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丁克“让位”中方教练 明年奥预赛充当国奥顾问?

马德兴09-20 08:15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马德兴报道

中国足协最终还是“下手”了,尽管希丁克目前人依然还在荷兰,但中国足协9月19日正式发布消息,宣布成立“国奥备战工作领导小组”,由高洪波任组长、郝伟担任执行教练,这也意味着希丁克很可能进入实质性的“下课”倒计时。当然,本月底,希丁克本人还将返回中国,但返回中国之后主要是谈论“后事”。

XxjpseC007313_20190905_PEPFN0A001.jpg

①希丁克态度早已引发不满

中国足协昨天发布正式消息宣布国奥备战工作小组,应该说并不令人意外。自从去年9月正式签约中国足协后,过去一段时间以来,希丁克的工作态度与作风早就引起各方面不满,但鉴于希丁克的“威名”,谁也不敢在公开场合表达意见,都是任由其发展。而且,当工作团队以及中方助教团队将相关情况上报给中国足协主管领导时,主管领导也是充耳不闻,反而让具体工作人员进一步配合好希丁克的工作。在这种情况下,球员来到国奥队后也是“出工不出力”,于是,整个国奥队的情况也就不难想象了。

据了解,让希丁克“下课”的想法并非因为国奥队在本月早些时候输给了越南队,而是早在土伦杯赛期间,希丁克的工作态度就让足协相当不满,并开始酝酿是否应该针对国奥队的现状做些什么。而且,由于国奥队属于整个中国体育备战2020年东京奥运会整体计划与项目中的一部分,围绕着国奥队的相关事宜并不仅仅由中国足协做出决定。因而,中国足协的领导班子也曾就国奥队的情况多次进行过专题汇报,高层领导也曾做出过明确指示:必须要采取一些必要的措施与办法,不能让国奥队这种情况再延续下去。

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足协本来早计划在7月就采取行动。7月中旬,希丁克曾返回中国述职。其实,那一次希丁克单方面延后、推迟与中国足协领导会谈的时间,就已经令足协相当不满,因为当时足协希望希丁克能够在7月初就回到中国,就相关事宜展开会谈。但希丁克将会谈延后了差不多两周的时间。

在那次会谈期间,中国足协首先就是希望希丁克能够对自己的助手与教练班子进行补强。众所周知,希丁克在韩国队执教期间,三名助理教练都有很强的能力,像韩国本土的朴恒绪现在是越南国家队主教练;美籍伊朗人古特比目前执教中甲石家庄永昌队、此前还曾执教过伊朗国家队;荷兰人维尔贝克则后来担任过韩国队、澳大利亚队、阿曼队等多支国家队。这几位各自独立带队的成绩也都相当不错。至于其他体能教练、科研教练等就更无需多言了。但是,此番希丁克来华执教国奥队期间,所带的三名助理教练中,两名助教此前未曾有过职业队带队经历,只是在中国从事青少年球员的工作。

只有体能教练情况相对稍微好一些,但却不断进行更换,因为每次集训也就两周左右,其他时间无需到中国。在这种情况下,稍微好一些的教练都希望能够有一份稳定而较为长期的工作合同。而且,考虑到费用问题,中国足协曾提出过,如果有合适的体能教练,中国足协愿意再拿出一部分钱来支付体能教练的薪水。在面谈的过程中,希丁克全部欣然接受,但返回荷兰之后,希丁克随即就通过邮件表示:自己有自己的助手,不需要其他教练。对于中国足协所提出的从即日起至明年1月奥运会预选赛全面开始期间的详细备战方案,希丁克则只是粗线条地提交了一份大致计划。同时,对足协所提出的人员选材范围是否可以进一步扩大的问题,希丁克则表示需要进一步考虑。

也就是说,尽管希丁克在7月返回中国述职,看上去一切风平浪静,双方谈得很融洽,但作为“老江湖”,希丁克实质还是“我行我素”,一切都没有任何变化。相反,在希丁克重返荷兰之后,倒是中方管理团队甚为积极,开始不断下赛区观看比赛、了解情况。不为外界所知的是,8月下旬国奥队重新在香河展开集训,尽管名单是中国足协公布的,但实际上,名单中出现的众多新面孔都是中方推荐的结果,而且将大量的数据交到了希丁克手中,这才让希丁克点头、同意下发集训名单。

而且,本来足协下半年的联赛赛程安排较为宽松,目的就是让国家队、国奥队有更多的备战集训时间,像8月的集训从8月22日在香河展开,9月5日、8日先后与朝鲜队、越南队进行两场热身赛。可按照希丁克原来的想法,直接8月底集中即可,然后就打两场热身赛,先前的集训根本没有必要。至9月,在本周的联赛打完之后,又将进行休战期间。足协希望希丁克能够早一些展开集训,多看看球员的情况并展开磨合,但希丁克同样认为没有必要,队伍在10月2日集中,然后前往重庆万州参加一项四国赛。所有这些,其实都是导致足协不得不与希丁克分手的重要原因。当然,这期间就更不用说希丁克迄今为止尚未提交出一份完整的备战方案,给人就是“应付差事”的印象。

②用“顾问”角色指挥奥预赛?

