达拉,他是勇士首次打进总决赛并夺冠时的队内成员。克莱·汤普森,他是被勇士选中的,德雷蒙德·格林,他也是被勇士选中的。而余下的球员都在那里焕发了他们的职业生涯名誉。而我呢?该死的,你能对我的职业生涯做什么?你将会教会我些什么?你怎么改变得了我篮球生活中的任何事情呢?我已经得过MVP了,我也已经荣膺过NBA得分王了。”

然后他撤了出去,离开了球队,他感觉这是预先注定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说,“我开始意识到,我只不过是和其他球员不一样。这不是一件坏事,只不过是我的情况以及我在联盟的处境而已。最重要的是,媒体总是把我和勇士割裂开来看,所以没有人有可能完全接受我在勇士这件事。”

KD_rehab.0.webp.jpg

在去年11月一场比赛的最后时刻,他与格林公开发生了争执(杜兰特斥责格林没有传球给他,格林反唇相讥,不断向杜兰特抛去恶语)。有流言称那才是他离开勇士的决定性因素,杜兰特对此嗤之以鼻:“无稽之谈的传闻而已,我们在那之前关系很好。我们关系很好。”他也坚称,在那之后他们的关系还是很好。

但是同时还有一点:从竞争力和技战术角度而言,杜兰特已经开始担心勇士已经达到了自身上限。“我们在勇士打的动态进攻只能在一定程度上发挥作用。”他说,“可能在季后赛的前两轮,我们可以完全只依靠我们的体系。到了后两轮,我们必须加入一些个人进攻。我们必须取得压倒性的优势,因为在季后赛的那轮,对手会更强。所以现在,我必须深入挖掘我的技能,自己开发进攻,更多地持球进攻、单打、打挡拆,而不是让进攻体系为我创造机会。”他希望去一支能让他在常规赛季有这种自由发挥的球队。

俄城初恋,如今他已不愿回去

杜兰特在转会上经历颇深。当他离开俄克拉荷马雷霆加盟金州勇士时,外界的反应很激烈。一夜之间,他从偶像变成了叛徒。这种记忆如今仍旧让他感到痛苦。

“人们来到我的住处附近,在我住的社区用油漆喷涂那些用于挂牌出售房屋的标志,”他回忆说,“人们在我的房屋前放录像,焚烧我的球衣,用各种丧心病狂的绰号称呼我。”

2017年2月,他作为客队球员来到俄克拉荷马城的第一场比赛,球迷们挥舞着纸杯蛋糕的标志,扯破喉咙大喊大叫,因为他们认为杜兰特是个软弱的人。“当我走进那座球馆时,那是一种有毒的、充满恶意的感觉,球队、训练师以及装备管理员,那些人都对我感到不满吗?他们都不跟我说话吗?我的反应是,哟,我们的关系就到了这种地步?就因为我离开了一支球队,去了另外一支球队?自从我离队之后,我没有和球队以及管理层的任何人有过交谈,即便是友好寒暄也没有。”

64430134_890102947993249_670827334977055156_n.0_wps图片.jpg

他在马里兰州乔治王子郡环境最恶劣的地方长大,没有钱,也没有父亲,他在童年时失去了珍爱他的婶婶和教练,因为枪支暴力失去了他的一些朋友。他在一个空空荡荡的两居室中和他的母亲以及哥哥相依为命,而他现在拥有了这座令人惊叹的美式豪宅。这段非凡旅程中的每一步都留下了印迹,重塑了他的灵魂。他想要告诉你,告诉全世界这一切的来龙去脉,他用他优美的赛场表现做到了这一点。他是独一无二的天才,兼具身高和力量,融合了暴力、精准以及优雅。

“人们总是说:‘你快乐吗?’一年来,人们都在纠缠这件事:KD对他现在的处境感到快乐吗?”、“有些时候,我讨厌NBA这个圈子,球员们让NBA的商业性以及随之而来的名利改变了他们对比赛的应有看法,有些时候我讨厌这一点。我不喜欢和那些行政人员待在一起,不喜欢随之而来的尔虞我诈。我唾弃那些东西。”——杜兰特

微信图片_20190912160553.jpg

杜兰特说,他决定在篮网穿7号球衣,因为7在《圣经》中代表着完美。显然,职业生涯的完满已经存在于他的脑海中了。如果确实如此,那然后呢?

他说,也许还有孩子吧。那他想有几个孩子呢?他说了一些数字,也许五个,也许一个吧。

首先,他得找一个能应付得了这种疯狂生活的女人。

他过去常想,这并不是多高的要求。但是,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之后,他在那方面的想法更进了一步。

“我认为这种生活很简单,”他说,“但是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