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关岛国足:华裔女婿乃功臣 曾靠雇佣兵打天下

马德兴10-08 15:48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马德兴广州报道 

在很多人眼里,尽管中国男足曾有过19比0大胜关岛队的历史,而且迄今为止依然还是中国男足国家队在国际A级赛中最大比分的胜利纪录,但关岛队多少还是有一些“神秘感”。当然,这种神秘最主要的还是因为没听说过,毕竟日常没有人会去关注关岛的足球水平如何。

关岛队全家福.jpg

①保持神秘 实施全封闭训练

为准备与中国队的这场世界杯预选赛,关岛队其实早就来到了广州,只不过选择在恒大的基地内进行训练,而且因为关岛队的水平也着实不算高,因而也没有人去进行所谓的“追踪”。10月7日,关岛队转战来到广州市区内并入住下榻酒店。8日下午,球队将在天河体育中心的外场展开训练,不过,球队方面依然明确表态:训练不开放,哪怕是象征性的训练前15分钟都不允许媒体拍摄。或许,关岛队就是想把这种所谓的“神秘”保留到比赛正式鸣哨开战的那一刻。

此番来到广州的关岛队除了球员之外,就只有9名教练员与后勤管理人员,与中国男足此前奔赴马尔代夫时总共接近70人规模的庞大代表团形成鲜明对比。而且,球队仅由主教练、澳大利亚人卡尔·多德带队,他也算是代表团中的最高领导。由于前锋23号肖恩·马尔科尔姆在科罗拉多的一家美国次级别联赛俱乐部(Colorado Springs Switchbacks)中效力,需要随队参赛,因而并未随大部队提前来到广州进行训练。而由于他职业球员的身份,将在这次客场比赛中享受一些“特权”,享受单间,其余22名球员则全部入住双人间。不过,由于有一名球员有伤未能随队来到广州,截止到现在,关岛队共21名队员在广州训练。

尽管关岛队仅仅只是一支业余球队,但在抵达广州之后,在管理方面其实并不“业余”。譬如,在入住酒店时,关岛方面就明确提出需要一间储物间,而且要求球队的装备管理人员所下榻的房间必须是在储物间旁。再譬如,球队要求酒店方面必须将房间内的小mini吧全部撤空,更不允许含有酒精的饮料,而且也不允许酒店服务人员向球员提供,因为存在着球员打电话让酒店服务员送到房间消费的可能等等。

类似这些小细节很常见,这或许也是关岛足球逐渐开始起步的关键性因素。

关岛队在资格赛中庆祝晋级40强赛.jpg

②因行贿丑闻出名 华裔女婿乃功臣

中国球迷近几年来对“关岛”印象最深的,恐怕还是两年多前的那桩国际足坛行贿大丑闻,也就是美国FBI介入、导致前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下台、亚奥理事会主席法赫德离开足球圈的那次国际足坛“大地震”。关岛作为一个岛国,但是,前关岛足协主席理查德·赖是亚足联执委会中的一名执委,很重要一点,就是他扮演了一个“站台角色”,与法赫德、前亚足联主席哈曼等走得很近。而在美国FBI调查期间,查出了很多行贿、受贿的丑闻。这其中都少不了理查德·赖的身影,因为很多钱都是由他负责经手。当然,他也因为被判刑入狱,并受到国际足联的禁赛处罚。

当然,这一页已经翻篇了。其实,关岛队在2015年、2016年的世界杯预选赛40强赛中曾有过“惊人之举”,包括击败印度队、土库曼斯坦队、逼平阿曼队等,也恰恰就是在理查德·赖最为风光的那一段时间里。除了扮演“站台角色”之外,理查德·赖出资从美国找来了众多“雇佣兵”,因为关岛本身就属于美国管辖的领地,出入关岛都需要美国签证,这也就使得美国人改变身份、代表关岛出战并不像中国队引进埃尔克森那样复杂,所以,当时队内有接近2/3的球员都来自美国。这让关岛队一鸣惊人。不过,在随后取得亚洲杯预选赛参赛资格后,随着大形势的变化,理查德·赖为隐藏自己的所作所为,开始收敛并最终以经费理由宣布退出。只是,最终还是事发东窗,理查德·赖也因此彻底告别足坛。

