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奔斗:拉沃尔杯思考 为什么全世界都干不过欧洲?

张奔斗09-22 10:24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张奔斗

拉沃尔杯若是明智的话,今年就应该让世界联队爆冷击败欧洲。

微信图片_20190922102017.jpg

毕竟,如果欧洲联队连续三年夺冠,很可能会消磨人们对这项赛事的热情。毕竟,悬念是竞技体育不可或缺的要素——对一项表演赛事亦如是。

然而,今年若是想让哪位球员高风亮节偷偷让分可就难了。与前两年不同,第三届拉沃尔杯进入了ATP赛程,虽然仍是一站没有积分的赛事,但球员的交手战绩将被计入官方“头对头”数据。

对于拉沃尔杯的前程来说,这是重要的一步。费德勒毕竟霸道总裁,他和经纪公司幕后操盘拉沃尔杯,自然可以获得顶级资源以及ATP的支持。当然咯,费德勒也将会在明年初支持ATP的首届ATP世界杯赛。相互撑场,皆大欢喜。

虽然不计积分,但两支队伍里都是成名已久的巨星或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交手战绩被计入官方数据,只会让球员更加真打。谁又会愿意为杯赛保留悬念而自我牺牲头对头数据?

关键是,欧洲队想故意输给世界队都难,因为两队整体实力存在巨大鸿沟。欧洲队6位主将纳达尔、费德勒、蒂姆、兹维列夫、西西帕斯和弗格尼尼分列本周ATP排名榜的第2、3、5、6、7和11位,而世界队的6人伊斯内尔、拉奥尼奇、克耶高斯、弗里茨、沙波瓦洛夫和索克则分列20、24、27、30、33和呃……第210位。拉沃尔杯第一天,还就是这个复出后单打四连败的索克,在弗格尼尼手中拿下世界联队首日四场比赛中的唯一一分,搞得他赛后都有点儿不好意思:“原来我单打也是能赢球的啊!”

这么说吧,连欧洲联队的替补队员阿古特都是世界第10的咖位,放到世界联队就直接是一哥的水平。而世界联队的替补队员,则是知名度很低的汤普森。

微信图片_20190922102021.jpg

也是世界联队倒霉,安德森已经因伤提前结束了2019赛季,另外两员猛将,德尔波特罗伤还没有好透,而锦织圭又因伤退出了对他来说意义重大的亚洲赛季。心疼世界队的队长麦肯罗,账下无人,用兵真是捉襟见肘。

既然说到了锦织圭,还真值得多说几句。他有一个非常荣耀的身份——现世界排名前十中唯一的非欧洲球星。不过,这个身份在亚洲赛季之后还能否保持就不知道了,毕竟他去年在东京和上海分别打入决赛和8强,挣到了480分。而一旦他跌出前十,就将出现世界前十被欧洲人包揽的壮观景象;毕竟,现列第11到15位随时伺机冲击前十的弗格尼尼、孟菲尔斯、贝雷蒂尼、戈芬和丘里奇,也全部来自欧洲。

拉沃尔杯上世界联队的困境,只是男子网坛被欧洲人统治这一现实的缩影。既然2019年大满贯赛季已在美网后落幕,我们正好可以统计一下2010到2019这10年的整体情况——这10年里,世界第1宝座只被费纳德穆四巨头轮流掌控,而且这个情况看上去一时半会儿不会改变;即便改变,年轻一代的新王很有可能同样来自欧洲。而这10年里的40项大满贯赛事,冠军竟然也全归欧洲球员所有;上一次非欧洲球员的大满贯荣耀,已要远远追溯到2009年美网的德尔波特罗。

这和女子网坛对比鲜明。今年四大满贯女单冠军分别被日本人、澳洲人、欧洲人和加拿大人分享,哦,那个夺冠无数的美国人,赢得了两个亚军。

男子网坛何以被欧洲长期垄断?照理说,美国和澳大利亚都有着辉煌的传统,但现在只能屈就二线国度。美国《网球》杂志名家史蒂夫·蒂格诺在专栏中表示,这个问题很难找到确定答案,但他能够想到的因素有——相比于有着太多职业运动项目可以选择的美国,有运动天赋的欧洲青少年更倾向于网球运动;欧洲教练的整体水准全世界一流;相比于美澳的硬地,欧洲的红土更有利于青少年球员的成长。

当然还有文化方面的差异。从小就熟谙数门语言并且习惯了跨国参赛的欧洲球员,对于职业网球的国际化特质有着更好的适应性。我们看到,梅德维德夫在美国的土地上取得重大突破,面对嘘声四起的纽约人,他完全不怵,甚至能玩弄于股掌之间。相比而言,过去几年的美国头号球星伊斯内尔,职业生涯15个冠军中的14个来自本土。

也许,只有在若干年后巨头时代真正过去,格局才能够重新开放。毕竟,新生代球员除了有蒂姆、兹维列夫、西西帕斯和俄罗斯新三驾马车之外,加拿大的两位年轻人阿利亚西姆和沙波瓦洛夫也都很优秀,澳洲还有德米纳尔和波普林。而且,谁知道呢,虽然不报很大希望了吧,但也许——科基纳吉斯的身体不再是玻璃人,克耶高斯也能幡然悔悟?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张奔斗

《体坛周报》网球首席记者,ATP最佳媒体奖得主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