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益唯:男足该如何复制女排精神?

严益唯10-08 16:44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严益唯述评

郎平率领球队夺得世界杯,女排精神再次成为国人津津乐道的话题。女排精神无论内涵多么丰富,有一个本质特征就是“超额完成任务”。

1981年,中国女排第一次在日本夺得世界杯之后,一些生产单位的职工在给女排的贺信、贺电中就表示,“要学习女排精神,保证完成和超额完成任务”。这是女排精神诞生之初的含义,其实也是将近四十年来,女排精神的标志。

女排精神意味着超常的付出,更需要通过“超额完成任务”来体现。所以,当女排低谷的时候,我们会期待球队不要丢弃女排精神;当球队从低谷走出时,我们会归功于女排精神的传承;当球队再次辉煌时,我们才会说,这就是女排精神。

1471918689299.jpg

这样看来,中国男足在女排精神诞生至今,并没有成功复制过一次女排精神。2001年的世界杯亚外赛,好不容易完成出线的任务了,但是却在世界杯决赛圈一球未进,一分未得,没有实现足协赛前定下的“进一球,平一场,赢一场”的任务。而那一次,算是中国男足最接近“超额完成任务”的一次。

那么,中国男足为何在全国掀起的学习女排精神的时代背景下,耗费将近四十年,都学不好女排精神呢?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不妨看看,中国女排到底是如何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不断以“超额完成任务”的方式——就像这次在日本,再一次以不可思议的全胜战绩夺冠——传承女排精神的。

其实这个问题不复杂,很多同胞心知肚明。这两天,记者就在一个微信群里看到有人这样写道:“很多人认为这次女排的胜利是女排精神的不灭。其实……老女排是举国体制的胜利,新女排是市场机制的成功。”

如果将郎平做球员时代称为老女排,她做教练时期称为新女排。那么,老女排的精神源头,其实是日本教练大松博文所提倡的“魔鬼式”训练,也就是后来我们所说的拼搏精神。新女排的精神源头,则是尊重运动规律的职业精神。

关于郎平如何力排体制压力,参照美国的运动管理机制,彻底改革,为中国女排建立一套脱离体制的管理系统这方面的故事,网上很多流传,不必赘述。其实,不管是大松博文式的奋斗,还是郎平带来的现代体育的管理体系,都有一个共性:符合运动规律。

现在,再来看中国男足过去将近四十年的发展史。我们发现,虽然屡次失败都有各种看似偶然的原因。但,这么多偶然之下,也有必然,那就是不按规律办事。

十多年前,早已经开始职业化改革的中国足协,还试图通过体测来倒逼队员保持基本的体能训练。如今,伴随着收入的大幅度增长,球员的职业素质普遍提高。但是,在成绩的指挥棒下,急于求成的足球管理部门政策朝令夕改,总不肯放弃行政力量对男足运动的干涉。

虽然,从一些局部来看足协也在放权,比如里皮团队获得了相当大的授权来管理男足。但是放眼整个中国足球,虽然经历了长期的所谓职业化改革,但整个系统仍然缺乏现代体育的管理理念,职业化改革不彻底,去行政化任重道远。

总之,在提倡拼搏的举国体制下,中国男足不是拼得最狠的那个;在职业化进程中,中国男足又不是改革得最彻底的那一个。这样的男足,如何指望能够“超额完成任务”?即便是凭借归化球员,里皮有可能带领中国男足有一些突破,但是只要职业化改革不彻底,这样的突破如何能指望能够持续?

无论是郎平还是里皮,他们都是体制外的人,他们只能对自己负责,一旦他们离开,他们带来的改革或改变是否还能延续?将来女排在后郎平时代若要传承女排精神,就要保持并发展郎平所带来的改革硕果;对于男足来说,未来在后里皮时代,只有下决心彻底地职业化改革,才可能复制女排精神,在世界杯中“超额完成任务”。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严益唯

体坛周报资深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