关岛地理位置图.jpg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关岛队在2015年9月创下有史以来最高的世界第146位,除了“雇佣兵”之外,不得不承认的是:时任关岛队主教练加里·怀特立下大功,他在技战术方面的指导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这位怀特曾在2016年出任过上海申鑫队主教练,如今则是中甲南通支云主教练。他率关岛队创下了历史上国际足联最高排名,后曾担任过中国台北队的主教练,也率中国台北队创下了历史上的最高排名,这足以说明问题。而在去年11月的东亚杯预选赛第二阶段比赛中,中国香港队成功地淘汰了朝鲜队、拿到今年12月在韩国进行的东亚杯四强赛的参赛权,当时中国香港队的主教练也恰好就是怀特。

不为人所知的是,怀特的太太是上海后裔,因而对中国也有着某种特殊的情结。所以,在去年成耀东出任中国99年龄段国青队主教练之后,怀特曾多次到东方绿舟基地帮忙。本月稍晚些时候,成耀东率01年龄段国青队前往南通与支云队进行一场热身赛,很大程度上也与怀特目前在该队担任主教练有很大关系。

③更换七人 本岛球员仍占多数

关岛队在俄罗斯世界杯预选赛40强赛中,超过2/3球员都来自美国,首发阵容中本土球员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在本届世界杯预选赛40强赛前两场比赛中,尽管关岛队先后输给了马尔代夫与菲律宾,但是,让关岛球迷高兴的是,参加这两场比赛的22名球员中,有14名球员来自于关岛本土,只有8名球员来自于海外。

“作为一名主教练,我当然希望能够争取更好的成绩。”关岛队主教练多德说道,“但是,我们现在的情况与上届世界杯预选赛时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实的情况是:很多来自于这个岛上的球员穿上了国家队的队服,他们赢得了更多的机会。这对于促进这个岛上的足球运动发展是非常积极的。他们都是业余球员、没有任何报酬,但他们在世界杯预选赛中必须要和那些职业球员去展开对抗与竞争。我们每天都在训练场上刻苦训练,但我们却没有比赛可打。然后突然去与这些职业球队进行比赛,难度是可想而知的。但是,我相信他们比赛打得越多,未来的表现会越来越好。”

需要指出的是,与9月所参加比赛的两个对手马尔代夫队以及菲律宾队相比,关岛队本月的两个对手中国队以及叙利亚队整体实力显然更强。因而,这次来到广州时,主教练多德更换了七名球员,其中,三名门将中更换了两人。主力门将1号达拉斯·贾耶已经被彻底弃用,而另一位在美国踢球的替补门将18号比扬·格洛斯顿也遭弃用,取代他俩的是均是本岛成长起来的埃利亚斯·耶苏斯以及亚历山大·斯腾逊。其中后者出生于2003年2月9日,是关岛队出战世界杯预选赛时年龄最小的一位,较之上一轮主场对阵菲律宾队时替补出场的20号凯勒·哈勒哈勒(2002年6月3日出生)还要小差不多8个月左右。不过,这一次,哈勒哈勒并未继续入选。

在这次更换的7名球员中,最值得注意的,或许应该是本赛季在马来西亚超级联赛UiTM队效力的中场或左边路球员约翰·马特金。他也是除在美国效力的球员之外,仅有的一名在海外效力的职业球员。至于其他几位,都是从美国召回的球员,包括双胞胎兄弟贾斯汀·李与埃里克斯·李。

由于关岛原本是美军的一个基地,过去从韩国、日本都有直飞航班,因而很多球员的名字翻译过来之后看上去很像是中国人的名字,但实际上,这些球员严格说来都属于韩国后裔。而参加了前两场比赛的12号伊藤巧则是日本后裔。

不管如何,关岛队毕竟只是一支业余球队,整体实力有限,很难对国足构成实质性威胁。但是,如果国足不重视这样的对手,则很难保证比赛中不会有意外发生。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马德兴

体坛周报副总编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