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定性再成体操女队硬伤 东奥夺牌阻碍却不止于此

宫珂10-09 08:05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宫珂

当中国女队带着资格赛第二名的成绩、全队主力仅出现一次大失误的表现晋级到本届体操世锦赛女团决赛中时,我们原本期望姑娘们可以把去年在多哈丢掉的银牌夺回来,但最终决赛结果却出乎所有人意料。中国女队在高低杠和平衡木两个相对较强的项目中都出现了失误,最终仅获得第四,总分距离排在第三的意大利队还差了0.566分。而上一次中国女队无缘世锦赛团体领奖台还是在遥远的2003的阿纳海姆世锦赛。

5d9cad53c7c62ceefb3f0828.jpeg

今年世锦赛中国女队派出的阵容算是“新老搭配”,既有有过国际大赛经历的刘婷婷和陈一乐压阵,同时又有三位首次亮相世锦赛的新人李诗佳、唐茜靖和祁琦。而且比起多哈世锦赛排兵布阵的稍显捉襟见肘,至少我们的跳马可以拿出三个尤尔琴科720这一主流难度动作,高低杠和平衡木则维持了一贯的高水准,但遗憾的是,决赛中的中国女队完全没能打出自己的“牌面”优势。

以往中国女队总会出现首登大赛的选手掉链子的情况,但这一次李诗佳、唐茜靖和祁琦却在场上展现了“大心脏”风采。除了唐茜靖在资格赛平衡木掉木之外,其他时间三位“小花”虽然稍显紧张,但还是按计划完成了所有的难度动作,尤其是在女团决赛中,她们并未受到队友失误以及与美国队交替登场比赛的影响,也拿到了应得的分数,表现可圈可点。

女团决赛中,问题反而出在了已是世界冠军的队长刘婷婷身上。刘婷婷在高低杠和平衡木两项中共计出现三次掉落器械的大失误,分别只拿到11.9分和12.333分,一人就白白丢掉了超过4分,而这也直接影响到了队伍依靠这两个强项弥补跳马、自由操劣势的策略。在去年的多哈世锦赛,刘婷婷也是在高低杠上出现了失误,但她后续很快在平衡木上调整好了状态。如今,作为世界冠军及有过两次世锦赛参赛经历的选手,刘婷婷却依然出现连环失误的问题,确实不应该。而在东京奥运周期即将迎来最终决战时,体操女队也依旧难觅一位靠谱的领军人物。刘婷婷这一次发挥失常同时也给教练组出了一个难题——在明年有更多的适龄新秀可以启用的情况下和东京奥运会团体“4-3-3”赛制下,我们是否还有必要保留一个老将席位?

虽然刘婷婷的失误看似断送了女队的领奖台之梦,但现在这支队伍争夺奖牌都颇为的惊险的原因却不只是稳定性不佳,更在于我们团体四项得分结构不够均衡。长期以来就有中国女队高低杠、平衡木强势而跳马、自由操较弱的传统,但在东京周期反倒更有平衡木一枝独秀的趋势,这也意味着我们在强项上承担了更多压力。

虽然现在中国女队跳马可以保证拿出三个5.4分主流难度,但受限于腾空高度、动力性和落地质量,队员们的完成分却难及别国选手。此外俄罗斯甚至是法国和加拿大队中都至少能拿出一个5.8分或者6.0分的动作,在难度分上就可以完成先发制人。中国女队在自由操上的弱势则更为明显,决赛出场的三位选手D分总分为15.4分,其中难度最高的祁琦是5.2分,而美国和俄罗斯的D分总分分别为18.6分和17分,两队的难度最低分则分别是5.7分和5.4分。现在中国女队在自由操上与美、俄差距较大,甚至都要落后于法国和荷兰,几乎已成为团体赛的明显短板。

在跳马和自由操相对弱势情况下,女队便需要在高低杠和平衡木上争取更多的分数甚至是完美发挥。现在队中虽不乏高低杠好手,但无论是动作难度和完成质量都已不再像以往那样优势明显。而且受制于东京奥运会团体参赛人数,我们也不得不在团体赛中弃用能够拉开明显分差的单项选手。至于本周期我们的唯一强项平衡木,虽然女队依旧拥有D分优势,但平衡木是一个历来“好练难比”的项目,除了需要临场不出大失误之外,还需要保证临场每个细节都到位才能拿到全部的难度分。在团体比赛的高压力之下,这又对女队姑娘们提出了更大的挑战。如果我们把得分的“重头戏”全部押宝在一个不确定性较大的项目上,队员们在压力之下崩盘、团体赛结果的不甚理想反而成为意料之中的事情。

过去两个奥运周期的世锦赛中,体操女队跌跌撞撞地拿到团体奖牌其实也掩盖了队伍存在的不少问题。稳定性这一老生常谈的话题自然不必再加强调,但如何通过调整排兵布阵让队伍团体赛的得分结构不致过于“偏科”同样重要。在距离东京奥运不到一年之际,留给中国女队重新调整的时间,真的已经不多了。

热门评论

全部评论

相关阅读

宫珂

体坛+综合体育记者

权威源自专业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