可以这么说,希丁克作为一名曾经的世界级名帅,能力与水平无人质疑。这其实也是中国足协希望希丁克能够继续担任主教练、而在通知中让郝伟担任“执行教练”的原因。也就是说,其临场的指挥能力、分析与判断还是中方任何教练所无法相比的。所以,成立工作小组是鉴于希丁克的助理团队不强的情况,增强执行力。而且,像这次准备万州四国赛,希丁克认为没有必要那么早就展开集训,但中方执行教练组将从下周就展开。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希望希丁克届时能够参与到明年1月的实战指挥过程中,或者扮演“顾问”的角色。当然,这样的设想不错,最终希丁克是否会接受?则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

实际上,近期以来,围绕着国奥队的消息不断。早在中国队与越南队比赛前,助理教练孙继海就已经正式向足协提出辞职,而且在国奥队集训结束后,足协有关领导也与孙继海有过一次正式的谈话。而原本在8月下旬的集训通知中以领队兼中方教练组组长身份出现的肇俊哲,也曾是执行教练的人选,但由于各种原因,肇俊哲未能成为执行教练。而且,有消息称,肇俊哲已经正式向中国足协提出了辞职。在这种情况下,新成立了国奥队工作小组找来了郝伟。

可以这么说,希丁克这次中国之旅从一开始就令各方不是很满意。除了前面所提到的工作态度问题之外,各界对希丁克的意见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是身为国奥队主教练,希丁克自从去年9月正式上任之后,基本没有看过国内的比赛。如果说2018年上任之时因为联赛已经接近尾声、不看尚情有可原的话,则进入到2019赛季之后,希丁克的做法就完全令人看不懂了。在3月下旬率国奥队侥幸地拿到了明年1月的奥运会预选赛决赛阶段比赛入场券之后,希丁克本人曾在新闻发布会上直言:希望球员更多地能够打上比赛、在联赛中得到更多的锻炼。但实际情况却是:希丁克在国奥队比赛结束之后,直接就从吉隆坡返回了荷兰。在5月下旬集训准备土伦杯赛时,希丁克才重新回到国内。在土伦杯赛结束后,希丁克又直接从法国返回了荷兰。而在去年12月,希丁克更是因为在接手中国国奥队之前就定好了前往泰国休假,因而要求将国奥队的集训也安排在泰国。迄今为止,除国奥队集训之外,希丁克就没有再在中国多呆一天。这样的工作方式也是令人不满意的。

其二,也是外界最为诟病的,就是球员的选拔问题。今年中超联赛出场的U23球员统计之中,排名靠前的球员始终无法进入到国奥队的视野之中。而代表国奥队出战的球员,多数人在联赛中很少能够出场,部分甚至连预备队比赛都打不上。于是,问题也就由此而生:这些球员又是如何能够进入到国奥队视野之中的?如果不是中方的介入,9月份的最新一次集训中,恐怕就不会有那么多新面孔出现在国奥队中。

也正因为这样,球队的日常管理问题也层出不穷。譬如,球队应该准备比赛,但球员照样玩手机、玩游戏,一副“与己无关”的样子。像国奥队这种队伍应该在饮食、作息方面有严格的规定,但是,集训期间或比赛期间居然跑出去吃饭、宵夜的情况,尤其是在9月的黄石比赛期间。比赛结束之后的当晚,居然超过半数的球员不在下榻酒店内休息。这样的氛围与风气,指望着这样的队伍能够有战斗力、在关键时刻能够打硬仗,恐怕就是痴人梦呓。

于是,围绕着这支97年龄段队伍所发生的一切,恐怕都不会令人意外。当然,希丁克有自身的问题,可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从这个97年龄段队伍自2016年正式组队至今,过去这几年来所发生的过的、所经历过的,某种程度上何尝不是中国足球现实的又一种反应与显现?至于2020年东京奥运会,或许从成立之日就已经注定了未来的结局。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马德兴

体坛周报副总编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